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被推出並進行廣泛注射後的頭幾天裏,有3個國家報告,至少有4名75歲至91歲的注射了疫苗的老人死於心臟病發作。

這些死亡都發生在注射了由輝瑞製藥有限公司和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推出的疫苗(Pfizer BioNTech mRNA)後的2小時至5天之間;在所有病例中,患者都有併發症。

在瑞典的卡爾馬(Kalmar),一名患有既往疾病的85歲男子在接受疫苗注射後的第二天,即2020年12月29日死於心臟病。

在以色列,有兩人死亡,其中一人來自貝特謝安(Beit She’an)的75歲男子,他在接種疫苗兩小時後死於心臟病。第二位是一名88歲的男子,也是在接種疫苗後兩小時內死於耶路撒冷。

在瑞士的盧塞恩(Lucerne),一位住在養老院的91歲男子,在接種了輝瑞(Pfizer BioNtech)疫苗5天後死亡。

以色列媒體敦促人們不要認為是疫苗的注射造成了死亡。《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在一篇報道了這兩宗死亡事件的文章中,強調了疫苗製造商的令人欽佩的透明度。

報道說:「針對這些死亡的報告,以色列的Midaat協會表示,當給高危人群注射疫苗時,可能會有不幸的情況發生。我們不應該就此對疫苗的安全性做出推斷,而是歡迎製藥公司具有透明度,這也是在藥品審批過程中所要求的。」

養老院和護理院的老年人被認為是最脆弱的防疫群體,他們是第一批接種疫苗的人群。

2020年12月29日,在瑞典男子死亡後,瑞典衛生部門接受了媒體採訪。在評論中,他們既沒有否認也沒有證實該男子死於疫苗接種。他們承諾,一旦屍檢結果出來,就會進行全面調查。

這名85歲男子的死亡被報告給了瑞典醫療產品局「Lakemedelsverket」和聯邦衛生局「Folkhalsomyndigheten」,首席醫療官Mattias Alvunger醫生說,進行特別報告是由於死亡的時間——注射疫苗後不久就死亡了。

在呼籲人們不要認為疫苗不安全和應避免接種疫苗的同時,藥品安全組織瑞典醫療產品管理局的代表對斯韋里格電台(Sverige’s Radio)表示:「我知道人們的擔心,」稱他們的擔憂「完全正常且可以理解」。

瑞典也不會向孕婦或者17歲以下的年輕人提供疫苗,除非醫生在個別情況下提出特殊要求。瑞典當局在抗拒疫情封鎖和口罩近一年後,目前主要迫於瑞典外部的壓力,建議僅在一些公共交通高峰時段上使用非常有限的口罩。

與此同時,芬蘭宣佈成立公共基金,對未來任何疫苗損害的受害者進行賠償。

2020年12月10日,輝瑞製藥有限公司和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在一份簡報中,向美國食品藥物監督管理局(FDA)提交了安全數據。該報告稱:「最經常被報告的嚴重不良後果是心臟疾病的SOC(每個治療組佔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