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已經來臨,對於每年易患感冒,或為各種過敏性疾病所受的苦,或曾患過肺部疾病的人,非常有必要讓自己的肺臟恢復健康。理由是甚麼呢?今期由韓國名醫徐孝錫院長為我們詳細解析。

◎生了根的感冒就是鼻炎

人的呼吸系統由鼻子、支氣管和肺這些器官組成,威脅這些器官的疾病中,感冒最為常見。如果感冒在一周內消失,患的就是真正的感冒;但如果感冒持續時間超過10天,就會生下根,這種生根的感冒就稱為鼻炎。

比如,幼兒園裏有一個孩子患了感冒,所有的孩子都有可能患上感冒,所以真正的感冒會傳染給別人,而且一般會發燒。但如果患的是生了根的感冒,也就是鼻炎,那就只是一個人得,不會傳染給別人,而且沒有發熱症狀,不會發燒。

從發病時間來看,感冒是第一階段,鼻炎是第二階段,之後的第三階段就是哮喘。一旦得了鼻炎就會伴隨人的一輩子,可能持續10年、20年、30年。炎症長期存在,鼻子會處於開放狀態,而且炎症會通向耳朵、眼睛以及鼻子深處;通向鼻子深處就是蓄膿症、副鼻竇炎;通向耳朵就是中耳炎,通向眼睛則為結膜炎。

長期患有鼻炎的人,如果有一天突然患了嚴重的發熱性感冒,或患嚴重的流感,全身極度乏力,呼吸困難,有氣喘喘的聲音,這就是哮喘。鼻炎、哮喘這兩種疾病,現代醫學認為是帶入墳墓的病。哮喘的下一個階段是肺走向終點,全面崩潰,在第四階段死神即將出現。

這個死神是甚麼?就是COPD(肺氣腫、支氣管擴張)和肺纖維化,西方醫學把肺纖維化說得特別嚴重,如果患者症狀看起來有些重,就說他能活兩年,如果症狀稍輕,就說能活三年。當這些疾病導致肺部有一半壞掉後,肺炎鏈球菌就找上門來了。戰勝這些疾病就能延長壽命,抵擋不住就會走向死亡。

◎類固醇就像毒品 無法根本解決問題

西醫認為治療上述疾病唯一可以使用的藥物就是類固醇。異位性皮膚炎唯一可用的藥物就是類固醇,哮喘時使用的唯一藥物也是類固醇。大家可能聽說有人打骨針,骨針用的也是類固醇,腰椎盤突出也用類固醇。眾所周知,類固醇是一種可惡的東西,就像是毒品;說起毒品,大家會想到鴉片、嗎啡,但類固醇是藥性毒品,長期使用會導致上癮。

首先看一下異位性皮膚炎,其發病率的遞增是爆發性的。日本雖然是自然環境最好的國家之一,但令人驚訝的是,那裏卻有4千萬患者,甚至日本還有一種叫做異位性皮膚炎旅遊。日本有那麼多患者,是因為日本是個喜歡西藥的國家,而西藥是化學藥品,不是大自然造出來的,大地篩選出的植物有益人體,而從化學藥品中篩選出來的、從鹽酸、草酸裏提煉出來的藥品則會弄壞我們的身體。

那麼,異位性皮膚炎是怎麼產生的呢?是由於皮膚不能排出廢物而產生的疾病,人的皮膚要排出廢物,要通過汗孔、毛孔,根據扁康療法原理,治療異位性皮膚炎,要打開毛孔、汗孔,排掉廢棄物,開啟治療之路。

有了扁康療法,呼吸系統的許多病都可以治好,現代醫學做夢都想不到的扁桃體炎、鼻炎、異位性皮膚炎現在都可以治療了。即使得了痛苦的疾病——過敏以及死亡之友COPD,通過清肺,使潔淨健康的肺強化扁桃體,救活肺細胞,出現治癒重症肺疾病的奇蹟,得到延長壽命30年的禮物。(本文整理自新唐人電視台「神醫再現」節目)◇

【扁康療法見證】

頑固的過敏性哮喘康復了

我姓李,來自美國三藩市,今年74歲。2015年我從香港探親回來後,就開始不停地咳嗽,而且熱的、炒的、炸的食物都不能吃,吃了喉嚨馬上就不舒服,緊接著就開始咳嗽,咳得厲害就開始喘。我平時只能吃點涼東西,吃點水煮菜,肉是不能吃的,甚至聞到牛肉的味道我都會咳嗽。經常是家人做好一大桌菜準備吃飯,我坐到飯桌邊聞到味道就又開始咳嗽,這時我只能默默走開。

因為長期甚麼東西都不敢吃,人越來越瘦,身高一米五二,體重只有92磅。醫生懷疑我得了癌症,給我照X光、驗血、驗痰,結果說我沒病。其實我不咳嗽時看起來像個正常人,但一咳嗽起來就非常激烈,感覺肺臟都要被咳出來了,接著還會引發哮喘。晚上我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白天連門都不能出,只能待在家裏,心情也不好,我覺得活著太痛苦了。我試過很多辦法都無效。

家人在《大紀元》報紙上看到扁康療法,並推薦給我。我想反正也沒其它辦法,就試試吧。2019年3月,我開始使用第一個月扁康療法,覺得有點效果,咳得沒那麼厲害了;使用到第二個月時,又感覺好像沒甚麼變化,雙臂還出了很多疹,很癢;使用到第三個月時,咳嗽和哮喘又好一些,吐痰也少一些;使用到第四個月時,咳嗽、哮喘又出現了反覆;到第七個月時,感覺才恢復得穩定一些,咳嗽和哮喘沒那麼頻繁了,力氣也好一些,每天能出去走一會兒,每晚能睡三、四個小時;使用到2020年1月時,我的胃口也好了很多,體重增加到102磅;使用到2020年9月時,加州山火爆發,空氣質量差,周圍很多人都身體不適,我也開始咳嗽變多一些,但是我一點都不擔心,就是繼續使用扁康療法。

我現在已經恢復得很好,幾乎不咳嗽了,每天可以睡五個小時左右,身體看起來也結實了,不像之前那麼弱不禁風,心情也變好了,願意出門去買東西。回頭看看使用扁康療法的整個過程,雖然是好好壞壞,但總體一直是在進步。當出現的症狀反覆讓我的信心動搖時,兒子總是會勸我再堅持一下,他說:「媽媽,等您好了以後,就帶您出去旅遊。」是啊,身體健康是自己的,身體不好哪裏都去不了。我很慶幸遇到了扁康療法,讓我的晚年生活充滿了希望。◇

徐孝錫院長

徐孝錫院長
徐孝錫院長

˙扁康丸創始人 韓國名醫

˙韓國某韓醫院院長

˙五十年研究呼吸系統疾病的權威

文章反饋:pyunkang.us@gmail.com

注:本系列文章逢周三健康版刊登,敬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