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給我們提出的一個最大問題是:為甚麼會爆發大瘟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決定著我們的命運和世界的未來。

曾經,當今人類對自己命運的探索,在「千禧年」之際達到了一個高潮(不論你是否相信,「最後的審判」這一觀念還是深深存留在人的心底);而《2012》電影的熱映,也使瑪雅人的預言廣為傳播、「世界末日說/人類重生說」挑人心弦;但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使一切又復歸平靜。

雖然,2003年沙士波瀾陡起,禽流感、伊波拉病毒等等隨後而至;2004年南亞東南亞大海嘯,幾十萬瞬間喪命;2011年日本大地震並引發核電站洩漏;2008年金融風暴席捲全球,等等,也曾令人膽戰心驚,但生活很快回歸常態,似乎一片「歲月靜好」。

災難影響:1980~1999與2000~2019對比

資料來源:聯合國減災署《2000~2019年間全球災難對人類造成的損失》報告
資料來源:聯合國減災署《2000~2019年間全球災難對人類造成的損失》報告

令人猝不及防的是,2019年年末大瘟疫突然爆發,從中國迅速傳遍全球,至今仍籠罩著世界。其嚴重程度,從統計數據看,超過2003年的沙士千百倍;而且疫情長期化、常態化,應不是「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事件所能比擬的。這,其危害之烈、防控之難、衝擊之廣在人類歷史上都是罕見的。

大瘟疫直接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口罩、社交距離、隔離、封城等從此與人形影不離。

大瘟疫重創全球經濟,一度「大停擺」,各國被迫實施隔離封鎖,經濟活動急劇萎縮,至今復甦乏力。世界人民見證了多個「史上首次」:3月9日、3月12日、3月16日、3月18日,美國股市10天內四次暴跌熔斷;首次「負油價」,油運和存儲成本超過了石油本身的價值;「東京奧運會延期」(現代奧運會120餘年歷史上首次因非戰爭原因未能如期舉行),等等。公認「世界正在經歷自二戰以來最大的經濟衰退」,更有人認為已超過1929年-1933年之間的「大蕭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10月發佈《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將為-4.4%。

不過,經濟「大停擺」帶來了一個意外的好消息:空氣質量變好,污染和排放迅速減少。例如,氣候網站CarbonBrief委託做出的一份分析報告認為,在兩周的時間內,中國的能源使用和排放量大幅下降了25%。意大利、紐約等等國家或地區也出現類似情況。甚至,因為水污染減少,土耳其一座沉沒在湖裏的有著1600年歷史的教堂古蹟也重見光明了。

NASA圖片顯示新冠疫情下因經濟放緩,中國空氣污染明顯改善。
NASA圖片顯示新冠疫情下因經濟放緩,中國空氣污染明顯改善。

早在1972年,羅馬俱樂部推出了著名報告——《增長的極限》,指出:「假如現有的世界人口,工業化,污染,食物生產以及資源耗減的趨勢不做改變,那麼我們這顆星球的增長極限將在未來100年內的某一時刻到來,其最有可能的結局將是人口和工業產值突然且無法遏制的下滑。」

儘管《增長的極限》引發了長期的巨大爭議,但澳洲的科學家們收集了該書出版之後近40年間的實際數據並將其與書中的預測進行對比,結果顯示全球的各項數據基本沿著當年該書所做的預測路徑運行,也就是說人類是在「放任自流」。

大瘟疫背景下的經濟「大停擺」,應促使人們反思:經濟增長真的是能夠改善人類生活質量的唯一途徑嗎?事實上,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開始支持「去增長」、「後增長」以及「穩態經濟學」。這些學者認為,當社會發展的重點從單純的經濟增長轉移之後,經濟體難免會出現一段時間的負增長和動盪,但是更好的資源配置和更加公平的財富分配則意味著全民生活質量的普遍提高。或許,「去增長」發展模式才是人類唯一出路。

如果我們繼續「放任自流」的話,繼續當前的經濟發展模式,在這條大道的盡頭等待我們的又將是甚麼?

的確,通過科技進步去發現、開發新的資源,可以一定程度上緩解資源短缺和能源危機,但卻不會在根本解決問題。因為:從本質上來說,自然資源是指可以被人類利用的各種天然存在的自然物,而不是人造物,它在地球上存在的數量是一定的、有限的,因而人類可以開發和利用的自然資源的數量也是一定的、有限的;當今資源短缺和能源危機的產生,其根源就在於人類需求的無限性與自然資源的有限性之間的矛盾;而且,我們還應綜合看待自然資源的極限,即不僅要看到物質上的極限,還應看到社會、管理等方面的極限。

因此,對當今人類來說,「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人類要想生存下去,必須改變自我,也就是改變「人類需求的無限性」。我們知道,放縱「人類需求的無限性」,這就是在毀滅人類。人有神性,也有魔性;我們光大神性、抑制魔性,才能不被慾望所吞噬。正是因為保有神性,人的道德才有根基,人對神的正信才使人類社會保持一定的道德水準,人類才能延續至今。否則,人類早就走上了不歸路。

但是近200年來,人的慾望的放縱、對正信的背離,使無神論有了可乘之機,馬克思所建構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才能應劫而起,為禍世界一百多年,所到之處,充滿戰亂、饑荒、瘟疫和死亡。

馬克思高調宣稱「人的全面發展」、建設「人間天堂」,共產政權一再強調經濟發展(雖然它發展不了經濟,發展起來的也只能是畸形經濟,例如今日中國),其實質就是刺激人的慾望、激發人的物慾,讓「人類需求的無限性」把人類徹底淹沒,摧毀人的神性,讓共產邪靈成為人類的主宰,而它也居然幾乎成功了(詳見九評編輯部著《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一書)。

蘇聯解體後,中共作為共產邪靈在人間的最重要載體,一面偽裝「改革開放」,一面無惡不作,「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尤其,迫害法輪功,連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這個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惡」都能產業化地運作,謊言撒遍世界,真是人神共憤!同時,中共利用其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經濟實力,就像個大淫婦,誘惑世界、禍害世界。

由此,我們就不難理解:為甚麼這次大瘟疫會在中國首先爆發,為甚麼會被稱為「中共病毒」?

當然,我們也可以反過來把這場大瘟疫當作警鐘,醒悟,自救,立即行動。畢竟,在人類的總體命運問題上,沒有一個正常人是甘於毀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