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曆2021年1月6日,是美國國會認證2020年總統大選各州選舉人投票結果的時刻,是百萬愛國民眾支持特朗普、參加「拯救共和國」集會的日子,它也註定是美國的國運開始逆轉的一天。當天是夏曆辛丑年十一月廿三日,前一天正好是節氣的「小寒」;而公元1月20日美國總統就職的那天,正好是節氣的「大寒」。美國首都華盛頓這天還不算太冷,但腐敗政客為了自己芝麻大的權利,不惜迷亂社會、左右選舉,讓全世界正義人民都深深的感到心寒!

2021年1月6日,可能是美國國運開始逆轉的日子。圖為當天在白宮和華盛頓紀念碑之間參加「拯救共和國」集會的人群。(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2021年1月6日,可能是美國國運開始逆轉的日子。圖為當天在白宮和華盛頓紀念碑之間參加「拯救共和國」集會的人群。(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飛到華盛頓參加這個集會、決定行程的時候,從個人到家庭、社會,考慮了好幾個因素。覺得有一種奇妙的使命感,似乎命裏註定的要去見證歷史的一刻,還有是受到美國華裔社團的邀請,他們中有許多華裔基督徒,邀請參加集會並用英語現場演講,向主流社會闡述華裔美國人的立場。組織者給的演講話題,是美籍華人支持特朗普的理由。決定成行後,在漲價前早早就訂了機票和旅館,酒店就在白宮後面不遠,步行大概就十來分鐘。

當天早上趕到集會現場時,白宮南草坪和華盛頓紀念碑之間的空地上,已經人山人海,水洩不通。看著這群地球上第一經濟和軍事強國的人們,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但他們的抗爭,決定著美國在通向未來的岔路口上,會向何處去。有人說這是特朗普總統來自全美各地的百萬「勤王」大軍,正準備對華盛頓沼澤發起總攻。更多的人認為,這場選舉引發的兩個人的競爭,已昇華成美國的憲政之戰,世界的道義之爭,和人類的正邪大戰。

身邊的民眾,來自包括夏威夷、阿拉斯加的所有的州,加州、紐約人尤其多。他們遠的飛過來,近的開車來,酒店裏也到處都是支持特朗普的人們,許多人穿戴著有特朗普字樣的外套和帽子。看得出,這是一群對美國未來憂心忡忡的人們,但他們也信心滿滿、能量場非常強。人們的年齡從老到幼,男女老少,拖家帶口,許多人坐著輪椅、推著嬰兒車,互相之間和藹的問候,像參加派對一樣其樂融融。特朗普開始演講後,人們不時報以熱烈的回應,他們顯然對選舉舞弊的事實和背景因素非常熟悉,對特朗普的詼諧和幽默更是配合默契。集會結束後,巨大人流慢慢的湧向國會山,去向正在準備認證2020年總統大選各州選舉人投票結果的國會議員們展示自己的力量和意志。

因為我們的旅館就在附近,就選擇回旅館修整一下,餐後再去國會。但午餐之後,傳來國會山有人衝進議場的消息,讓人感到震驚。要知道,這些平和和樂觀的人們,在堂堂正正的實踐自己的民主權力,與那些乘著暗夜打砸搶的團夥非常不同,很難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人們集會和示威的目的,是喚醒自己的議員,在兩院聯席會議上拒絕舞弊的選舉結果。衝擊議場有甚麼用呢?難道要告訴議員這些人是暴徒、沒理性?為甚麼會這樣?議員會因此而改變投票意向?還是會因此而怪罪特朗普的支持者、投下相反的票?

讓人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有小部份人衝進了議會的議場,還有不幸的傷亡。亂局也導致認證休會幾個小時,然後重新開始。趕到國會山時,正好是休會期間,看不到混亂的人群。突然出現、突然衝擊會場的人,又突然不見了蹤影。國會大廈的台階前剩下的,都是跟白天一樣、平和的人們。當人們後來知道那些人是被警方放行進入大廈的,疑團當然陡然升起。但人們還是顧不上這個小插曲,而很快就專注於進行中的認證,和共和黨議員的拒絕了。

第一個被請求拒絕的,是亞利桑那州的選舉人團。提案居然在參議院被以93:6的比例駁回,原來十幾位準備挑戰選舉人票的參議員,許多突然撤回自己的主張。在眾議院,亞利桑那的選舉人團的拒絕提案也被駁回,還好有121名共和黨眾議員支持拒絕。

佐治亞州的拒絕被駁回,是因為原來準備聯署的參議員全部撤回!而撤回的原因?居然是下午剛剛發生的抗議者衝擊事件!這聽起來好像有根據,但是不是太倉促了一些呢?是甚麼人在搞暴力衝擊?沒有調查,沒有追究,也沒人被逮捕定罪,暴徒們也突然消失了,這居然能成為那麼多參議員撤回初衷的理由?佐州的那位女參議員,兩天前在佐治亞道爾頓、特朗普幫她助選的時候,當著現場幾萬人的面,口口聲聲的承諾要挑戰搖擺州的選舉人票,她兩天後就吞食了自己的諾言!

十幾位參議員曾經信誓旦旦,突然因為幾個衝入國會的人的行為,而全然不顧從白宮沿著賓夕凡尼亞大街到國會山的、數以百萬計人們的神聖訴求,就改變主意了?這根本不是理由,而更像是托詞!

上次來美國首都華盛頓,是一年多前了。以前來華盛頓, 倘佯在美麗的國會山前,在參議院和眾議院大樓外觀其建築特色,或欣賞最高法院高大的廊柱,常有一種很神聖的感覺。而今天,這一切突然失去了原來的輝煌和神聖,令人非常的失望!當晚華盛頓宵禁,所有餐館都關閉,外賣也送不進來,我們只能吃朱古力和花生能量棒當作晚餐。與對國會和最高法的失望相比,這點不便根本就算不了甚麼。難忘今宵。

有朋友問,你覺得還有希望嗎?美國人會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嗎?回答說,美國人民不會接受這樣舞弊的結果,舞弊的官員即使上台,也呆不下去。美國人民當然有希望,因為正義必將戰勝邪惡,神的意志一定會彰顯。

民主政治,其實最簡單不過,就是數人頭,並且一人一個頭,一人算一個頭。如果有的人頭不被計入,或者有的人算多於一個頭,麻煩就來了。拋開華麗的政治術語,民主政治最關鍵的基石,就是公正,沒有欺詐和舞弊。一旦舞弊成功,人頭算錯,並且舞弊者可以逃脫追究,民主的大廈就會轟然崩塌。國會辯論時,看看這些衣冠楚楚的政客,堆砌著各種各樣的法律名詞,變換著令人眼花繚亂的邏輯,隨意使用只有議會常客才熟悉的術語,就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去看看冰冷的事實、確鑿的證據。他們沒心思看,也沒意願看,他們只顧及著自己的權力和利益。此時此刻,全世界人們的心,都冰冰涼了。

一月六日的現實,可能標誌著美國國運從此逆轉:天象變化加快,陰陽反背加劇,邪惡更加猖獗,而正義的人民更加心寒,都可能使我們的世界更快的走向黑暗。民主政治的體制,如果沒有道德底線的支撐,沒有向善和利他的人心,一旦被邪惡勢力以金錢、美女、醜聞要挾,會很容易使政客喪失立場。人類文明中這個歷史其實很短的政治模式,似乎已經走到了它的盡頭!#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