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在近期發佈的題為「數字極權主義、中(共)國和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報告中揭示,中(共)國借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以公共健康和安全為名,大規模使用數碼監控和追蹤系統,侵犯本國公民自由。同時還在通過輸出監控技術,欲爭全球數字技術霸權地位。

中共推崇數字極權主義 加強統治權力

報告稱,以數字極權主義(Digital authoritarianism)作為技術驅動的專制主義——是專制政府利用技術,不僅控制,而且通過監視、鎮壓、操縱、審查和提供服務來塑造其公民的行為,以維護和擴大其政治控制。

報告揭示,對個人實行網上識別、監控和審查是數字極權主義的最初級形式,只是數字極權主義的九牛一毛。數字極權主義所涉及的遠不止對網絡空間的審查。它還包括通過使用錄像頭、面部識別、無人機、全球定位系統追蹤,大規模監控個人,以維護專制統治。

此外,數字極權主義還包括國家為操控公民,發動虛假信息宣傳。

報告指,中(共)國和俄羅斯是數字極權主義的主要實踐者,尤其是中(共)國正在通過輸出技術、與國際合作的方式,傳播其數字極權主義模式和機制。

中共輸出數字極權主義 掌控話語權

報告揭示,瘟疫大流行使中共鞏固在國內的數字專制政權同時,也趁機輸出數字極權主義。在疫情期間,中共通過不斷升級的「戰狼外交」和虛假宣傳,轉移國外的批評,並將中(共)國吹捧為疫情應對的「領導者」。

2020年8月在坎培拉的全國記者俱樂部上,中共駐澳洲外交官王晰寧拒絕承認該病毒始於武漢,指責澳洲政府呼籲獨立調查病毒起源。另外中共外交官也試圖將病毒起源甩鍋給其它國家。

報告揭示,中(共)國針對國際受眾的虛假信息宣傳似乎是高度協調的。6月,Twitter刪除了23,750個帳戶,認為這些帳戶是有組織地讚美中(共)國,另外還有15萬個帳戶在傳播中(共)國的虛假信息。

歐盟委員會也指責中(共)國在網上開展虛假信息活動,貶低歐洲的應對疫情的措施,目的是破壞西方民主制度。

中共利用「數字絲綢之路」 擴張霸權

報告還揭示,中(共)國正在通過「數字絲綢之路」(DSR)和「一帶一路」倡議(BRI),輸出數字技術,建立其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領域的霸權地位。

報告披露中(共)國為一些發展中國家的電信網絡、流動支付系統以及智能城市、電子政務、智能教育、數字健康等項目和其它大數據計劃,提供了170億美元的貸款。

「至少有80個來自拉美、非洲和亞洲的國家採用了華為或其它中國公司提供的監控和安全技術平台」,「中共甚至利用這些平台,協助它國政府對政治對手進行監視。一些專制政府利用這些技術,對異己進行政治打壓」。

報告還披露,不僅僅是發展中國家在進口中(共)國的數字技術,一些發達國家也進口使用其相關技術。例如,2019年,澳洲達爾文市採用了「智能城市」平台,澳洲官員前往中(共)國接受培訓。

又如,已在中國和杜拜(Dubai)部份地區使用的中國KC Wearable 科技公司生產的可穿戴式「智能頭盔」,也已被送往意大利和荷蘭,供警方進行測試使用。

報告提及中(共)國在公佈《中國製造2025》和《網絡超級大國戰略》後,已經打造了數十家科技獨角獸,試圖在監控和面部識別方面對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 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施加影響。 中共原計劃2020年底推出的「中國標準2035」,被認為是企圖稱霸未來數字科技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