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曆十一月十四日(12月28日)凌晨4時,粉嶺圍的廣場已響起鑼鼓,當天清晨是粉嶺圍庚子年十年一屆太平清醮舉行「上三表」儀式的吉時,一連數日的醮會自此拉開序幕。30歲的彭偉森擔任今年醮會的總務兼第四名「緣首」,從前一日上午就開始在醮場忙碌,一連數天他還要承擔更多的工作:「以前看別人做緣首,今屆自己做緣首,真的體驗到,要代表整條村拜神,雖然很辛苦,但都是開心的。」

新界五大家族之一的粉嶺圍彭氏家族,每隔十年舉辦一次盛大的太平清醮。(陳仲明/大紀元)
新界五大家族之一的粉嶺圍彭氏家族,每隔十年舉辦一次盛大的太平清醮。(陳仲明/大紀元)

新界五大家族之一的粉嶺圍彭氏家族,每隔十年舉辦一次盛大的太平清醮,寓意淨化社區,驅邪超幽。代表村民參與儀式的九名彭氏族人稱為「緣首」,他們身穿長衫,跟隨喃嘸師傅參與各類法事。今屆太平清醮的緣首年齡偏小,其中有7位年齡介乎8至15歲,彭偉森和年齡相若的彭考通是「大哥哥」,指導其他緣首參加醮會繁複的儀式。

2020年3月底的「上頭表」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2020年3月底的「上頭表」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今屆太平清醮的緣首年齡偏小,其中有7位年齡介乎8至15歲。(陳仲明/大紀元)
今屆太平清醮的緣首年齡偏小,其中有7位年齡介乎8至15歲。(陳仲明/大紀元)

彭偉森(左)和年齡相若的彭考通(右)是「大哥哥」,指導其他緣首參加醮會繁複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彭偉森(左)和年齡相若的彭考通(右)是「大哥哥」,指導其他緣首參加醮會繁複的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一眾粉嶺圍村民在打醮的第一天早上,迎請三聖到醮場供奉。(陳仲明/大紀元)
一眾粉嶺圍村民在打醮的第一天早上,迎請三聖到醮場供奉。(陳仲明/大紀元)

「緣首」的誕生

庚子年是粉嶺圍的建醮年,新年伊始,在粉嶺圍年初的「點燈」儀式起,一直到正月十五完燈,男性村民都可以到神棚前擲「筊杯」,俗稱「打緣首」,兩個筊杯一個凸面朝天,一個朝地,一陰一陽稱為「聖杯」,連續拋到9個「聖杯」者便可擔任今屆醮會的緣首。若然未能一次連續拋到9個「聖杯」者,只要仍有緣首位置空缺,仍可重複「打緣首」,直至所有緣首都確定為止。

12歲的彭建臻經過多次嘗試,最後成功擲得9個「聖杯」,成為本屆醮會的頭名緣首。(陳仲明/大紀元)
12歲的彭建臻經過多次嘗試,最後成功擲得9個「聖杯」,成為本屆醮會的頭名緣首。(陳仲明/大紀元)

12歲的彭建臻,今年初在嫲嫲和母親的陪同下,多次到神棚「打緣首」。英國出生的他,2歲時回港探親,適逢遇上太平清醮,當時熱鬧的氣氛已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建臻在家人的鼓勵下參加儀式,從年初六到年初八,每天到訪神棚擲杯,終於在年初八連續擲得9次「聖杯」,成為本次醮會中的頭名緣首。建臻的嫲嫲對打緣首的過程歷歷在目:「他擲筊杯時的弧度很漂亮的,我記得連續9次獲得『聖杯』的那刻,他開心到立刻抱著我!」

頭名緣首彭建臻嫲嫲(中):「他擲筊杯時的弧度很漂亮的,我記得連續9次獲得『聖杯』的那刻,他開心到立刻抱著我!」(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嫲嫲(中):「他擲筊杯時的弧度很漂亮的,我記得連續9次獲得『聖杯』的那刻,他開心到立刻抱著我!」(陳仲明/大紀元)

在彭建臻的心中,能夠成為十年一屆太平清醮的「緣首」,是一項榮耀:「太平清醮十年一次,很難得。我姓彭,只有彭氏後人才可以做到這件事。我不知道要做甚麼,只知道會很辛苦,都值得做的,我打到頭名緣首,很多事情是要我做的。」

自小就跟家人一起幫忙村中事務的彭偉森,今年也有「打緣首」,約半小時已成功擲得連續9次「聖杯」,成為第四名緣首,他覺得十分幸運:「以前我做過新年的『拜年仔』,(這個角色)比較容易做到,年年都有機會。緣首十年一屆,覺得趁自己年青、有氣有力,做到就很開心的。我覺得作為粉嶺圍的男丁,一世人做到一次已經很光榮,一定要試一下,爭取這個機會。代表整條村去拜神,一來幫祖宗做事,二來這是一個榮耀來的,很難得的,這個機會不是你想做就做到的,而是一個運氣,你要連續打9個聖杯才能做到緣首。」

小緣首互相配合參加醮會

醮會如期正式啟動,整個儀式行程排得密密麻麻,幾乎每天早午晚都有儀式,一大早就要開始,休息時間很少,年紀輕輕的幾名緣首卻沒有人喊辛苦,互相配合完成各項儀式。

「我有兩個孫今年都打到緣首,第二名彭治衡,第六名彭治平,我跟他們說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樣樣儀式都要跟,不可以發脾氣,人家叫你做甚麼都要做。」治衡和治平的嫲嫲一早就告誡孫子參加醮會時要配合。令她欣慰的是,過程中兩個孫子都非常聽話:「齊心,全部都很齊心,九個緣首都很乖。大哥哥很照顧他們,聽他們講,也會提點他們。」

緣首彭治衡、彭治平的嫲嫲(右)告誡孫子參加醮會時要配合。(陳仲明/大紀元)
緣首彭治衡、彭治平的嫲嫲(右)告誡孫子參加醮會時要配合。(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認為,最辛苦就是每天三次的「行朝」:「每天要行三次,每次時間都很長。」所謂「行朝」,便是跟隨喃嘸師傅到神棚及村中四個豎起旛槓竹的地點參拜,因為圍村範圍頗大,每次「行朝」都要將近一個小時。因為建臻是頭名緣首,主要負責全程捧著「意亭」,上面擺放著寫有村民姓名的「意文」,他還需要袋著一把「關刀」,以保護重要的「意文」。建臻說:「全程捧著(意亭)很辛苦,所以其他緣首都會幫我捧。」他很感激身邊的小緣首都能互相照應,分擔工作。

彭建臻(右)是頭名緣首,負責全程捧著「意亭」,上面擺放著寫有村民姓名的「意文」,他還需要袋著一把「關刀」,以保護重要的「意文」。(曾蓮/大紀元)
彭建臻(右)是頭名緣首,負責全程捧著「意亭」,上面擺放著寫有村民姓名的「意文」,他還需要袋著一把「關刀」,以保護重要的「意文」。(曾蓮/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說:「太平清醮十年一次,很難得。我姓彭,只有彭氏後人才可以做到這件事。我不知道要做甚麼,只知道會很辛苦,都值得做的,我打到頭名緣首,很多事情是要我做的。」(曾蓮/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說:「太平清醮十年一次,很難得。我姓彭,只有彭氏後人才可以做到這件事。我不知道要做甚麼,只知道會很辛苦,都值得做的,我打到頭名緣首,很多事情是要我做的。」(曾蓮/大紀元)

在醮會期間遇上寒流襲港,氣溫驟降至最低攝氏5、6度,降溫當晚適逢舉行「迎聖」儀式,每位緣首負責迎接一名神祇參與醮會祈福法事,在廣場設置八仙枱,擺好香燭、茶、酒、飯、齋菜、鮮花、生果等等,在寒風中駐守約4個小時,直到儀式完成。儀式中多有跪拜動作,寒風中幾位年青的緣首瑟瑟發抖,彼此互相照應。彭建臻提及,家人為他們準備了暖包,但時有不夠用的情況,不過大家都願意互相分享,讓他感到很窩心。

「迎聖」儀式,每位緣首負責迎接一名神祇參與醮會祈福法事。(陳仲明/大紀元)
「迎聖」儀式,每位緣首負責迎接一名神祇參與醮會祈福法事。(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負責的神牌。(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負責的神牌。(陳仲明/大紀元)

年紀輕輕的幾名緣首沒有人喊辛苦,互相配合完成各項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年紀輕輕的幾名緣首沒有人喊辛苦,互相配合完成各項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作為「大哥哥」的彭偉森,在醮會期間一直擔任重要的協調人。他舉例,當有小緣首發脾氣時,他會靜心聆聽對方的想法,安撫他的情緒,請他平靜下來後再慢慢講道理。他很感恩小朋友亦很爭氣,能夠聽他的話,繼續完成餘下的儀式。

啟榜時,頭名緣首分別在「人緣榜」和「幽榜」上書寫自己的姓名。(陳仲明/大紀元)
啟榜時,頭名緣首分別在「人緣榜」和「幽榜」上書寫自己的姓名。(陳仲明/大紀元)

「啟人緣榜」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啟人緣榜」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人緣榜」上查看自己和家人的姓名。(陳仲明/大紀元)
村民在「人緣榜」上查看自己和家人的姓名。(陳仲明/大紀元)

透過打醮認識圍村和習俗

彭偉森描述,今年的「取水」和「行香」(行鄉)儀式因為疫情簡化,路線相若,但改為乘車前往相關地點,人員安排方面也只選擇1至2名緣首作為代表。十年前的「行香」聲勢浩大,有舞獅、舞麒麟,過千人浩浩蕩蕩與緣首一齊參拜村中的社壇。彭建臻作為頭名緣首,今年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他表示:「因為疫情,不可以很多人聚集,第一日『取水』,我跟第二名緣首一齊去,還有『行香』,需要我自己一個人代表村民走完全程。」整個活動過程中,他需要到訪村內不同的社壇拜神,有的地方對他來說都是第一次去:「經過這次打醮,我覺得我也認識多了這條村的不同地方。」

打醮首日的「取水」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打醮首日的「取水」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迎聖」。(陳仲明/大紀元)
「迎聖」。(陳仲明/大紀元)

「走赦書」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走赦書」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在「走赦書」的過程中,一眾緣首沿路追著出走的「功曹」,當到達雞嶺附近時,「功曹」躲到山上不肯下山,緣首們於是下跪並向「功曹」請求,最後「功曹」才同意下山與緣首們一起回村。整個過程比起前一日的「行香」活動更有氣氛。(陳仲明/大紀元)
在「走赦書」的過程中,一眾緣首沿路追著出走的「功曹」,當到達雞嶺附近時,「功曹」躲到山上不肯下山,緣首們於是下跪並向「功曹」請求,最後「功曹」才同意下山與緣首們一起回村。整個過程比起前一日的「行香」活動更有氣氛。(陳仲明/大紀元)

「大士王巡遊」(村民稱「大士人」)直至「化大士」結束前,村民均按習俗不能呼喚他人的名字。(陳仲明/大紀元)
「大士王巡遊」(村民稱「大士人」)直至「化大士」結束前,村民均按習俗不能呼喚他人的名字。(陳仲明/大紀元)

火化「大士王」儀式。(曾蓮/大紀元)
火化「大士王」儀式。(曾蓮/大紀元)

讓彭建臻印象深刻的還有一些醮會中的習俗,如「大士王巡遊」(村民稱「大士人」)儀式開始,村民不可以呼喚他人的名字,若聽到有人呼喚自己的名字便不應該回應,直到火化大士王後,醮會結束後方可恢復正常的社交活動。

*********

彭偉森十年前就跟家人一齊參與籌劃太平清醮活動,對當中的歷史和習俗有所了解,今年對他而言更是意義非凡。他說:「其實本身太平清醮的原意就是驅瘟逐疫,祈求神明保佑所有村民,其實不單只是為我們這條村而設的太平清醮,太平清醮其實是為整個北區、香港人,大家一齊祈福。因為歷來做太平清醮,都想驅瘟逐疫,趕走不好的東西、瘟疫等等,正正遇上今年的疫情,我自己覺得更加應該去重視這件事,幫助所有人祈福,希望疫情快點走,所有不好的事情快些走,事事順利。」◇

在醮會即將結束前有「扒船」儀式,由緣首捧著紙船走遍圍村中的家家戶戶,各戶人家將髒物倒進紙船中,喻意將家中不好的東西帶走。(陳仲明/大紀元)
在醮會即將結束前有「扒船」儀式,由緣首捧著紙船走遍圍村中的家家戶戶,各戶人家將髒物倒進紙船中,喻意將家中不好的東西帶走。(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扒船」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左二)與家人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頭名緣首彭建臻(左二)與家人合照。(陳仲明/大紀元)

啟壇建醮典禮花絮。(陳仲明/大紀元)
啟壇建醮典禮花絮。(陳仲明/大紀元)

粉嶺圍於庚子年舉行十年一屆的太平清醮。(陳仲明/大紀元)
粉嶺圍於庚子年舉行十年一屆的太平清醮。(陳仲明/大紀元)

年逾九旬的族長彭焯明(右),在連日打醮的結束之際,勉勵12歲的頭名緣首彭建臻(中)。(陳仲明/大紀元)
年逾九旬的族長彭焯明(右),在連日打醮的結束之際,勉勵12歲的頭名緣首彭建臻(中)。(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彭建臻(中)而言,擔任緣首是一份榮耀。(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彭建臻(中)而言,擔任緣首是一份榮耀。(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