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任貿易部長泰安(Dan Tehan)表示,將把和印度簽訂自由貿易協定當作上任後的首要任務之一,讓澳洲的出口市場更加多元化,以減少中共對澳洲經濟報復的影響。

澳洲和印度之間的雙邊貿易協定已經拖延了9年,仍未最終敲定。在中共對澳洲至少200億澳元的出口產品施加限制之際,泰安表示,現在是時候和印度回到談判桌上了。

「印度是澳洲的好朋友,進一步加強我們之間的貿易關係將是互利的」,泰安對《澳洲人報》說,「重啟全面經濟合作協議(談判)符合兩國的國家利益。國際貿易有助於創造就業和推動經濟增長,莫里森政府一直專注於符合國家利益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

今年6月,澳洲總理莫里森和印度總理莫迪已經將兩國關係提升到「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地位。莫里森在當時的視像會議中對莫迪說,是時候「拓寬和加深」兩國關係了。

印度工業聯合會澳洲經濟戰略研究部門的報告認為,澳洲和印度兩國存在許多合作機會來促進雙邊貿易和投資,這些潛在合作領域包括採礦、製藥、資訊科技、基礎設施、國防、太空和旅遊,現在可能是一個讓印度和澳洲在自由貿易談判上取得進展的好時機。

《澳洲人報》12月26日發表評論文章說,英國脫歐給澳洲帶來機遇,澳洲有望在明年年底和英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澳洲出口產品最大的潛力市場仍在亞洲,因為那裏的人口更多,經濟也在不斷發展。

自從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威脅說,澳洲堅持推動對疫情進行獨立調查,可能導致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牛肉和葡萄酒後,中共就開始對澳洲實施一系列經濟報復。

今年5月,中共宣佈對澳洲大麥徵收80%以上的高額關稅。澳洲農業與資源經濟及科學局(ABARES)的報告顯示,大麥的高額關稅雖然讓澳洲損失大約3.3億澳元,但由於中國釀酒業對澳洲大麥的依賴,中方面臨的潛在損失高達36億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