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於周日(3日)晚間宣佈,他不會在1月6日的國會聯席會議期間,加入挑戰選舉人團票數的行動。

這位阿肯色州的參議員表示,儘管他對2020年總統大選中的選舉違規行為感到擔憂,但他認為,如果國會試圖推翻選舉人團的投票結果,將開創「不明智」的先例,並超越自己被賦予的權力。

「國會將從人民手中奪走選擇總統的權力,這將從本質上結束總統選舉,並把權力置於由黨派掌握的國會手中。」科頓在一份聲明中說。

他補充說,試圖挑戰投票結果,將危及選舉人團制度,並給民主黨人更多的理由,來實現他們消除該制度的目標。該制度曾幫助共和黨,在2000年和2016年贏得總統大選。

科頓還認為,推翻選舉人團的結果,也將導致民主黨推動選舉法的聯邦化。

「因此,我不會反對在1月6日統計認證選舉人票。」科頓說,「我很感謝總統在過去四年中所取得的成就,這也是為何我為他的連任進行了積極助選。但反對認證選舉人票不會給他第二個任期,只會讓那些想要進一步侵蝕憲政體系的民主黨人,更加膽大妄為。」

此前,越來越多的共和黨眾議院議員和參議員宣佈,他們將打算挑戰幾個州的選舉人團票數,這些州的選舉結果,因涉嫌違規和選民欺詐而存在爭議。

共和黨國會議員們在1月6日之前,一直在為這一最後的努力選邊站隊,以確保選舉舞弊的指控得到透明和獨立的解決,以維護未來幾年對美國選舉的信心。

據《大紀元時報》統計,已經有12名參議員表示有意願參與這項行動,至少有50名眾議院議員承諾在1月6日反對有爭議的選舉人票。同時,有超過二十名來自國會兩院的議員表示,他們不會參與這些努力。

議員們表示,恢復人民對民主進程的信任是國會的職責,因此必須挑戰選舉人團票數。

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表示,由於美國最高法院拒絕受理任何與2020年總統大選有關的案件,國會現在有責任填補這一角色。

「我們對憲法有獨立的責任。我們對法治有獨立的義務。」克魯茲周日接受霍士新聞的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採訪時說。

以克魯茲領導著一個由10名參議員組成的小組,要求成立一個選舉委員會,對選民欺詐指控進行為期10天的緊急審核。克魯茲說,他提出選舉委員會的建議是基於法律,並得到1876年總統選舉等歷史先例的支持。

挑戰選舉人團的行動,由眾議員莫‧布魯克斯(Mo Brooks)率先提出,他此前曾對《大紀元時報》表示,為了「保護我們的選舉制度不受欺詐和非法行為的影響」,提出異議是必要的舉措。

有關選舉舞弊的指控,一再被主要選舉官員和國會議員否認,而批評者和部份媒體則認為這些指控「毫無根據」。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競選團隊及其盟友提起的案件中,有很大一部份被法官以程序性原因駁回,包括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然而,與此同時,關於州政府官員違反美國《憲法》和州選舉法,逕自改變或放寬選舉規則和保障措施的指控,並未在州級法院或聯邦法院得到充份的審查。

目前還有數宗案件,正坐等在美國最高法院的門口,尋求最高法院對州政府官員或州級法院在大流行期間修改選舉規則是否越權作出裁決。

科頓發表聲明的同一天,由7名眾議院共和黨人組成的團體宣佈,他們將不會在1月6日反對選舉人票。

該團體由眾議員肯‧巴克(Ken Buck)領導,他說,參與這種努力相當於「違憲地讓國會涉入總統選舉過程之中」,這將「竊取」人民和各州的權力。

他們說,國會無權對總統選舉人進行價值判斷,也無權「根據自己發現該州選舉中發生的舞弊行為,而取消選舉人的資格」。

「國會在這裏只有一項工作:統計任何州事實上已投下的選舉人票,這些選票是由根據州法授權的指定人選所投出的。」該組織在一份聲明中寫道。

要想在聯席會議期間成功反對,必須由至少一名眾議院議員和一名參議員以書面形式提出。如果任何一個州的反對意見符合這一要求,聯席會議就會暫停,兩院各自退回到自己的議院,就該問題進行最長兩小時的辯論。然後,參眾兩院分別投票決定是否接受或拒絕反對意見,反對意見需要兩院的多數票才能通過。

如果在1月6日,兩位候選人獲得的選舉人票數都少於270張,那麼就會進行「權變選舉」Contingent election,也稱臨時選舉)。屆時,美國眾議院中各州的代表團,以一州一票的方式決定總統人選,副總統則由參議院投票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