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當局禁止澳洲煤炭進口後,再加上大陸冬天煤炭需求激增,造成煤價飆漲,車隊排在煤礦區等煤。河南省安陽市電廠的發電煤庫存只剩下5天。

據界面新聞消息,2020年11月中旬以來,煤炭需求持續高漲,煤價不斷攀高。一名從事煤炭交易的人士江先生表示:「這個月的煤價,是十年一遇的行情」,「有些大貿易商發財了」。

12月30日,據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官微消息稱,榆林地區煤礦即產即銷,均沒有庫存。

該交易中心數據顯示,12月23日至今,榆林地區35家煤礦上調價格,每噸漲幅5元(人民幣,下同)~40元不等。

12月31日,北方港煤5500K動力煤現貨價格已達850元/噸,現貨交易成交價約823元/噸。多位行業人士認為,煤價上漲趨勢或延續到2021年1月中旬。

江先生預計,動力煤價格可能達到1000元/噸。這將接近煤價12年來的高位。

雖然煤價高漲,但有的礦區門口依然是運煤的卡車排著長隊在等候,而「搶煤」成了近期眾多煤炭交易商的常態動作。

因為缺煤,大陸沿海浙江等省不得不對企業限電,一周只能開工2~3天;對機關規定溫度達到3度以上不能開冷氣機。雖然中共當局一直宣稱不影響居民用電,但是廣州還是以維修為藉口令居民小區停電。

有浙江的外貿廠商表示,已經很多年沒有限制工廠用電了,可見現在發電廠煤已經缺少到何種程度了。

界面新聞的消息顯示,「高日耗、低庫存」已成為下游電廠普遍現象。個別電廠庫存可用天數,甚至降至個位數。

12月28日,河南安陽市發改委發佈《安陽市煤電氣保障情況分析報告》稱,安陽兩個熱電廠電煤庫存均處於警戒以下。其中,大唐安陽電廠優質煤可用庫存不足5天;大唐林州電廠可用優質煤庫可用庫存10天,均嚴重低於最低庫存警戒線。

安陽市發改委稱,電煤告急的原因主要是煤源緊張及運輸困難。

安陽市主要採購山西煤。由於部份煤礦停產,山西煤源緊張,煤價由每噸400多元漲至600多元,即使電廠接受高價,依然很難買到。業界人士預計這兩個電廠後期庫存仍持續下降,停限熱風險極大。

業界人士認為,大陸近來煤價高企和中共不斷收緊煤炭進口政策有關,主要是停止了澳洲煤炭進口。

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11月,煤炭進口量2.65億噸,同比下降10.8%。其中,10月進口煤炭1372.6萬噸,同比下降46.56%;11月進口煤炭1167萬噸,同比下降43.8%。

據普氏能源統計,2020年1~8月,中國進口澳洲動力煤3860萬噸、治金煤3160萬噸,合計7020萬噸,平均每月進口近1000萬噸。

因澳洲追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擴散的責任,中共在對澳貿易上實施報復。中共當局禁止進口澳洲的煤炭、棉花、小麥、原木、龍蝦等,對葡萄酒徵收高額關稅。但中共此舉激怒了澳洲政府及其盟友,澳大利向世貿組織投訴中共違規,英國等盟友也發聲譴責中共功所為。

中共所為也讓大陸民眾反感。網民「小四老師」譏諷道「千萬繼續打擊澳洲,他們就快慫了,繼續搬石頭!」「菜園子張青」跟帖說 : 「砸自己的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