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最後一天,中共搶在新年前批准國藥集團研製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滅活性疫苗上市。但中共禦用專家鍾南山罕見對疫苗接種潑冷水。對此,有專家詳細分析了中國疫苗存在的安全風險,並指鍾南山或許知道一些內情為自己留退路。

國藥滅活性疫苗附條件上市 保護率79.34%

12月31日中共官媒稱,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佈,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滅活疫苗已獲得中共藥監局批准「附條件上市」,並稱,保護率為79.34%,達到相關標準要求。

報道還稱,後續疫苗的免疫的持久性和保護效果還需持續觀察。

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現在關鍵是數據要透明,現在中共只是在新聞稿中說了那麼一句,沒有看到相應的一些報告。「79.34%這個數據是怎麼出來的,是疫苗對照組的?還是真正注射疫苗的?這裏多少人被感染了?具體數字是幾個?沒有具體數字,這個保護率的真實性可以差異很大。」

他強調,這裏面最大的問題,官方不公佈哪怕是初期的醫學報告,這些說法都是忽悠老百姓的。

他進一步分析,當然對很多疫苗來說,超過50%政府醫療機構都可以讓你使用,最常用的流感疫苗保護率在50%至70%,每年都有浮動,超過這個比例當然可以用。「現在關鍵是中國的這個數據可信不可信。」

中共衛健委稱「沒有出現嚴重感染的病例報告」

澎湃網的相關報道指出,中共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疫苗研發專班負責人曾益新介紹,從6月開始根據中共疫苗緊急使用方案,「到11月底,累計接種超過了150萬劑次,其中約6萬人前往境外高風險地區工作,沒有出現嚴重感染的病例報告。」

林曉旭認為,在疫苗研發初期的數據都沒有的時候,你就接種了上百萬的人,對這些人而言其實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因為政府強買強賣,讓這些外派人員第一時間打,這是政府命令,不打還不行,疫苗公司賺了一筆。同時中共政府又不負責任,你在海外出了問題自行承擔了;在國內的話,你會申訴無門。」

他強調,這種做法是不合理的,只有等初期的數據出來,才能讓民眾大範圍接種疫苗。

上個月中旬曾有媒體報道,央企外派的安哥拉的員工,至少有17人染疫,其中16人是北隆達省一家中資國企的職工。

COVID-19 疫苗示意圖。(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COVID-19 疫苗示意圖。(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大陸天津電力建設公司在塞爾維亞的潘切沃當地的項目部有400多名中國員工,確診感染者約300人,其中大多數人出國前接種了「國藥集團」的病毒疫苗。

此前也有媒體報道,非洲烏干達47名中國員工在當地染疫。

大紀元記者聯繫中共國家疾控中心,其中三個部門領導都推來推去說他們不負責這塊,不想管這個事情,最後一個領導介紹疾控中心對外公開電話,說那裏有人會管。記者打過去發現是北京疾控中心的對外投訴電話,對方說他們是北京市的,不負責海外的。

林曉旭表示,中共疾控中心也好、衛健委也好,沒有人管,像這種大的事故是應該調查追究是甚麼引起的。

就中國疫苗的質量與安全問題,12月中旬各地進行緊急接種摸底調查時發現,不僅普通民眾不相信國產疫苗,就是醫護人員也絕大多數拒絕接種。

病毒變異變種 現有疫苗是否還有效?

目前國際上傳出變異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因此中國的疫苗對變異的病毒會不會有效也引起很多人關注。

中共科學技術部副部長徐南平回應這個問題時表示,病毒變異每天都在發生,但是都處於正常範圍之內。甚至還稱「沒有證據證明我們所觀察到的變異會對疫苗的使用效果構成實質性影響。」

林曉旭表示,目前英國和南非的變異病毒受到重視,是因為在一個病毒株上面出現了很多重要的突變,過去幾十年的研究上也是非常少見的,這種變異絕對不是正常範圍的。「這個疫苗對這個變異病毒有沒有作用,馬上要做相應的實驗來判斷的,而不是靠嘴上說沒問題就沒問題了。」

國藥集團總裁吳永林稱,他們在國內進行了Ⅰ、Ⅱ期臨床研究,和在國外做的Ⅲ期臨床研究,都進行了抗體的持續性觀察。「根據新冠滅活疫苗Ⅰ、Ⅱ期研究的數據,六個月以上,抗體仍然能夠維持在較高水平上。」

大陸生產出來克爾萊福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Vero細胞),每支0.5ml,但在批准文號處寫了「待定」兩字。(網絡圖片)
大陸生產出來克爾萊福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Vero細胞),每支0.5ml,但在批准文號處寫了「待定」兩字。(網絡圖片)

三期臨床在海外 對中國人多了一層風險

林曉旭表示,國藥集團第三期的臨床實驗,就算是夏天開始,也不能收集到六個月以後的數據,它只能以Ⅰ、Ⅱ期研究小規模的案例追蹤,通常只有幾百人,因為量太少不是很有說服力。

他強調,「作為嚴格疫苗研究來說,這個數據需要在三期臨床上萬人的大規模實驗以後,因為疫苗激起的抗體超過六個月有效,比較有說服力。」

「反正官方不公佈數據,只是根據媒體這樣說來說去的,我要打幾個問號。我不知道他這個數據是從哪裏來的。」他說。

林曉旭認為,儘管實驗可以這麼做,但畢竟開發這個疫苗是給中國人用,當然還是應該在中國人中做實驗,中共官方對疫情有政治清零的任務,所以就人為各地區都壓低了感染的人數,造成這個疫苗研製沒有辦法在中國試行。

「不管怎麼樣,這個第三期試驗在外國做的話,因為人群是在海外,疫苗開發出來是適合在當地民眾使用,對中國人來說,因為不同的人種、不同的人群,他的免疫系統有可能有些差異,因此疫苗對中國人多了一層風險。」他說。

鍾南山或知曉內情 給疫苗接種潑冷水

12月30日,中共禦用專家鍾南山在央視受訪時稱,「所有的希望放在疫苗上是不對的」。打完疫苗「產生了抗體會不會感染,感染了有沒有症狀,沒人知道。感染沒有症狀,但是會不會傳染給人,也沒人知道」。

林曉旭認為,鍾南山有可能看到內部的一些數據,他也許為將來自己自保,就先說了一些實話做秀。

「其實早期的時候,國藥集團將疫苗偷偷推向社會的時候,你鍾南山怎麼不出來說話?那時候更不知道結果。你現在出來說這樣的話,不是有點晚了嗎?那已經注射的幾百萬人生命就不重要嗎?他現在說這個話,只不過是給自己留一條退路而已。」

林曉旭強調,如果鍾南山這種權威人物要負責的話,他就應當逼迫國藥集團給出解釋,自己說一些冠冕堂皇的話是沒有用的。

最後他警告說,中共官方一直對疫情做政治清零、政治調控,中國實際的疫情情況民間當然不知道。「疫情悄悄在中國持續,現在很多地方爆發出來並不奇怪,再大規模爆發也都有可能,現在看上去是下一波大規模爆發的前奏了,當然是風險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