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作家、製片人特雷弗·勞登(Trevor Loudon)披露,美國的共產主義組織成立了一些選民註冊團體,有系統地鼓動較少投票的潛在選民,比如少數族裔、低收入工人和年輕人,投票給拜登,抵制特朗普。

勞登接受《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採訪表示,在美國確有共產主義組織,他們對中共惟命是從,其中包括「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及其分支「左根」(Left Root)、美國共產黨(the Communist Party USA)等。

數年來,這些組織參與在搖擺州成立選民註冊機構,把那些傾向民主黨但很少投票的少數族裔作為目標,設法讓他們投票。

「解放之路」的網站顯示,它是一個社會主義者組織,奉行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目標明確地抵制特朗普」,「我們學習中國領導人(中共黨魁)毛澤東的主張——『凡屬正確的領導,必須是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播種選票」

「解放之路」的網站還顯示,其在加州有一個名為「播種選票(Seed the vote)」的項目,專門發動志願者擊敗特朗普總統、贏得參議院席位。

勞登披露,「播種選票」項目是一個大型選民註冊機構和社區團體,但實際上是三藩市華人進步會(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CPA)的幌子。三藩市華人進步會成立於1970年代,與三藩市中共領事館密切來往,「一直受中國共產黨控制」。

「『播種選票』項目持續操控整個選民註冊機構網絡,今年的目標是7個搖擺州——亞利桑那州、佐治亞州、北卡羅來納州、佛羅里達州、密歇根州、威斯康辛州和賓夕凡尼亞州。」勞登說。

勞登具體解釋說,該項目為數十萬名通常不投票的選民進行了註冊,資助他們去投票站的交通費,並公開聲稱要為拜登贏得大選。

「儘管他們為選民提供註冊服務是合法的,但與中共合作並接受中共指示是違法的。」勞登說。

「播種選票」項目的一個關鍵人物是三藩市華人進步會原執行董事譚大元(Alex Tom)。他曾公開炫耀自己與中共官員交情深厚——「中國(中共)在資助左派方面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實際上我們與中國(中共)領事館保持著聯繫。我已經同他們有過多次會談,探討我們的定位。」

勞登表示,譚大元目前是自主政治中心(Center for Empowered Politics)執行董事,該機構與三藩市華人進步會有關聯。譚大元也是索羅斯創立並擔任主席的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s)索羅斯平等協會( Soros Equality Fellow)的成員。

「播種選票」項目尚未回覆《大紀元時報》的置評請求。

索羅斯的基金會

勞登表示,「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本人在過去3至4年向左派資助了大約180億美元,用於購買大量選票、成立很多選民註冊組織、購買大量用於載送選民去投票站的巴士。」

另外,勞登說,索羅斯資助的一些組織「正與中共相關機構合作,這就使整個事件變得不一樣」。

開放社會基金會網站顯示,索羅斯從1984年開始向該基金會提供資金,目前累積資助320多億美元。

開放社會基金會尚未回覆《大紀元時報》置評請求。

維珍尼亞州從紅翻藍 背後有中共詭影

勞登表示,維珍尼亞州有一個名為「新維珍尼亞多數黨」(New Virginia Majority,縮寫為NVM)的團體,過去十多年一直提供選民註冊服務,該組織被指是把維珍尼亞「從紅變藍」的主要推手。

「新維珍尼亞多數黨」的聯合創辦人和聯合總監喬恩·利斯(Jon Liss)是「解放之路」的長期會員。

2019年選舉日之後,「新維珍尼亞多數黨」發聲明說:「在非大選年,維珍尼亞州的投票人數令人驚歎,維珍尼亞民眾選擇民主黨佔議會多數席位,民主黨自1993年以來首次掌控3個立法機構。」

「新維珍尼亞多數黨」政治主管瑪雅·卡斯蒂羅(Maya Castillo)在聲明中補充說,2019年他們親自上門與選民面談超過50萬次。

勞登表示,「新維珍尼亞多數黨」使用「地理信息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縮寫為GIS)來確定潛在選民的選區。GIS技術複雜,由美國研究人員史蒂芬·麥克科倫(Steve McClure)在武漢大學研製而成。

麥克科倫2011年曾在其網誌說,當時他正與「新維珍尼亞多數黨」共同製作能夠指示如何在維珍尼亞州議會大樓區域步行的地圖。

勞登表示,麥克科倫在中國大學工作,使用中國的設備、中國的電腦,可能由中共支付薪水,從事干預美國政治的活動。

「新維珍尼亞多數黨」主席湛·阮(Tram Nguyen)曾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稱:「我們嘗試接觸不同膚色的選民,女性、低收入工人和年輕人。」「我們把那些曾被監禁過的人們組織起來,幫助他們要求恢復所有的公民權利,包括投票權。」

「新維珍尼亞多數黨」沒有立即回覆《大紀元時報》的置評請求。《大紀元時報》未能聯繫到麥克科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