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末爆發、持續至今的大瘟疫(中共病毒),雖然目前尚難全面評估其歷史影響,但其對中共政權的雙重效應,還是看得清楚的。

2020大瘟疫的四個特點

第一、疫情之嚴重,為中共竊國後之最,超過2003年沙士許多倍,還迫使中共第一次封鎖千萬人口級別的特大城市——武漢封城,從1月23日至4月7日,長達76天。

第二、疫情之持續,已長期化、常態化。雖然中共聲稱「成功抗疫」,但疫情在局部地區不斷爆發,按下葫蘆浮起瓢。例如,12月30日起,遼寧省瀋陽市進入「戰時狀態」。又如,12月26日,北京市順義區第三次宣「進入戰時狀態,啟動疫情防控應急預案」。

之前,2月,疫情全國氾濫,北京市疾控中心曾稱「大仗即將來臨」,並發佈「戰時狀態令」;6月15日,因北京市豐台區新發地市場爆發疫情並迅速擴散,北京市再次宣佈「全市社區進入戰時狀態」。

第三、疫情之奇特,疫苗難能奏效。在疫苗的研發中,人們最擔心的就是ADE(抗體依賴增強)現象的發生。如果出現ADE,意味著一部份人在接種了疫苗之後,其自身的免疫反應會導致疾病的加重。

8月30日,陸媒第一財經網〈獨家求證:新冠疫苗的免疫反應可能導致疾病加重〉一文援引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專家,「我們的最新研究發現,新冠ADE現象確實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關研究結果正在等待發佈。」更進一步講,我們必須承認當今科學的侷限性。

歷史上有一些奇特的大瘟疫,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或者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在科學上無法理解(注)。

第四、疫情二次全面爆發,隨時可能。2003年的沙士,突然地來、突然地去。它給人們敲響了警鐘。但17年過去了,中共不僅沒有汲取教訓,反而墮落得越來越壞了。我們不可能奢望再有2003年那樣的幸運了。

從大瘟疫的上述四個特點來看,顯然,大瘟疫是給中共政權打了一針致死劑。

大瘟疫加劇中共政權解體

首先,中共第一時間封鎖消息、編造謊言、處罰「吹哨人」,浪費了控制疫情的黃金時期,致使疫情不僅重創中國,而且肆虐世界;從而,中國人和全世界都對中共的邪惡本質看得更清楚了。

從2月7日中國普通醫生李文亮之死成為「洗板級事件」,到5月19日世界衛生大會決議要求對大瘟疫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評估」,再到中美新冷戰,國際社會出現「反共潮」,國內有席捲中華大地的退出中共黨團隊的精神覺醒大潮,中共的生存環境已經根本性逆轉。

其次,武漢封城及全國多地進入「戰時狀態」製造的苦難,使中共的流氓本性暴露無遺,中國人更添切膚之痛。封城、封路、封小區,求醫無門,行人路斃,城管暴力橫行,社區壟斷蔬菜供應一天賺十萬元,全國各地以鄰為壑,當局推個人「健康碼」精準監控,等等。

中共鎮壓有術、善治無能,推動人們覺醒。6月4日,在「六四」31周年之際,前足球名將郝海東向世人宣讀了《新中國聯邦》的宣言,頓時引爆網絡、激盪人心、震撼全國。

再次,大瘟疫重創中國經濟。這些年來,中國經濟並不是甚麼「新常態」,而是下墜型的,大瘟疫使之墜落得更快了。

疫情使中國和全球經濟一度「大停擺」;中國經濟復甦乏力;技術「卡脖子」越發嚴重;全球供應鏈重組,「去中共化」勢不可免;製造業升級乏力;失業嚴重,消費降級,內需不足;貧富兩極分化加劇,等等。

面對國內國際經濟變局,中共當局雖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打持久戰,但肯定是難挽危局了。

最後,但是最嚴重的,是中共內鬥的全面發展。其一,政見分歧公開化。雖然還談不上「習李(李克強)鬥」,但中共黨內許多人都很不滿習的「治國理政」「新時代」,李克強一些不同於習的公開言論,背後是有眾多支持者的。

其二,圍繞習的第三任期、習的「接班人」和中共20大人事安排,各派勢力暗中激鬥。

其三,習強化對現職高層與退休大佬的管控,激起反彈,反習勢力在集結。

其四,中共體制早已徹底腐朽,習出台大量家法要「去腐生肌」,使習與中共體制對立起來。

總體來看,大瘟疫給中共政權打的這針致死劑是猛烈的;但是致死劑中又添加了大量興奮劑成份,使中共死前亢奮,既迷惑中共,又迷惑世人。

大瘟疫刺激中共「迴光返照」

其一,大瘟疫重創中國,但很快表面平緩下來,掉頭肆虐歐洲、美國和世界。迄今,美國確診近2,000萬人,約佔全球總數的1/4,是疫情最嚴重國家;法國、英國、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確診人數都在百萬以上,排名世界前十。此外,印度、巴西、俄羅斯這三個金磚國家,確診人數也穩居世界第2、3、4位。

表面來看,世界第一的美國,竟然如此不堪瘟疫一擊,這損害了美國在世界政壇的領導地位,改變了世人對美國和西方式自民主制度的嚮往。藉此,中共大力宣稱其制度的優越性和應對瘟疫措施的有效性。

其二,中共統計局10月19日發佈數據,稱前三季度中國經濟增長由負轉正,同比增長0.7%。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等多個國際機構稱,中國將是2020年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經濟體。

2020年終之際,一家英國智囊的研究報告稱,大瘟疫將令中國提前至2028年登頂世界最大經濟體,比此前預計早五年。雖然,中共的統計數據往往含有相當大的水份,根據中共官方數據進行研究的國際機構和智囊,其結論往往失實;但中共卻因此獲得了輿論上的很大優勢。

其三,中國是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在個人防護用品、醫療器械、醫藥原料藥、中間品佔有優勢地位,中共藉此大搞「口罩外交」、「疫情外交」(詳見筆者〈中共「疫情外交」中的五記蠢招〉一文)。以疫謀霸,中共一時氣勢囂張,不可一世。

結語

大瘟疫還在持續中,目前世界各國在疫情中的表現,遠不是定局。中共苟且於暫時的「成功抗疫」,為自己大唱讚歌,實在是早了點。

事實上,歐美國家雖遭瘟疫肆虐,因其透明,適當調整應對措施,且對中共本質認識加深,其疫情到頂之後,將會逐步穩定、好轉,其最艱難的日子將會較快過去。

相對而言,中共封鎖消息、編造數據,疫情真面目難得窺見,自然就談不上有效應對;中共只會使用最野蠻的封鎖措施,這只能壓制而不能祛除疫情,因此,中國疫情的二次全面爆發,其可能性比歐美就大多了。

例如,北京是中共政權的心臟和首都,一直也是中國疫情防控最嚴密的地方,順義區竟然第三次宣佈進入「戰時狀態」,說明北京的疫情隱患實在太高了。

而一旦疫情在中國二次全面爆發,其破壞性、毀滅性將遠遠超過現在的歐美國家,實在令人不敢想像。固然,中共可能會在疫情二次爆發中灰飛煙滅,但同時會有多少人死亡啊!?

為使更多人平安渡過這場劫難,筆者再次慎重向諸君推薦《大紀元》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