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成就對美國所面臨的真正危險是如此明顯而真實,跟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小喬治·布殊(George Bush Jr.)和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以來的華府的慣用伎倆也是如此的不同,以至於許多人把他的成功與失敗混為一談。

禁止非法移民不是剝奪人民的權利,而是執行現有法律的有效行動。退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並不是放棄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而是大膽地宣稱自己的領導地位,現實勝於幻覺。

總統指責美國盟友未能承擔起各自應承擔的軍事防禦費用,這並沒有分裂和損害北約,而是通過糾正長期以來的違規者,幫助恢復了北約的完整性。在大流行初期,禁止來自中國的航班,絕非排外和種族主義,而是有助於挽救美國人生命的正確和負責任的行為。

為甚麼這一點沒有得到更廣泛的接受,這既令人困惑也令人不安,因為它暴露了人們明顯缺乏清晰的思維,以及分辨和權衡思想價值的能力。相反,他的批評者使用情緒化的、錯誤的人身攻擊來譴責他和他的政策。

在短短的四年時間裏,特朗普總統的成就使他的前任們相形見絀,他們的作為或不作為造成或維持了他所解決的許多問題,很難理解為甚麼在11月有超過7400萬美國人沒有支持他。

正如其他人所指出的,美國媒體的失職在這個過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們放棄客觀性,試圖廢黜被他們痛恨的現任總統,後者對他們的蔑視傷害了他們的集體感情。一個誠實和正常運作的媒體應該告訴人們,祖·拜登對中共的妥協立場(由於他和他兒子的行為),並調查他明顯的思維老化。對於民主黨關於特朗普對中共病毒不作為的謊言,他們本可以公正地報道說,因為他維持企業營運的堅定努力挽救了就業機會,而他的行政能力使疫苗在創紀錄的時間內成為可能。

一個誠實的媒體本應廣泛報道,他為結束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幾十年的敵對關係並簽署合作協定所做的努力,而這本應為他贏得諾貝爾和平獎。所有這一切本可以提高特朗普的選舉人票數,為敗擊那些堅持改變規則、使用郵寄選票的人的愚蠢(或陰謀?)所慫恿的腐敗提供獲勝優勢。

是的,特朗普可能缺乏機智、優雅和謙遜,但我們在這裏談論的是一位美國總統,一位肩負國家所有繁重職責的人,而不是一所男校的校長。約翰·F·甘迺迪(John F. Kennedy)和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都是意志堅強的人,他們爆粗口的行為肯定會讓白宮的牆壁失色,但他們儘管愚蠢和粗魯,卻得到了特朗普從未得到過的擁戴。

為甚麼?因為他們都是圈內人,在華府工作了多年,直至上升到國家最高職位。他們是名人,他們與同事和記者玩花招兒,而特朗普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因為他過去和現在都是一個局外人。正如在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中,男主人公瑞德·巴特勒(Rhett Butler)告訴斯嘉麗·奧哈拉(Scarlett O’Hara)的那樣,我在這裏轉述一下:人們不喜歡與眾不同的人,斯嘉麗,他們會折磨這些與眾不同的人。你很不一樣,親愛的,堅持住!

特朗普還在堅持,鑒於許多人見證和宣誓證明11月3日前後的投票和點票異常,他有權利、也有義務這樣做。選舉的公正性岌岌可危。

作為一個加拿大人,我讚揚他在許多方面的誠實和行動。伊朗的核意圖;中共對病毒負有的責任、中共的不公平貿易做法以及對美國和自由世界的其它威脅;製造業回歸美國;以及面對民主黨的無聊和對民主的威脅。

上世紀30年代,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因表達自己不受歡迎的信念而備受指責和輕視,特朗普也是如此。加拿大能不能出來一位像他一樣堅毅、果敢的領導人?我很懷疑,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太過禮貌、太過自責,被虛偽和政治正確所污染,無法看到真相並為之奮鬥。

特朗普無視性別政治、氣候變化和建設「綠色」經濟等無聊或妄想的問題,為他的國家節省了數十億美元的愚蠢的補救措施,而這些措施只會耗盡工業命脈,傷害數百萬人的生命,面對共產主義威脅的加劇,國家實力進一步被削弱。

中國的GDP幾乎是美國的80%,並且還在接近;在冷戰時期,蘇聯只達到美國的30%左右。中國約有14億人口,而美國只有3.3億。

現在這個時期,是蘇聯解體以來世界最危險的時期之一。

部份原因是觀念,部份原因是現實:一個關鍵的觀念是,美國被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和有爭議的選舉削弱和分散了注意力,以至於它可能不會對中共的挑釁,如對台灣的侵略作出軍事反應。我相信只要特朗普在任,(會說)這是錯誤的。事實是,拜登從未表現出與中共獨裁者抗衡的骨氣或有原則的信念,如果到了緊要關頭,可能也不會。

中共病毒使美國經濟陷入癱瘓,並在最不利於特朗普爭取連任的時刻劫持了大選,這似乎是一個極大的巧合。中國人似乎得到了他們(中意)的人——特朗普被人從背後捅了一刀,而拜登被抬上了總統寶座。而人們還以為擅長干涉選舉的是俄羅斯人!#

原文On Donald Trump’s Extraordinary Achievemen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拉德·伯德(Brad Bird)是加拿大卑詩省的獲獎記者和社論作家。他出版了五本書,並從各種衝突地區進行了報道,包括1987年的西撒哈拉(第一個這樣做的加拿大人)、1999年的科索沃和2014~15年的烏克蘭東部。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