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斯的舉棋不定,令無數特粉失望。反大選舞弊的征途中,特朗普似乎「靠牆牆倒,靠人人跑」。媒體掩蓋事實,FBI作梗,法院不受理,司法部不公正,三名大法官忘恩負義,巴爾不作為,共和黨大佬麥康奈爾反水……而這一切亂象背後的中共黑手,正對美國發動蠶食般政變。內憂外患!特朗普所經歷的,彷彿正應驗著老子所說的「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受國不祥,是謂天下王」。

受媒體口誅筆伐的總統

特朗普曾經廣受媒體和兩黨歡迎。自從他2016年參加總統大選,時至今日,一直備受報紙、電視,網絡無休止的言語攻擊、霸凌。他被無中生有、斷章取義、歪曲事實地貼上(納粹)種族主義、厭女症、反科學者、通俄通烏、激進份子等標籤;被描述為性格古怪、情緒失控、喋喋不休的人。

2020年美國媒體研究中心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美國三大傳播公司(ABC,CBS,NBC)在7月29日至10月20日期間播出的晚間新聞,特朗普的負面新聞佔92.4%,拜登負面新聞只有34%。與4年前相比,它們對特朗普的攻擊更加來勢洶洶。

不遺餘力嘲諷特朗普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近期晨會內容被錄音曝光。錄音中CNN總裁扎克指示員工,不能把特朗普當成「正常人」來報道,要報道特朗普的「不穩定行為」、「他的絕望」、「他病了」、「他輸了」,而且「他的行為隨著時間越來越瘋狂」。

2020年感恩節後的一次記者會上,一名記者連續四次問特朗普類似問題「如果選舉人團選了拜登,你會認輸嗎?」特朗普耐心地從不同角度講了選舉欺詐的問題,可這記者完全不理會,還在問「那你就是說不會認輸?」特朗普激動地說:「不要那麼跟我說話,我是美國總統,永遠不要跟總統那樣講話」。接著,另一名記者還是提問「如果選舉人團選了拜登,你會拒絕離開白宮嗎」,特朗普說「我當然會的,你們知道的」。隨後,主流媒體大肆報道「特朗普周四承認拜登贏了,他就離開白宮」,已經成了世界媒體頭條。一個小記者,竟敢如此無禮,不停戲弄、激怒本國的總統;而眾媒體居然公然扭曲事實,假傳「聖旨」!

古今中外,從未有哪一位君王元首在執政期間,能容忍輿論如此長時間的謾罵侮辱!由此可見「處眾人之所惡」的特朗普,擁有海納百川的胸懷!無論媒體怎麼抹黑特朗普,特朗普贏得了2020年度「最受尊敬的人」,得票率18%;而拜登的得票率只有6%。

特粉被貶低抹黑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媒體在攻擊特朗普的同時,把他的支持者抹黑成質素低下、粗魯無禮、沒有文化的一群人。以至今日,反對特朗普的人,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隨意黑特;而特粉則是尤抱琵琶半遮面。在民調中,特朗普支持者不願意明確表態,常常回答『未決定』、『不知道』。在辦公室或是社交圈,如果誰說特朗普好,立刻會招來一群人的圍攻質疑,或滿臉的鄙夷。

事實上,不論是華盛頓,還是各州首府的「反竊選」集會上,特朗普支持者們神態平和,手拿國旗橫幅,非常有秩序,與對方的「黑命貴」成員形成鮮明對比。

中共幾十年滲透,企圖統治美國

2020年8月, 上海195萬中共黨員名單洩漏,引爆網絡。據「國際組織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調查和《澳洲人報》披露,中共黨員已經滲透美國、英國、澳洲等西方社會的外交部門、跨國銀行、製藥公司、學術機構和國防製造商等部門和領域中。

林伍德大律師近期發推:「共產主義幾十年來已潛入我們的國家,從學校、電影、電視,到互聯網、政府官員和政客。共產黨吹噓他們將不費一槍一彈地佔領我們的國家。」

美國國土安全部代理部長查德‧沃爾夫表示,「中共對每一位美國人的生計、財富和幸福都構成威脅。你的家庭、學業、工作、退休金和健康,這一切都受到中共的威脅。我們與中共的衝突無異於是一場文明上的衝突。」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發表專欄文章表示「情報明確顯示:中共企圖在經濟、軍事和科技方面統治美國和世界其它國家。」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翟東升驚爆:中共通過華爾街滲透美國政壇核心,直言「我們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我們有我們的老朋友。」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轉發了相關影片。

第一位做到「對抗中共」的美國總統

中華民國備役政戰少將余宗基說:在1992年到2016年間,中共幾乎搞定所有美國重要的權力核心人士,並控制了華爾街,但始終無法搞定特朗普。重要原因是特朗普真正把中共定義為美國的敵人,施政重點環繞「對抗中共」,「特朗普是第一位做到這點的美國總統」。

余宗基還說,「特朗普本身的財務相當乾淨,也不領總統薪俸」,特朗普跟中共間的關係,才可以切得相當乾淨,「這是近年美國總統裏很少見的」。而且,對於中國的定義,特朗普明確區分了中共與中國人民。

確實如此,特朗普2019年打響中美貿易戰,令中共元氣大傷;2020年關侯斯頓中領館、五大領域清潔網絡、禁止華為5G、禁用TikTok、美日澳聯軍陳兵南海,引領全球吹響了滅共的號角。

2020年中共操縱美國大選,蠶食美國政權。12月司法戰進入高潮之際,特朗普總統亦同時加緊了對中共的打擊。繼10月份「禁止中共黨員申請美國綠卡和移民」之後,12月3日美國國務院宣佈「把中共黨員簽證的有效期從10年縮短到一個月,多次往返減為單次往返」。

12月份制裁措施還包括:禁止與中共軍方和共產黨有關聯的人員,在美國境內調整移民身份、獲得綠卡;制裁14名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把59個中國企業、高校和個人列入黑名單;國務卿蓬佩奧宣佈,將對所有涉及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實施簽證制裁;公佈首份「軍方終端用戶」名單,限制一批中國企業購買美國商品和技術;美國「麥凱恩」號驅逐艦進入南沙島礁鄰近海域……令中共難以招架。

特朗普的靠山:天道民心

雖然深層政府控制著司法機構、國會,但是特朗普得道多助。有成千上萬的人冒著生命危險宣誓作證,講述了他們目睹的選舉欺詐和違規行為;140名眾議員力挺特朗普,反對選舉人團投票結果;五十多名國會議員參加電話會議,為美利堅而戰,挑戰選舉人團;克魯茲等12參議員將挑戰拜登勝選……首位提出挑戰計劃的眾議員布魯克斯說「反對選舉欺詐和竊選行為的力量迅速強大」,「支持挑戰計劃的議員人數每天都在增加」。

茫茫天意不可違,滔滔民意不可欺。特朗普總統受國之垢、受國不祥,順天應道,雖然遭遇艱難曲折,但誰又敢說他未來哪天就一定不會成為美國的「社稷主」,成為領導全球抗共的「天下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