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一周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宣稱中共抗疫時間線「公開透明、清清楚楚,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云云。中共外交部罔顧事實的言論, 氣得湖北人痛罵中共外交部胡說八道,完全顛倒黑白,並披露他所知道的一些內幕。

武漢居民:中共外交部睜著眼睛說瞎話

12月29日,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說,在疫情暴發1年之際,近日有外國媒體報道說,中共政府在疫情初期試圖隱瞞疫情,外交部對此有何評論?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稱,中共抗疫的時間線「公開透明、清清楚楚」,中共「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疫情,第一時間確定病原體,第一時間向世界分享病毒基因序列」云云。

汪文斌發言令飽受病毒肆虐的湖北人氣得大罵。疫情的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居民吳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這番說辭,完全是罔顧事實,睜著眼睛說瞎話,妄圖靠撒謊篡改疫情爆發的歷史過程,給中共洗地。

「但是媒體、網絡和民眾是有記憶的,中共隱瞞疫情的事實是無法掩蓋和抹去的。」吳先生說。

圖為中共病毒示意圖。(網路截圖)
圖為中共病毒示意圖。(網路截圖)

隨後,吳先生列舉了中共隱瞞疫情、下令銷毀病毒樣本等事實。

大陸財新網2月曾引述一名基因測序公司人士透露,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衛健委電話,通知他如果武漢有武漢肺炎的病例樣本送檢,不能再檢;已有的病毒樣本必須銷毀,不能對外透露樣本訊息,不能對外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如果你們以後檢測到了,一定要向我們匯報」。

該報道還指,中共衛健委辦公廳1月3日發佈「關於在重大突發傳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強生物樣本資源及相關科研活動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相關機構未經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提供生物樣本及其相關信息。

4月20日,台灣「新新聞」取得一份中共紅頭文件副本,指出中共國家衛健委辦公廳1月初曾下令相關機構「就地銷毀」病例樣本。

5月1日,澳洲《每日電訊報》披露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及紐西蘭情報機構組成的「五眼聯盟」撰寫的一份報告,指中共衛健委下令銷毀病毒樣本。

吳先生說,後來中共在輿論壓力下承認下令銷毀樣本,卻狡辯說是為了實驗室安全,「但是如果真是這樣就不應該禁止對外透露樣本訊息和數據」。

湖北居民:中共甚麼時候第一時間公佈疫情了?

湖北高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完全是胡說八道,它完全是不顧及任何人的感受,自說自話。它甚麼時間第一時間與世界分享防疫成果了?這不是天下皆知嗎。

「像習近平也是第一時間防控部屬,親自指揮。甚麼叫第一時間,第一個出現了病毒患者,出現了第一個病例,最近上報上去,這個第一時間。這個好像是去年11月份就已經發生了,他是甚麼時候,2020年1月23日封了城,武漢首先封城,這過去多長時間了?他們的第一個時間是甚麼概念,是一年,是一個月,還是一個世紀?所以說這已經是天下皆知了,他們在胡說八道,已經是無恥了,完全是不顧世人的鄙棄。」

疫情爆發一周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宣稱抗疫時間線「公開透明」「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云云。湖北人痛罵完全顛倒黑白,並披露他所知道的內幕。圖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影片截圖)
疫情爆發一周年之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宣稱抗疫時間線「公開透明」「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報告」云云。湖北人痛罵完全顛倒黑白,並披露他所知道的內幕。圖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影片截圖)

按照中共官方論文數據,中共病毒最遲在2019年12月1日在武漢出現第一宗病例。而據美國眾議院公佈的中共病毒調查報告,中共當局確認的最早病例可追溯至2019年11月17日,隨後幾周,每天都出現1至5例的新增病例報告。

報告指出,台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官員在12月31日曾發電郵給世衛組織,對中國網絡上出現的「至少7宗不明肺炎」的消息表示擔憂。

而中共是在1月初才向世衛組織通報,但仍掩蓋病毒「沒有人傳人」。

中共是「控制住人,不是控制住疫情」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還宣稱:「中國(中共)率先控制住疫情,率先實現復工復產,率先實現經濟穩定復甦,經濟社會發展平穩有序……靠隱瞞和掩蓋能夠取得這樣的成就嗎?」

高先生怒斥道,中共所謂的「率先控制住疫情」,是控制住疫情還是控制住人?「它是把老百姓控制了,而不是把疫情控制住了」。

高先生表示,它把老百姓關在家裏,控制老百姓,這不叫控制疫情。如果把疫情控制住了,最起碼不能影響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所以它是嚴控住人,不是控制住疫情。

高先生列舉多種中共控制住人的現象,「首先是不讓你出門,你只是一個人去買個菜,一個人悶了去轉一下,它就把你抓起來,強制隔離14天,還要自己掏錢。」

「它控制到甚麼程度?我們那時候哪怕在家裏,縣裏經常有那個無人機去拍照、去審查、巡察。你不出門你站樓頂去曬個太陽、去透透氣,它無人機拍到的話,它都會通報給城裏面或者地方進行處分。它們就控制到這個程度。」
 

 

「如果自己一家人打牌解解悶,娛樂一下,它也進去把人家麻將桌踢倒,去收人家牌,去抓人。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甚至還打人,沒有任何甚麼法律手序,直接闖門抓人打人。」

高先生還說,中共有意隱瞞疫情人數,他們縣醫院轉了有幾百個隔離的病號,它把這些人轉到其它地方去了,把這個訊息封鎖了,它就說控制住疫情了,它是這樣控制住了。

高先生說:「哪怕死了幾十萬、哪怕感染了多少人了,它都不讓你知道。然後它說它做得很好。老百姓對它而言就不是甚麼事。」

「你說這裏有幾個發熱的,我們縣醫院轉了幾百個隔離的病號到其它地方去了,她把這個訊息封鎖了,是這樣控制住了。」

「只要它不報道,就是零感染。所以我們中國國內已經沒有真相了,它要怎麼說就怎麼說,我們說的話,我們老百姓說的話叫做毀謗,叫做造謠,叫做尋釁滋事、顛覆政權。」

「像方斌、像陳秋實、張展,現在所有證據它都封鎖,老百姓說的話,是抹黑政府,是顛覆,是造謠毀謗,是尋釁滋事要把你抓起來,然後跟全世界說,我們搞得很好。」

「我們一點聲音都傳不出去,國內聲音傳不出去,國外的又不讓你進來,不讓你了解。所有的事情,它已經不顧及世人,任何世人的感受,不管你說它無恥也好,它就是我行我素,已經是沒有下限了,沒有任何下限了的無恥程度。」

中共是這樣「率先復工的」

對於中共宣稱的「率先復工復產」,高先生認為,這也是共產黨自己說的,不是說哪個人想復工就復工,不想復工就不復工。

高先生表示,中共政府要求的復工,是這樣的:如果客戶給訂單的話,公司就讓機器在那裏空轉,當地政府派人查看一天電錶走了多少,然後證明公司復工了。「這叫率先復工而且是強制性的。你不轉還不行,哪怕沒有工人幹活,沒有材料沒有客戶訂單,甚麼都沒有就讓機器空轉。」

中共當局使新確診數字大幅下降,隨後清零,為全面復工鋪路。(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當局使新確診數字大幅下降,隨後清零,為全面復工鋪路。(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高先生說,很多人是為了混口飯吃、逼不得已才去復工的,稍微有點飯吃的都不願去。有的人出來搬著行李箱就倒在路上了,也沒有後續報道是甚麼病,怎麼回事。還有人在車間裏面直接走了,是非常恐怖的。

「有的企業復工了之後,員工就像坐牢一樣的不准出來了。所有東西都在廠裏面企業給你安排好,像坐牢一樣的這樣的復工。」他說。

高先生也駁斥了這個所謂的「率先恢復經濟」的說辭。他說,他是4月份才去上班的,當時整個一條街十家店起碼有六七家是關門的。當時,武漢、深圳,很多地方都空了,那個鋪面都鎖門了,好幾個月了。這叫甚麼恢復經濟。

中共隱瞞武漢死亡人數

高先生表示,中共一直在隱瞞死亡人數。它原本只公佈武漢死亡人數是2千多人;在4月份時候,它突然增加50%的死亡人數,說是調整成4千多人。

高先生說,當時那個殯儀館焚屍爐不夠用,那個工作人員都忙不過來,當局從其它方調配流動焚燒車,24小時的工作。

財新網披露,僅漢口殯儀館2天即到貨了5,000個骨灰盒,幾乎2倍於中共官方報道的武漢市死亡數字。圖為漢口一家殯儀館。(網絡圖片)
財新網披露,僅漢口殯儀館2天即到貨了5,000個骨灰盒,幾乎2倍於中共官方報道的武漢市死亡數字。圖為漢口一家殯儀館。(網絡圖片)

他說:「光一個殯儀館死亡的至少6,000以上,武漢讓領骨灰盒時,有一個殯儀館工人人員說,今天發放600個,爭取在12天左右把它發完。它還不是武漢最大殯儀館,武漢差不多有十來個這樣的殯儀館。如果這樣算起來,武漢都有好幾萬人死了。

「當時武漢還有一家全家去世的影片,當時社區人員撬開門發現一家人全死了。像這樣的情況真的不知道有多少。看了讓人受不了。我相信絕對不是個例。」

「還有管焚燒屍體的大姐披露,人還沒有死透,手還在動,就被拉去殯儀館燒了。」

「西方應該制裁中共 而不是對話」

高先生最後表示,西方社會應該制裁中共流氓政權,而不是對話。

高先生說:「張展絕食抗爭,居然在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情況下,還給直接判了4年,庭審沒有出示任何證據。這對文明世界來說都是恥辱。」

「西方很多國家還要跟中共協商,其實就是跟流氓和平對話,這是很不應該發生的事情。中共它對任何人都沒有尊重、對老百姓更是毫不在惜,命都不放在心上,更不要說給老百姓自由,百姓的命比螻蟻都不如,比數字都不如。」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