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2年法輪功在世上開傳以來,「真、善、忍」的修煉原則讓上億人身心受益,其中包括德國人。他們不少人曾在人生中尋尋覓覓,直到邂逅法輪大法,才發現終於找到自己在人生中一直追尋的真理。

在2021年新年來臨之際,多位德國西人法輪功學員表達了他們感恩李洪志師父弘傳大法給世人。

師父把我從黑暗引向光明

「我要感激師父,因為師父把我從黑暗引向了光明。」維羅妮卡‧米勒(Veronika Muller)說。

維羅妮卡是於2002年,在哥廷根(Gottingen)首次接觸到法輪功的,修煉至今18年。因為想讓更多人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她常常參加弘揚法輪功、揭露中共迫害的各類活動,她的身影遍及歐洲很多國家和德國各地。

通過修煉法輪功,維羅妮卡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說:「從身體健康方面來說,大部份人都覺得我比實際年齡要年輕十歲」,「精神上的改變很難用語言來形容。以前我非常抑鬱,現在變得很開朗,從一個抑鬱者變成一個樂觀者。」

現在的維羅妮感到自己充滿精神力量。她說:「我的精神境界開闊了三百六十度,真的很難描述。大法的法理(真、善、忍)讓人從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整個世界。」

無論是對社會的看法,還是對個人家庭的理解,維羅妮卡說自己都改變了,懂得如何更好地處理家庭問題,而且能在困境中幫助家人。

「例如父親去世,對母親和姐姐都很難,她們做不了很多事情,我就負責了組織整個葬禮,而且從精神上照顧和安慰她們。」維羅妮卡說,這在修煉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能擁有這種精神力量和做到為他人著想,讓我自己也震撼了。在每天的工作中我也感受到這一點。」

以前的維羅妮卡膽小怕事、很抑鬱。「師父把那些怕心和壓抑的東西消掉了。」她說:「師父對我的救度,賜予我了全新的人生和對生活的勇氣,我非常感激。實際上,沒有語言可以形容這種感激之情。真的很難找到合適的詞語。」

維羅妮卡的工作是護理生病的人和老人。她說:「要是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是沒有那麼多精力的。因為護理他們需要花很多精力。我傾聽病人訴說的擔憂,尤其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時期,人們感到很恐懼,感到被孤立了。」「(他們)這種孤獨寂寞的感覺,只要我在,哪怕很短的時間,都能幫他們抹平,他們之後都會變得越來越開心。」

「我總能看到老人臉上帶著微笑。當我離開的時候,他們都表示很感激我護理他們時的付出,傾聽他們的聲音。他們很開心。」維羅妮卡認為這些都歸功於她修煉了法輪大法。

維羅妮卡在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煉功。(明慧網)
維羅妮卡在柏林勃蘭登堡門前煉功。(明慧網)

《轉法輪》打破所有人思想框框

安德里亞‧阿德勒(Andreas Radler)來自德國南部阿爾卑斯山區,至今修煉法輪功三年半了。在德國南部各地舉辦的法輪功信息日中,時常可以看到他在跟路人交談,介紹法輪功,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真相。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安德里亞練了印度的一個法門25年,後來他的狀態非常糟糕;之後一位主張自然療法的教授給他推薦《轉法輪》。

安德里亞回憶道:「當我閱讀《轉法輪》時,(發現)裏面完全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修煉)的。這是引導人走上修煉之路的一種完全不同的方法。對我來講也相當新穎。」安德裏亞花了一段時間閱讀《轉法輪》,才理解到書中的涵義,「現在,我的整個天空充滿了光明,這是一條無法描述的道路,打破了所有人的思想框框。」

安德里亞特別強調道:「修煉法輪大法最美好的一點是,每個人都向內找。」

「遇到矛盾或者不舒服的事時,可能有人想,我無能為力,或者這事如此不公,或者不該這樣對我,或者為甚麼發生在我身上,為甚麼命運如此悲慘?但是,如果向內找的話,總能找到一些東西,也不會埋怨別人了。誰對誰錯的爭論就消失了。然後生活變得輕鬆很多。人也恢復平靜。然後別人也敞開了心扉。」

「這屬於這條修煉道路最重要的內容,保持向內找,而不是向外找。」安德里亞說,「跟我接觸的人發現,跟我吵不起架來。因為我會誠心地跟對方交談,嘗試以尊重的方式對待他人。這反映在每個生活細節中。」

安德里亞表示,遵循「真、善、忍」為原則對待每一件事實,「在生活每件事情上都歸正好,就會得到(神的)幫助。這是如此令人震撼的事情,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

他感恩李洪志師父,感恩大法,「我嘗試成為一名優秀的大法弟子,我希望這樣。」

安德里亞修感受到,遵循「真、善、忍」,會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明慧網)
安德里亞修感受到,遵循「真、善、忍」,會讓生活變得更加美好。(明慧網)

能參與救度眾生中是我的榮幸

從201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米歇爾‧沃爾訥(Michel Wollner)感恩李洪志大師,他說:「師父是那麼慈悲,在我們經歷挫折之後,幫我們從新站起來。」

2012年,米歇爾結識了他的妻子,從她手中得到並通讀了《轉法輪》,妻子教會了他法輪大法的功法。他說:「法輪大法觸動我的心靈,我意識到這是真實的,是人在世上能做的最重要的事。」

修煉法輪大法讓米歇爾變化很大,「我的身體一向很健壯,關鍵是從精神層面上改變了很多。毅力增加了,我更注重品德,注重道德。我戒了酒,放棄了年輕時代的荒唐。結婚後有了孩子,現在第二個孩子將要出生。」

米歇爾認為:「『真、善、忍』是宇宙最高法理,主掌萬事萬物。」在生活和工作中,他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家人和同事很清楚發生在米歇爾身上的改變,「我變得更可信賴,從那時起,我一直努力工作,認真負責,誠心實意地工作。」#

來自德國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脈地區的米歇爾‧沃爾訥(Michel Wollner)恭賀李洪志師父新年好!(明慧網)
來自德國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脈地區的米歇爾‧沃爾訥(Michel Wollner)恭賀李洪志師父新年好!(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