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嚴控民眾宗教自由活動,在國內拆除寺廟,清真寺及教堂等,一些宗教信徒遭拘捕、監禁、酷刑甚至被殺害。近期更明顯對香港教區加大施壓。路透社31日發表長篇調查報道,指梵蒂岡在港非正式外交使團工作的兩名修女,在回大陸河北家鄉期間被捕,之後被軟禁及禁止離境。有教庭高層認為,事件反映北京企圖關閉此非正式外交使團,同時擴大對香港教區控制,圖謀左右下任主教人選。紅衣主教指,「恐怕真正的迫害已經開始。」

報道引述4位不具名知情人士表示,現時教區之首、宗座署理湯漢樞機一直遏制教內體制中反對聲音,其中一個就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今年10月,以湯漢為首的香港教區,審查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一篇有關中梵關係的聲明,刪除聲明內包括1997年被當局逮捕後失蹤,生死未卜的河北保定教區地下主教蘇志民的有關內容。

兩名40多歲修女被關押3周後軟禁寓所 禁止出境

報道稱,該外交使團一直保持低調,並沒有列入羅馬天主教庭的正式名單中。他們在北京或香港政府中都無正式地位,並不從事正式工作,甚至沒有與香港官員會面。而隨著香港強行實施「港版國安法」,香港教區壓力更為增大。

報道引述3名知情神職人員,為外交使團工作的兩名修女都是40多歲,今年5月在返回河北省家鄉時被捕。她們被關押3周後獲釋,但繼續在寓所被軟禁,不得離開中國,並且一直未獲正式起訴。有神職人員透露,(中共)當局拘捕神父時有發生,但是拘捕修女卻極為罕見。據西方外交官員透露,中國(中共)國安近月已加強監控外交使團。梵蒂岡高層認為,今次事件反映北京希望關閉這個外交使團。

前紅衣主教Zen說:「主教區顯然已決定通過勸阻該委員會的某些舉措來取悅政府……而不是根據教會的社會教導,尊重該委員會的工作」,「恐怕真正的迫害已經開始。」「你所說的任何話,當局都會說你違反了港版國安法。」Zen表示,我們希望他們(梵蒂岡)有勇氣為我們的教區指派一位好牧師,而不是任命只能由北京政府選拔的官員的人。

一名62歲的香港女性教徒說:「多年來,香港教會對我們來說是如此強大,但現在變得如此脆弱。保密性太高了–我們不知道梵蒂岡和北京之間的這筆奇怪交易是甚麼,我們也不知道將來我們的主教會是誰。」

港教區高層:中共圖影響下任主教人選

教廷與北京一直沒有正式建交,使團缺乏官方地位,因此教廷駐港外交使團地位特殊,一直極為低調,工作人員及物業都未列入教庭正式名單中。更無從事正官方工作,甚至無與港官員會面。

為期2年的中梵臨時協議今年10月續簽,令北京在主教任命上有更大話語權,但不包括香港。不過,有香港教區高層向路透社表示,北京試圖擴大協議涵蓋範圍,企圖左右港教區下任主教人選。已有香港神父收到來自大陸(中共)神父的信息,透露中共對本港下任主教的人選取向。

湯漢被指修改聲明 刪除失蹤主教部份

報道引述4名不具名消息人士指,在今年10月以湯漢為首的香港教區,審查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一篇有關中梵關係的聲明,刪除了其中內有關大陸地下主教蘇志民的部份。蘇志民是梵蒂岡認可的保定教區正權主教,但不被中共官方承認,而且自1997年以後失蹤,至今生死未卜。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在今年10月23日發表題為《基督妙身的各肢體》聲明,文中提及大陸教會在中梵協議簽訂的兩年內,仍遭到迫害,但蘇志民的情況隻字未提。

陳日君:我們處於困境 不再有言論自由

湯漢今年8月向全體教區司鐸及執事發出的家書指,講道不是發表個人觀點,不要發表過於政治化的佈道,並告誡牧師不要使用會引起「社會混亂」的言詞,「含沙射影或煽動仇恨及引致社會動盪的誹謗和冒犯性言論」。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回應路透社書面採訪時,直言香港教區已漸漸赤化:「我們處於困境之中——不再有言論自由」,「所有這些事情在中國大陸都是正常的。我們正變得像中國其它城市一樣。」

路透社向中共多個機構查證,包括中國外交部。外交部沒有回答有關修女的情況,當被問及北京是否試圖關閉梵蒂岡非官方外交使團時,外交部回應「據我們所知,梵蒂岡尚未在香港設立任何官方代表機構。」

中聯辦亦沒有回應路透社書面提問,梵蒂岡一名發言人亦拒絕回應報道。不過,天主教香港教區則在一份聲明中回應說,一直鼓勵教友發表意見,「因此,教區不但沒有壓制,反而歡迎各種各樣的聲音。」湯漢樞機則拒絕了路透社採訪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