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周五(1月1日)晚上8點,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焦點話題:當前被稱為1776再現,不僅在重要性,而且在時間點上,回顧獨立戰爭中1776年底到1777年初幾天的轉折點。彭斯要求最高法院拒絕接受德州國會議員戈墨特的訴訟案,1月6日國會議員和彭斯能做甚麼?

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天,祝大家新年好。

關於訂閱,有觀眾朋友反映幾次都訂閱不上,希望已訂閱的朋友經常查看一下。

因為是新年,前一段時間很多美國人都在談1776再現。1776最關鍵的就是年底的幾天,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聖誕節和年底兩件事,很早以前就聽過這個故事,但因為距離很遠,印象不深。大家都在說,這次大選是對美國歷史、價值、立國原則、《憲法》和地理知識的大普及。

1776年底的轉折

1776年底,英軍和德國僱傭軍黑森軍將華盛頓的大陸軍趕出了新澤西,美國軍隊裝備不足、衣衫襤褸,狼狽不堪地退到德拉瓦對岸的賓夕凡尼亞州,就是這次大選舞弊爭議最大之一的賓夕凡尼亞州,當時民心士氣都到了最低點,看不到勝利的希望,而當時宣佈獨立的美國政府和大陸軍士兵簽的是合同,就是華盛頓將軍率領的軍隊是合同工,多數人的合同12月31日期滿。

想想看,一支且戰且退還人人打算幾天後就解甲歸田的敗軍,面對英軍的精兵良將,這仗怎麼打?12月26日,聖誕節的第二天,華盛頓將軍破釜沉舟,在暴風雪中渡過德拉瓦河,清晨攻打Trenton,打敗英軍,一舉扭轉戰爭開始以來的敗局。當天軍隊口令是「勝利或死亡」(Victory or death)。Trenton就是現在NJ的首府。

幾天後,12月30日,就是幾千士兵應該完成合同回家的前一天,華盛頓將軍對士兵發表了簡短的講話,希望這些戰士在完成使命後,能夠再留下一個月,捍衛自由。士兵們同意了。1月2日晚,氣溫驟降,原本雨雪泥濘的道路變硬,使華盛頓能把軍隊快速連夜趕到普利斯頓偷襲英軍,再獲大勝。

那幾天就是獨立戰爭的最重要的轉折點。一個偉大的統帥,一支疲憊不堪的軍隊的堅持,加上天助。每個人的努力都重要。未來不見得已經寫好了,如果當時一部份士兵離開了,歷史也許就不是我們今天看到的那樣。

1月6日的國會認證

現在人人都在討論1月6日的國會認證。彭斯成為焦點,彭斯本人兩條消息,1)要求最高法院拒絕德州眾議員Louie Gohmert的訴訟案,該訴訟案要求確立副總統在決定是否接受某個州的選舉人票時有獨一無二的權力,因為無論憲法和案例都沒有確定的可執行的一致的細節;2)據林伍德表示,彭斯有意退出政界。

實際上,現在依據1887年的《選舉人票統計法》是和《憲法》衝突的。簡單的說,《憲法》給了副總統權力,而1887年法律給了參眾兩院議員挑戰各州選舉人票的權力。目前眾議院已有確定的十幾位議員表示會挑戰,而據《紐約郵報》說,估計會有140名甚至更多,參議院此前有消息說數名甚至多達10名以上參議員會挑戰,但迄今出頭公開說的還只有霍利一人,而且共和黨大佬們還打算開會施壓他放棄,霍利沒有上線開會,共和黨大佬很失落。

我認為到6日那天會有更多的參議員站出來。共和黨內意見很不一致,麥康內爾不僅自己反對挑戰,而且要求共和黨參議員都不要挑戰,參院共和黨黨鞭John Thune也不支持挑戰,肯塔基州參議員Thomas Massie表示如果有哪個州的州議會多數正式要求拒絕本州的選舉人票,他就會支持挑戰。

但單挑戰不夠,需要參眾兩院表決,這裏又有不同解釋,多數認為需要兩院一致同意才能取消一個州的選舉人票,而確有說法只需眾院或參院一個同意就可以。

而憲法律師Rick Green認為,根據《憲法》應該是副總統有這個權力,這就是他認為戈墨莫特最高法院訴訟案的重要性,該訴訟認為國會沒有權力通過法律限制《憲法》給予副總統的權力。因為1887年法律通過後,從來沒有必要像今天這樣細緻地解釋。現在不知道彭斯拒絕戈墨特訴訟是否不願意承擔唯一責任。

州議會挑戰州長的選舉人?

在國會以外,挑戰需要:1)州議會正式挑戰州長的選舉人,根據憲法律師Rick Green的說法, 《憲法》給了州議會權力,不需要州長召集特別會議,州議會就可以隨時開會決定派出他們自己的選舉人團,這嚴格地說甚至不需要國會挑戰,州議會就能決定,但迄今沒有一個州議會這樣做,而時間已經很少了,最有希望的是佐州,聽證會的證據足以使州議會召開會議,而特朗普總統也轉推了特朗普團隊和朱利亞尼的號召,讓選民給州參眾院共和黨領袖,要求他們聽取證據,改正錯誤的聲明,取消認證。;2)重大證據。這幾天新證據不少。

我覺得值得一提的:1)多貓膩機器是聯網的,佐治亞州州議會聽證會上現場駭進機器證明多內情總裁作偽證;2)伯恩團隊在做州倉庫發現大批成箱的假選票,除了印刷質量差外,還沒有條形碼。

法蘭克福服務器,Overstock創始人伯恩是迄今為止講得最清楚的。他在聖誕前接受採訪時談到的要點:他的團隊(他說的是We)發現大選時美國數據全部(!)被送往法蘭克福的服務器,他的團隊一名成員透露給了一名熟悉的國會議員,而這位國會議員用普通電話告知特朗普總統並提出建議,他說這是個錯誤,12小時後,有穿美國陸軍軍服的人取走了法蘭克福服務器,至今下落不明,此前他的推特認為服務器在壞人手裏。

這裏說明幾個問題:由於伯恩就是特朗普總統的顧問,他在大選前自己組織了專家監視大選的團隊,可見特朗普團隊直接監視了大選期間的異常現象,並非事後才收集,那位熟悉的國會議員,應該就是德州第一選區的Gohmert,也就是發起彭斯訴訟的那位。

法蘭克福服務器被收繳

以前我們只知道他最先披露了法蘭克福服務器被收繳的消息,不知道在收繳前就是他通知特朗普總統的。

我們把時間點再重溫一下

11/9: 國防部長埃斯伯被解職,反恐中心主任米勒被任命代理國防部長

11/10: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被帕特爾替換,沃特尼克任代理情報副部長

11/12: 德州眾議員爆料Scytl在德國法蘭克福的服務器被突襲繳獲。雖然12日披露,但收繳時間從來沒有證實過。但我認為,國防部長埃斯伯的解職是可能和這件事有關的,如果他授權或知情但沒有通報總統收繳了服務器,那他被解職後無論服務器在誰手裏,代理防長米勒是可以得到的,軍隊不可能一項軍事行動在被調查時可以隱瞞過去的。

如果是為了收繳服務器而解職防長,那服務器就更可能被代理防長掌握了,兩種情況都指向服務器在壞人手裏的機會並不那麼大。

11/18: 代理防長米勒宣佈非軍職的特種部隊直接向他本人報告,避開所有官僚程序。

至於否認服務器存在的,現在應該沒有市場了,因為當時主要說法就是Scytl在法蘭克福沒有服務器,但結果是Scytl自己的網站,就是發聲明說沒有服務器的網站上就有Scytl2019年為歐盟選舉而在法蘭克福設置了緊急備用中心(的內容)。

現在的局勢就是過山車,繫好安全帶。

謝謝支持,歡迎您收看訂閱並請幫助轉發我的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