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很多西方媒體都幫中共大唱讚歌?原因之一是眾多的「主流媒體」都得到過「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提供的變相好處,有的是費用全包的中國旅行,有時是觥籌交錯的「私人晚宴」,而CUSEF的交換條件是希望他們為中共做「有利報道」和傳播「積極信息」。

12月29日《國家動脈》報道,美國司法部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FARA)檔案詳細揭示了這些所謂「主流媒體」與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之間長達十來年的關係。

涉足其中的媒體,幾乎網羅了絕大部份的西方主流機構,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路透社、CNN、《福布斯》、《金融時報》、彭博社、ABC新聞、法新社、BBC和《時代》等。

董建華發起的「中美交流平台」

CUSEF是2008年由董建華發起、由中國共產黨主導的組織,名義上自稱所謂的「私人民間組織」。該組織除了拉攏西方媒體,還針對美國大學捐款來資助「政策研究、高層對話和交流計劃」,此外還是針對美國國會、社會精英以及州和地方官員的游說活動的幕後策劃者之一。

董建華擔任過中共政協(CPPCC)副主席,而政協是中共統一工作陣線的重要組成部份。根據美國政府的報告,統一戰線的目的是「挑出並消除潛在的、反對中共的政策和權威的根源。」

「統一陣線使用各種手段來影響海外華人社區、外國政府和其他行為者,讓他們支持北京的政策。」

《國家動脈》說,毫無疑問,CNN、《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媒體正在幫助中共貫徹這一目的。

「中國之旅」和「私人晚宴」

Axios報道,2011年FARA文件詳細說明了CUSEF與美國游說公司BLJ之間的協議,從中可以看到CUSEF是如何著手影響「媒體、有影響力的人、輿論領袖以及公眾傳播渠道」的。

《國家動脈》報道,CUSEF的活動之一是拉攏新聞工作者和新聞專業學生。例如,為了獲得對中共的「正面報道」,BLJ組織會安排一些頂尖記者參加去中國大陸的「熟悉之旅」。

僅在2009年,BLJ就組織了四次旅行,替CUSEF獲得了28個西方媒體報道,和26個評論文章,並在103篇獨立文章中獲得引用。

鑒於CUSEF與中共關係密切,一些美國大學包括德薩斯大學拒絕了其捐款,但數十家西方媒體而言,情況卻並非如此。

根據BLJ提交的FARA檔案顯示,美國多家媒體參加了BLJ行政總裁代表CUSEF在家中舉行的私人晚宴、中國之行以及與CUSEF官員的會面等活動。

一份日期為2012年1月1日的文件顯示,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路透社、CNN在內的媒體,都參加了CUSEF操控的「私人晚宴」。

「美國媒體已經被收買」

雖然CUSEF受到外界的批評和壓力,但美國媒體似乎幫助CUSEF成功減壓,媒體報道只提到中共對美國大學施加影響力,而避開其對媒體的滲透等行為。

《國家動脈》評論,這種來自新聞媒體的矛盾行為,意味著美國主流新聞媒體已經被中共收買。例如在《華盛頓郵報》的文章「中國進入美國的校園(China’s reach into U.S. campuses)」中即使批評CUSEF時,也是避重就輕。

另一家媒體Vox在報道特朗普總統和北韓金正恩的文章前言中說,文章作者Yochi Dreazen是在「CUSEF贊助的中國之行中」寫下了這篇文章。而文章內容充滿中共的官方表態,指出在美中朝關係中,「北京贏得了勝利」。

正如《外交政策》雜誌所指出的那樣,CUSEF並不是私人資助的非牟利組織,而是「由中共資助的註冊外國代理人,與龐大的中共對海外影響力的部門有密切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