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的一份報告顯示,2014年至2015年,至少有15萬美元的美國納稅人資金,通過一個人道主義組織流向與恐怖主義有聯繫的伊斯蘭組織,當時奧巴馬政府已被告知該組織是受制裁的實體,但其中一大筆資金還是得到了批准。

12月23日,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公佈了一份報告,該報告調查了非牟利人道主義組織「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又譯世界展望會)與「伊斯蘭救濟組織」(Islamic Relief Agency,ISRA)的關係。據報告,伊斯蘭救濟組織曾資助過恐怖活動。

世界宣明會是一個非牟利組織,成立於1950年,旨在向全世界脆弱地區的貧困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報告稱,ISRA總部設在蘇丹,由於他們向阿蓋達組織之前身「阿富汗服務局」(Maktab Al-Khidamat)提供了約500萬美元後,2004年以來即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

以下是報告中的事件時間表。

2014年1月21日,世界宣明會以援助蘇丹受衝突影響的地區為由,向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申請補助。隨後,世界宣明會獲得了72萬3,405美元的贈款,用於開展該項目。

2014年2月1日,世界宣明會與ISRA達成協議,ISRA將代表世界宣明會向蘇丹青尼羅河(Blue Nile)地區提供人道主義服務。在此之前,世界宣明會在2013年至2014年期間,與ISRA也合作開展了幾個項目。

2014年9月下旬,世界宣明會的法律部門接到通知,ISRA可能是受制裁的實體。隨後,世界宣明會停止了對ISRA的付款,並開始調查ISRA。

2015年1月23日,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對世界宣明會的詢問作出回應,稱ISRA確實是一個受制裁的實體。OFAC在同一封信中拒絕了世界宣明會提出的與ISRA進行交易的許可申請。

2015年2月19日,世界宣明會再次申請與ISRA交易許可,以便向他們支付12.5萬美元的服務費。世界宣明會在請求中強調,如果不向ISRA支付欠款,可能面臨嚴重的法律後果,甚至被驅逐出蘇丹。

2015年5月4日,奧巴馬政府國務院建議OFAC批准世界宣明會的申請,許可向ISRA支付12.5萬美元的欠款。次日,OFAC授予世界宣明會向ISRA支付12.5萬美元的許可。

報告顯示,2015年5月7日世界宣明會支付了12.5萬美元,其中11萬1982美元來自美國政府(USG)的贈款,9062美元來自愛爾蘭政府的援助。

在此之前,美國政府於2014年8月31日,已將39,758美元的贈款支付給ISRA。

報告還顯示,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也曾捐助ISRA總計近20萬美元。據其官網顯示,美國政府是UNDP最主要的捐助方之一。

查克·格拉斯利的調查報告,在結論中指出,他們「沒有發現任何證據表明,世界宣明會有意通過與國際救援組織合作,來規避美國的制裁」,此外也「沒有證據表明,世界宣明會在收到外國資產管制處的通知之前,就知道ISRA是受制裁的實體」。

然而,報告指出,之所以出現這種錯誤,是因為世界宣明會的審查「忽略了基本的調查程序,比如沒有通過免費的互聯網搜索引擎,進行基本的二次研究」,也沒有撥打OFAC的熱線電話,來獲得準確的結果。

報告稱:「此外,儘管我們沒有理由懷疑世界宣明會的說法,即全部資金被ISRA用於人道主義行動,但這筆資金,將不可避免地有助於他們的恐怖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