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過400位情報社區(Intelligence Community)和執法機關成員正以鬆散方式合作,共同調查美國2020年大選存在的問題。近期這個大型自發情報網絡中不同的團隊成員透過不同途徑與大紀元聯繫,希望喚醒公眾對大選被媒體及外國勢力操縱的認知。

其中一位羅伯特.卡隆(Robert Caron)是前情報人員,在美國中情局(CIA)以及一個美國政府的技術特殊情況小組(SSG,special situation group in technologies)開始他在情報界的職業生涯,從事調查、戰略性政策和計劃。這個特殊情況小組是老布殊總統在任期間成立的。

卡隆表示,他第一次被這個情報社區網絡徵募是在2014年。據他所知,情報社區的跨團隊自發組合發生在2014年。當時不少人不約而同地發現,不同情報小組越權操作,不遵守以往行規。情報人員向自己長官隱瞞信息,而這些長官又向美國大眾隱瞞應該透露的信息。卡隆說,內部很多人員感覺到越來越多的腐敗,並自發組合想要調查並遏止這種腐敗。卡隆還表示,同年(2014年)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中將明確指出當時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情報社區操作不正當。

隨後,弗林將軍因為管理問題而被奧巴馬解僱。2014年8月7日,弗林將軍離開了他的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長的職位,並結束了他已從事33年的陸軍職業生涯。在2020年被特朗普總統赦免後,弗林將軍在接受《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採訪時表示,自己被通俄門陷害的部份原因是因奧巴馬懼怕弗林暴露他的腐敗,因奧巴馬兩次聘用弗林參議院確認的職位,因此弗林對奧巴馬的很多做法非常了解。

這個跨團隊的情報社區網絡因為2020年大選而進一步壯大,調查2020年大選是眾多成員當前的工作重點。據卡隆表示,這些人中有些拿報酬,但很多是義務在調查。他說,據他所知,總人數遠超過400位,其中有大約100位是其它國家的前情報人員,而這裏面的每一位根據職業判斷,都相信大選存在嚴重舞弊。據情報社區的另一個團隊介紹,他們沒有打破作為情報社區人員的專業承諾,多數在通過公開來源情報(Open-source intelligence,縮寫是OSINT)來調查大選。

「和主流媒體報道的信息相反,選舉舞弊如此大規模和無所忌憚,我們一定要把這樣的信息讓公眾知道。這就是為甚麼這麼多的情報人員和執法機關人員站出來,這是聞所未聞的。」卡隆說。

有關主流媒體對信息的封鎖,卡隆舉了一個他親身經歷的例子。他說,2019年1月特朗普總統訪問德薩斯州麥卡倫市(McAllen)的邊境牆時,他當時也在現場。路旁有一個很大的人群,另一邊大概不到100人。他當時和這些人交談。他發現,因看主流媒體,很多人以為那100人的群體是支持特朗普的,而大的人群是反對特朗普的。但是他實地觀察的是,那個大的人群是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是特朗普把墨西哥犯罪集團擋在牆外,這麼做保護了這些人的家庭。否則這些犯罪集團會越境並招募他們的孩子來販賣毒品。如果他們的孩子不願意,則會被毒打。所以邊境牆令他們家庭有安全感。

目前這些自發組織情報人員調查的焦點包括外國勢力對本次大選的影響,首當其衝的是中共的角色。卡隆表示,具體的研究成果有待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