1月5日,被稱為「中國金融反腐第一大案」的主角賴小民,被判死刑。賴小民落馬後,中央電視2020年1月發佈的反腐專題紀錄片,曝光了諸多案情細節。其中談到,在賴小民藏匿贓款的一個房子內,有一排保險櫃,裏面存放的現金高達兩億多元人民幣。

這裏,特對七位被判處死刑的中共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做一個盤點。

一、副部級賴小民

1月5日,中國華融資產管理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因犯受賄罪、貪污罪、重婚罪被判處死刑。

賴小民被控受賄17.88億餘元。其中三宗受賄數額分別在2億元、4億元、6億元以上。

蘇州中學前教師潘露,對17.88億餘元人民幣有一個形象化的描述:「如果我們把這筆錢換成一百元一張的大鈔,它總共重二十噸,用十噸的卡車可以裝兩車,用五噸的卡車可以裝四車。如果用房子放這筆贓款的話,那一個一百平米的房子是不夠大的,要一個別墅放這筆錢。」

財新網曾報道稱,賴小民有「三個一百」:一百多套房,一百多個關係人,一百多個情婦。

二、副省級趙黎平

2017年5月26日,原內蒙古自治區政協副主席、省公安廳長趙黎平被執行死刑。

趙黎平被控犯故意殺人罪、受賄罪、非法持有槍枝彈藥罪、非法儲存爆炸物罪。趙是中共十八大以來執行死刑的第一位部級官員。

2015年3月20日晚,趙黎平駕車到赤峰市追殺其情婦,殺人後,將屍體裝入奧迪車的後備箱,離開赤峰,半路拋屍,並用汽油焚屍滅跡;在駕車逃跑過程中,被警方抓獲。

警方在趙黎平拋物現場,找到了他藏匿的一支轉輪手槍、一支六四式手槍,49發子彈;在趙黎平位於內蒙古公安廳警體中心二樓辦公室的保險櫃內查獲91枚雷管。

在案件的一審、二審直至死刑覆核階段,趙黎平一直不認罪。

三、副省級王懷忠

2004年2月12日,原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被執行死刑。

王懷忠被控索賄、受賄517.1萬元,另有480.58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王懷忠,自認為是「澤中蛟龍」,遲早要「終入大海作波濤」。對王懷忠涉嫌腐敗問題,在他落馬前,一直有人舉報,上級做過多次調查,但都不了了之。他曾公開在大會上講:「感謝紀委,查我一次,提拔我一次,查我十八次,提拔我十八次!」

王懷忠自始至終不認罪。不僅不認罪,還說他的案子「是共和國歷史上最大的冤案」。

據報道,王懷忠不認罪,是因為他為了買官,曾向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在安徽工作的堂妹江澤慧行賄450多萬元,而跟江澤慧行賄的人,肯定不止他一個人,江澤慧啥事沒有,他憑甚麼認罪?

殺了王懷忠後,安徽省有6位副省長被查辦,分別是:何閩旭(被判死緩)、王昭耀(死緩)、倪發科(被判刑17年)、楊振超(無期)、陳樹隆(無期)、周春雨(被判刑20年)。

其中,陳樹隆受賄2.75億餘元,濫用職權造成損失29.16億元,內幕交易獲利1.37億元,洩露內幕信息給他人獲利3031.17萬元。

四、副省級胡長清

2000年3月8日,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被槍斃。

胡長清被控索賄、受賄544萬元,行賄8萬元,巨額財產161萬元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胡長清案發於1999年8月7日。此前一天,他在昆明「世博會」主持了江西館開館儀式。第二天,他在昆明機場給江西省政府秘書長打了一個電話,說去深圳去一趟。不久,中央組織部的電話打到世博會江西團,想找胡長清談話。江西省官員立即聯繫胡。胡稱自己在深圳,沒說幾句就掛斷了電話。江西省官員接著打電話到深圳,深圳表示不知道胡的行蹤。無奈之下,有關部門通過電信和航空部門查找胡的蹤跡。一查手機,發現胡根本不在深圳,而在廣州。再查8月7日昆明機場出港名單,沒有「胡長清」這個人。最後,有關部門在廣州的中國大酒店找到了以「陳風齊」的假身份證入住的胡。原來胡在出公差途中跑到廣州與情婦幽會去了。

據報道,在法庭上,胡長清的態度十分謙恭。每次發言前,或發言完,都會說一句「謝謝審判長」、「謝謝公訴人」,「謝謝律師」。在中紀委調查和最高檢察院反貪總局偵查期間,胡多次向辦案人員痛哭流涕,請求寬恕。

據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的說法,胡長清之所以被槍決,是因為他說了不少對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不滿的話。

五、副省級段義和

2007年9月5日,原山東省濟南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段義和被執行死刑。

段義和最重要的犯罪事實是:他找人以爆炸的方式,殺死了跟他糾纏不情的情婦柳海平。段認識柳時48歲,柳18歲。段有了這個小情婦後,幫她將農村戶口變成城鎮戶口,找到很好的工作,買了房,買了小轎車;還幫她的父母在城裏找到好工作;之後,柳要跟段結婚,段不幹,柳向有關部門告發段,並索要100萬元補償費。段找到他的侄女婿陳志與陳的好友陳常兵,在柳的小轎車裏安了爆炸裝置,最後搖控引爆,致一死兩傷,兩輛轎車被毀。陳志被判死刑,陳常兵被判無期。

另外,段義和被控索賄、受賄人民幣169萬餘元,另有133萬餘元的財物不能說明合法來源。

段義和因好色貪財,毀了三條性命,害了四個家庭!

六、副部級鄭筱萸

2007年7月10日,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被執行死刑。

鄭筱萸被控受賄649萬元,並犯玩忽職守罪。鄭筱萸擅自批准降低換發文號的審批標準,造成嚴重後果。經抽查發現,部份藥品生產企業使用虛假申報資料,獲得藥品生產文號的換發,其中6種藥品竟是假藥。在2006年齊齊哈爾第二製藥公司「亮菌甲素注射液事件」和安徽華源生物藥業公司「欣弗注射液事件」中,導致10人死亡,多名病人出現腎功能衰竭。

執行死刑前一天,鄭筱萸在遺書中寫道:「說句心裏話,我即使是天天做夢,也夢不到我會有今天這樣的結局。在中國,因『犯玩忽職守罪』而獲死刑的部級高官中建國以來我是第一人……明天我就要『上路』了,就要到另一個世界去了,我現在最害怕的是,我將如何面對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們能夠原諒我、饒恕我。」

七、副國級成克傑

2000年9月14日,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被執行死刑。

成克傑被控在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主席時,夥同其情婦李平,或單獨受賄人民幣4,109萬元。但在法庭上,成克傑全部翻供,拒不認罪。

據消息人士透露,成克傑被處死的真實原因是得罪了江澤民。成克傑曾對江澤民的情婦、全國人大代表、歌星宋祖英「關心」過度,引起江澤民醋海生波,導致小命不保。

成克傑是中共建政71年來被執行死刑級別最高的官員。

死刑也擋不住前「腐」後繼

被執行死刑是最高的刑罰,古代稱為「極刑」。但是,中共腐敗的癌細胞早已全身擴散,死刑也好,死緩也罷,都無法阻擋中共全面、徹底的腐敗。因為中共的腐敗是制度性腐敗。不腐敗是偶然的,腐敗是必然的。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千萬個腐敗分子馬上被複製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