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組織「賢學思政」透露,成員日前因涉及另一案件到警署報到期間,突然遭警方「國安處」警員召入房間,警告組織行動及言論已違反「國安法」,又聲稱組織有金主,不排除未來或上門拘捕。召集人王逸戰強調不會因而畏懼,誓言繼續留守香港,宣揚本土理念。

賢學思政27日晚在Facebook上透露,包括王逸戰等4人,上月底在擺設街站聲援12港人期間,被指涉嫌非法集結被捕。他們原定28日再到旺角警署報到,日前遭警方在毫無原因下提前到25日。當時他們曾與自稱「國安人員」會面,對方聲稱組織行動及言語上已觸犯「國安法」。賢學思政其後補充,誤以為當日遭「國安公署人員」警告,希望「警務處國家安全處人員」可以更清晰表達其身份,而非簡稱「國安人員」。

王逸戰昨日與上月一同被捕,以及日前同在警署報到期間,遭「國安處」警察告的發言人朱慧盈及黃沅琳見記者交代詳情,並且手持「紅線進逼,決不言退」標語。

警方揚言不排除上門拘捕

王逸戰指,4人25日到旺角警署報到期間,遭「國安處」警員分別帶到不同房間盤問。警員當時向他詢問賢學思政組織資金來源、理念、是否支持香港獨立等等,警告他組織過往行動及言論已違反「國安法」。但表明不會即時拘捕,只是給予「嚴重警告」,要求他們未來不能再提及任何有關港獨的言論,包括但不限於在街站的言論。警員又指,未來不排除將直接上門拘捕。

王逸戰續指,警員其後向他展示一個文件夾,入面全是關於他的過往資料,包括每個街站資料、圖片,甚至將他在街站的每句說話,印成文字呈現出來。他在查閱後亦承認,當中文字是他過往曾作出的言論。但他指,未獲准翻閱文件夾所有內容,無法得悉有否內容在「國安法」生效前作出。警員又承認從2019年開始,一直在監控他。

另一發言人朱慧盈則指,當時「國安處」警員僅向4人表示「聊一下」,其後卻對她發出了「嚴重警告」。她引述警員在對話過程中,主要提及兩個街站作為例子,分別是在荃灣及銅鑼灣。她指,警員針對王逸戰在街站高舉一枝「黃黑旗幟」,並稱「這枝是香港未來的國旗」,恫嚇相關行動及言論已有機會觸犯「國安法」。至於銅鑼灣街站方面,警員未有詳細披露牽涉相關法例的行為或言論,只稱他們當時有煽動或宣揚港獨思想。據朱慧盈估計,警方針對的應該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

她又透露,警員當時曾向她聲稱組織有金主,「成員是在收錢做事」,言語間隱含抹黑他們「洗黑錢」意味,更要求她把在警署內的對話當成一場交易,直指「我告訴你,你不知道的事;你告訴我,我不知道的事。」當她即時澄清,組織從沒有任何來自外國或不明來歷的資金來源時,警員竟然試圖分化,要她在外出時詢問同伴有否相關資金來源。

朱慧盈指,賢學思政對於「國安處」警員的無理指控,表示強烈譴責。並對「國安處」欲以洗黑錢名義滅聲,表示極度不齒。

王逸戰:暴政只能禁錮肉身
但不能限制思想

王逸戰亦強調,面對警方「國安處」的恫嚇,絕不會輕言放棄及退縮。他承認在面對政權紅線、極權打壓,行動的確會有限制,但他同時認為在壓逼下,香港人仍有很多反抗的空間,「也許現在的行動力及成效遠不及過往,但我相信凡事都能聚沙成塔,若每個人願意向前多走一步,就是香港人向民主邁進的一大步。」

朱慧盈也直言,「在『國安法』之下,我城現正面對重大危機。我作為一名香港人,就算在極權打壓下,仍必定會竭盡所能,繼續捍衛香港自由民主,絕對不會卻步。」她勉勵眾人,即使運動已經完結,但信念會永遠留存。

王逸戰又強調,賢學思政未來亦會繼續爭取在囚抗爭者的權益,「因為他們是為香港走在最前、付出最多的人,希望香港人可以繼續關注及支持他們。」他亦懇求港人及國際社會,繼續關注12位被送中港人安危,強調「他們現時的處境比我危險千萬倍」,同時寄望香港人在極權壓逼之下靜候時機,「因為暴政只能夠禁錮我們的肉身,但不能限制我們的思想,相信終有一天,我們可以活在自由之地。」

當被問及會否離開香港,甚至流亡,王逸戰聞訊後即時搖頭,重申不會離開香港,並強調「作為香港人,希望生於斯死於斯」。他最後以一句「香港人,重光見!」勉勵港人作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