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金融監管單位上周末再次約談螞蟻集團,並要求螞蟻集團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對此,國外媒體分析,這將大大限制螞蟻集團未來的獲利。學者認為,此事件透露,中共正在強化中國特色的經濟模式,台廠在中國也得忍受中共的高度監管,同時越來越難接到歐美的訂單。

中共24日針對螞蟻集團啟動反壟斷調查,而螞蟻集團26日再受有關單位約談,包括:中共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中共金融管理部門都約談了螞蟻集團。

據媒體報道,中共金融管理部門對螞蟻集團提出5大整頓要求,包括: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二是依法持牌照、合法合規經營個人徵信業務,保護個人數據私隱。

三是依法設立金融控股公司,嚴格落實監管要求,確保資本充足、關聯交易合規;四是完善公司治理,按審慎監管要求嚴格整改違規信貸、保險、理財等金融活動;五是依法合規開展證券基金業務,強化證券類機構治理,合規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

對此,螞蟻集團在27日緊急發出公告,指出與中共四大金融主管機關的約談已完畢,集團在各方主管機關指導下,成立整頓工作組,全面落實約談要求,規範金融業務的經營和發展。

據彭博報道,中共央行要求螞蟻的整改,將對螞蟻最有利可圖業務造成威脅。報道指出,中共監管單位可能會要求螞蟻分拆利潤更高的理財、信貸及保險業務,並把這些業務轉至另一家金融控股公司,而該公司將面臨更嚴格的監管。

報道指出,若螞蟻集團僅能保持支付業務,將減少許多想像的獲利空間,中國兩大流動支付商螞蟻及騰訊,一大部份都是透過補貼維繫支付業務,主要透過支付業務來作為贏得用戶的手段,並透過其它如理財及信貸等業務獲利。

「觀察中國近年法治跟政策的變動,對於這個結果感到不意外。」南台科大財法所所長羅承宗受訪時表示,中共在法律與政策上,都加強對於網絡、資訊業者的監管力道,特別企業內的「公雲」系統,都要留有給中共進去的窗口,「不管是甚麼金控公司,只要在中國落地,就要受到監控」。

「中共也是要做給本資、外資看。」羅承宗表示,中共要企業們知道,想垂涎龐大的中國市場,就得接受高度的監控與管理。但他也說,中共的監管具有高度的中國特色,違規恐有顛覆國家的罪嫌,「就像是中共要求企業設立黨委書記一樣,中國的經濟有越來越重的中國特色,並離市場經濟越來越遠,這不是好事」。

羅承宗表示,以馬雲與螞蟻金控而言,他們的發展靠著政商關係,這本身就是黨的產物,因此現在黨要求收回,「馬雲沒有講話的立場」。他也說,台灣企業在中國做生意,現在已經相當了解這種模式,還想留在中國,就得忍受高度的監管。

但外資企業在中國的處境將越顯尷尬,他說,以「公雲」系統舉例,高科技廠在裏面存放許多商業機密,代工廠也通過外國專利在中國生產,假設中共要求企業開放「公雲」,並藉此竊取商業機密,這樣的企業只會越來越難接到單。

羅承宗表示,台灣政府不會要求台積電等科技廠開放雲端,「但台積電在中國抵擋得了嗎?」他說,對於這種歐美接單中國生產的模式,台商必須想清楚,特別是歐美廠商已不再信任中共,台廠更得提早評估是不是換生產地點,「現在的中國,已經不是簡單的世界工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