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警察多年來騷擾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在最近的騷擾活動中,多名法輪功學員及他們的家屬再遭迫害。

明慧網報道了當地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周洪麗家騷擾,抄家及逼迫她簽字放棄修煉的惡劣行為。

2020年11月29日早上9點多,大營門派出所警察五男一女到周洪麗家敲門。為首的叫李旭,一人叫王勃(音)、一個年輕女警、兩個輔警,居委會的王麗和一劉姓女子也在場。

他們先斷了電,然後再敲門,周洪麗的孩子拒絕開門。不久,聽樓道裏傳來嘈雜的腳步聲,之後是拆防盜門聲。她打開小門一看,小窗欄杆已被拆掉好幾根,鐵窗紗已被撕破。這時,李旭從外邊猛地一推小門,快速把手伸進來拉開門鎖,一幫人一擁而入。

李旭進屋就照周洪麗的右肩膀連推帶打,緊接著二個年輕警察照她的左肩膀也連推帶打。她被3人推打到牆根。

李旭問:「為甚麼不開門?」她說:「疫情期間你們不能進我家。」

這時,周洪麗的兒子被警察控制在他的睡房裏。李旭把她推搡到她的房間裏(她丈夫已去世),並對其他警察說:「搜!仔細地搜!」

周洪麗問:「憑甚麼搜我家,你們有搜查證嗎?」李旭說:「用不著,翻!翻完我們還給你放回原處。」

這一次他們沒有使用錄像儀,而是居委會的王麗偷著拍照。李旭看見甚麼東西都想作為「證據」劫走,周洪麗據理力爭把東西留下了。

李旭把她兒子也帶走,離開前告訴其他人:「控制住她,別讓她動!」

他們要周洪麗簽字「轉化」(放棄修煉),如不願意簽字,也可以罵一句法輪功、罵一句法輪功創始人,或說一句:「我不煉了」,讓他們錄下來,那樣他們就立刻離開她家。她一一拒絕。

周洪麗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講憲法規定「公民信仰自由」,講她在修煉中受益,講中共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製造「1400」例假象,勸他們不要迫害修煉人。他們不聽,抬手就打、張嘴就罵。

周洪麗告訴他們這樣做會下地獄的。「沒事!我們不怕,只要你簽字就行。」警察說。

下午,又來了一個年輕警察。李旭說:「霍!『攻堅』的來了!」新來的警察在此話的慫恿下,脫下外衣,要周洪麗按手印。

四個年輕警察一下子上來抓住周洪麗的胳膊,掰她的兩個拇指,強行按手印、簽字。她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四人一起把她從右側按倒在床頭上,她的右臂被蜷曲在右胸前,他們再把她的身體使勁往下壓。

「攻堅」的警察從地上竄到床上,再走到床頭,邊罵邊照她的右臉抽了兩個嘴巴子,又罵罵咧咧地走下床,同時把她拉起來,抓住她的頭髮,搖著她的頭說:「今天你簽也得簽,不簽也得簽!」「我不信,去公安局告我去,我不怕!我看你能告得贏?你牛……」

周洪麗奮力抵制,沒讓他們按成手印。那個「攻堅」的警察氣急敗壞地一抬手把桌子掀翻了:「我就不信這個邪……」

李旭過來,坐在周洪麗身邊,瞬間照她的右肩膀就是一拳。

周洪麗:「我和你的父母歲數一般大,你怎麼能抬手就打我?」

李旭:「我沒打你呀?我打你了嗎?我哪打你了?」

周洪麗:「剛才那倆個警察找公安部認定的14種邪教裏有沒有法輪功?」

李旭:「不用查,國家說是×教就是×教……」

李旭又照周洪麗大腿就是一巴掌:「別睡!」並告訴其他人:「看著她,別叫她睡覺,她一閉眼就推她。我進來了,我就沒打算出去。」又對周洪麗說:「你橫豎也得把字給我簽了,一天不行兩天,兩天不行三天、四天、一個月。我們輪番來,看你能堅持多長時間?」

他接著嚷嚷:「在監獄怎麼讓你們簽的字?我都知道,咱就這麼耗著。別讓她閉眼!我實話說吧,這叫『熬鷹』,我們輪著上,熬死你,看你能耗多少天?」

晚上,他們看周洪麗堅持不「轉化」,吃飯回來時,把摺疊床也帶到她家,準備在她家蹲點。她一直不簽字,僵持了十二個多小時。到晚上10點半前,有人給李旭打電話想辦法:在三張白紙上在指定位置上簽字、按手印、錄像。

隨後,警察都退到周洪麗孩子的房間裏。李旭讓她的孩子問她,這樣是否可以簽字。她告訴孩子:「如果我簽了字,他們拿回去,在空白處打印上「三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這也是配合了邪惡,不能簽呀。」

儘管警察還會對周洪麗持續迫害,但她堅決拒絕簽字。#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