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主席凱利·沃德(Kelli Ward)是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訴訟案的原告之一,她將這宗訴訟案描述為「友好」的訴訟。

在12月29日的更新中,沃德試圖澄清有關外界對他們為甚麼提起訴訟的任何誤解,她說:「我們愛副總統邁克·彭斯,我們愛他。」她並補充說,這是一場「友好的訴訟」。

12月28日,來自德州的國會眾議員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在德州東區法院對副總統彭斯提起訴訟,要求法院授予彭斯在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期間、決定計算選舉團票數的專屬權力。亞利桑那州所有11名共和黨選舉人和其他共和黨人都加入了訴訟。

根據《憲法》的點票規定,「參議院議長應在參議院和眾議院(議員)在場的情況下,打開所有證書,然後點票。」副總統彭斯亦身兼參議院議長一職。

彭斯的辦公室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沃德:訴訟在論證「憲法優先於法規」

沃德表示,包括彭斯在內,「我們都想要選舉的誠信性」。她認為,這宗訴訟就是在論證「憲法優先於法規」。

「我們不能,也不可能允許通過欺詐性認證的選舉人到華盛頓特區,在總統選舉中進行點票。」沃德說,副總統有責任統計「合法投下的選舉人票」。如果聯邦法官能推翻1887年《選舉計數法》,授予彭斯專屬點票權,彭斯可以說,這些選舉人票,無論是共和黨人為保全訴訟而投的票,還是民主黨人投的、由涉及舞弊爭議州的州長認證的票,都不應該被計算在內。

沃德說,這宗訴訟是進一步試圖申明「這一切都在副總統邁克·彭斯的肩上」,這是在協助翻轉選舉結果。

根據訴訟書,彭斯即將在2021年1月6日主持國會聯席會議,當天國會將對50個州及特區的選舉人團票進行計數。原告要求聯邦法官廢除1887年的《選舉點票法》,並授予彭斯推翻選舉結果,使結果有利於總統特朗普。

訴訟發起人戈默特聲稱,彭斯在1月6日採取的任何確認選舉人團的結果、確保拜登獲勝的行為,都是欺詐行為。他還要求特朗普任命的法官傑里米·克諾德(Jeremy Kernodle)裁定,彭斯有權在國會聯席會議期間挑選為特朗普投票的共和黨選舉人。

「由副總統彭斯決定該州哪邊的選舉人票數被計入,或者不計入。」戈默特在訴訟中說,「如果沒有候選人獲得270張的多數票,那麼將由眾議院來選出總統。」

戈默特28日在聲明中說,他提起訴訟是為了防止美國進一步淪為「香蕉共和國」(Banana Republic,註:指那些擁有廣泛貪污和有強大外國勢力介入及間接支配之國家),意指特朗普及其法律團隊聲稱11月3日大選期間關鍵州的舞弊行為猖獗。

「2020年的總統選舉是我們期望在香蕉共和國看到的,而不是美利堅合眾國。」戈默特表示,「發生的猖獗欺詐和違憲行動是如此令人震驚,以至於七個有爭議的州亞利桑那州、佐治亞州、密歇根州、新墨西哥州、內華達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威斯康辛州都向國會派出了兩份選舉人名單。這讓副總統邁克·彭斯陷入了一個境地,有人認為他必須在道德和法律之間做出選擇,但事實並非如此。」

專家:訴訟通過的可能性很小

一些法律專家在推特上發表意見,稱該訴訟通過的可能性很小。

據《國會山報》報道,俄亥俄州立大學法學教授愛德華·弗利(Edward Foley)說:「副總統擁有唯一權力來決定是否計算一個州提交的選舉票,或者計算競爭性提交的選舉票中的哪一張,這種想法不符合對憲法的正確理解。」

弗利表示,鑑於原告是否有資格提出這種要求以及其它程序性障礙的問題,他完全不確定法院是否會接下這場訴訟。

不過,弗利曾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如果州提供了兩份相互衝突的選舉人名單,參議院議長,也就是彭斯應該怎麼做還很難說。

他表示,「這正如19世紀初,傑出的法學家約瑟夫·斯托里(Joseph Story)所觀察到的那樣,第12條修正案中的這一關鍵性的憲法,似乎是在沒有想像到可能會出現這種爭議的情況下寫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