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業已走過,在過去的一年中,中共因為在全球有意散播病毒導致感染和死亡人數巨大,以及干預美國大選,遭到了美國特朗普政府前所未有的重擊。而中共隱瞞病毒真相也引起了很多國家,包括曾與其親近友好國家的不滿。如果說特朗普的硬氣中共並太不出乎意料,但也不得不受著,那麼,北京當局沒想到的是,自己曾投出大把金錢援助的小國,如尼泊爾、阿富汗和柬埔寨,也居然敢硬氣回應。

12月31日,《印度快報》報道稱,中共派遣的意在協助尼泊爾共產黨處理分歧的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等四人工作組,已無功而返。據報,在尼泊爾停留的三天裏,郭業洲等先後會見了尼泊爾總統班達裏、總理奧利以及共產黨聯合主席普拉昌達,試圖解決執政黨領導人之間的分歧。然而,不僅尼共兩派都拒絕了中共代表團的協調干預,班達裏和奧利還表示,尼泊爾不需要外國勢力幫助處理內部政治危機。

將時間退回到2019年。當年10月,尼泊爾共產黨聯合主席普拉昌達率團訪問了北京,並被習近平接見。習稱普拉昌達是「好朋友、老朋友,為中尼關係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稱讚他與奧利總理作出政治決斷,聯合組建尼共,「開啟了國家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的新階段」,並感謝其對中共的支持,願意繼續為尼泊爾的發展提供支持和幫助。

而普拉昌達則大讚中共,並表示對其成就十分欽佩,還高度讚賞習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希望與中共建立長期合作關係,希望借鑑中共治國理政成功經驗,願積極參與共建「一帶一路」云云。

一年走過,尼共領導人和尼泊爾高層卻迅速變了臉,公開拒絕中共干預內政。這樣的變臉和硬氣,中南海高層如何能不生氣?

如果說尼泊爾的不給面子,動靜還不是很大,那麼阿富汗當局之舉可是讓中共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據《印度斯坦時報》12月25日報道,十名中國公民被阿富汗國家安全局拘捕,罪名是從事間諜活動和從事恐怖組織活動。他們據信與中共間諜機構中共國家安全部有關。儘管間諜李陽陽聲稱自己是在尋求有關阿蓋達組織及新疆維吾爾人在阿富汗東部省份可能存在的信息,但據報,在其和另一名間諜沙紅的家中,分別找到了槍械、彈藥、爆炸物等。

他們家中存有槍械、彈藥、爆炸物意欲何為?根據阿富汗情報部門的信息,這兩人與「哈卡尼網絡」有關,而「哈卡尼網絡」與阿蓋達組織和塔利班關係密切,是一個反阿富汗政府以及反北約和美國駐阿富汗軍隊的組織,已被美國列入「恐怖組織」名單。此前,多方情報早已證明,中共是阿蓋達組織、塔利班等恐怖組織的幕後支持者,因此,阿富汗逮捕的中共間諜背後絕不簡單。

與尼泊爾政府一樣,此次阿富汗政府不僅沒有滿足中共保密的要求,反而高調曝光了此次行動,甚至派第一副總統與中共交涉,公開要求北京提交一份官方道歉,承認違反國際守則,背叛了阿富汗政府的信任。如果北京滿足要求,阿富汗將會考慮赦免這些中共間諜。反之,這些間諜將會在當地提起刑事訴訟。

就在阿富汗當局抓捕中共間諜後,來自美國白宮的消息稱,特朗普政府正在解密尚未得到證實的情報。情報顯示,中共提出向阿富汗的「非國家行為者」支付費用,以攻擊美國士兵。如果情報驗證,中共對阿富汗內政的干涉一定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

不過,迄今為止,中共還沒有公開回應阿富汗政府的要求,估計仍在幕後運作,但阿富汗將中共間接支持恐怖組織的行動曝光,應該是在警告中共,不要破壞阿富汗的和平和統一,不要繼續支持塔利班。中共雖然難受,但至少一段時間內會有所收斂。

另據自由亞洲報道,在中共當局將其自稱的「安全有效」的疫苗向世界推廣並承諾讓東南亞、非洲等國家優先使用之際,一向親共的柬埔寨總理洪森在12月15日卻表示,柬埔寨已透過由世界衛生組織、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流行病應對創新聯盟(CEPI)共同領導的國際平台採購了首批100萬劑病毒疫苗。他直言「柬埔寨不是垃圾桶,也不是疫苗實驗場」。

洪森的潛台詞是不相信中共研發的疫苗,在中國產疫苗沒有確切有效的情況下,柬埔寨可以等,直到結果出來後,再確定是否購買。

在中共對內對外大肆推廣國產疫苗的當下,洪森的態度是對本國人民的負責,但顯然讓中共有些尷尬,然而,又不好撕破臉皮,只能裝聾作啞。

尼泊爾、阿富汗和柬埔寨這樣的小國,近期對中共的硬氣,著實讓人意外,但這也無疑說明中共對世界的禍害,尤其是病毒大流行,世人都看在眼中,中共再怎麼狡辯都無濟於事。更為重要的是,中共在特朗普的重拳下透出的危機,也讓各國政府看的了中共色厲內荏的一面,是以,才有了三個小國罕見的對中共的不待見。

從美歐、從三個曾經親共小國對中共態度看,中共的國際形象能怎樣?只能是不堪。然而,不知羞恥的中共仍繼續選擇自欺欺人。12月30日,中共《環球時報》旗下的環球輿情中心發佈了所謂的「民意調查」。調查稱,77.9%受訪者認為中國(中共)近年來國際形象有所提升;8.9%認為保持不變;僅6.6%認為變差。

這樣的調查結果出來除了貽笑大方外,除了讓中南海高層自嗨外,還真的能讓絕大多數中國人相信?如果讓民調準確些,中共不妨將尼泊爾、阿富汗和柬埔寨的變臉讓中國人知道,只是不知中共敢不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