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周一(12月28日)晚上8點,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焦點話題:為甚麼馬雲遭厄運是不可避免的?福奇說他是故意慢慢移動龍門柱的,把達到群體免疫需要的人群感染或疫苗從60%最終提高到90%。張展被判4年證明中共一直隱瞞疫情。德州國會議員葛莫特12月28日起訴副總統彭斯,尋求法庭賦予彭斯獨一無二的權力決定各州選舉人票。

各位觀眾好。

特朗普總統迅速簽署紓困和支出法案

12月27日晚,特朗普總統簽署了紓困和支出法案,28日眾院表決是否將600美元增加到2,000美元。已簽署的法案並沒有減少對外援助金額。這是不尋常的,先簽署,再國會表決修改數額。

為甚麼特朗普總統要簽署這個他自己表示很不滿意的法案。我個人覺得,他或許是得到了國會領袖承諾討論廢除230條款和28日通過他的2,000美元建議,儘管廢除230條款本來是和國防預算法案捆綁的。他沒有必要承擔阻撓紓困資金通過的責任。

葛莫特起訴彭斯 要求給其權力決定選舉人票

德州國會議員葛莫特12月27日起訴副總統彭斯,旨在賦予彭斯獨一無二的權力決定各州選舉人票。 案子是在德州東區聯邦法庭起訴的。

參加起訴的還有亞利桑那州共和黨主席凱莉-沃德等人,他們認為亞利桑那、佐州、密州、賓夕凡尼亞州和威州這五個州的選舉結果都未定,彭斯應該有權決定這幾個州的雙重選舉人票選哪一組或都不選。一些法律專家認為法庭接受案子的可能性不大。

這幾天有不少關於2021年1月6日國會聯席會議認證各州選舉人票的討論。到那時候還有一周多,我們還有時間討論。

我個人認為三個因素需要考慮(或配合):彭斯本人、國會挑戰的參眾兩院議員和當天到華府參加集會的特朗普支持者。把寶完全押在彭斯身上是不切實際的。

應該還有第四個因素,可以減輕彭斯的壓力,或者說給彭斯可能採取的行動足夠的理由,或無法抗拒的理由。如果這個因素存在,最後公開的時間是2021年1月6日。這個我們以後可以討論。

中共整肅民企 阿里巴巴是最新受害者

阿里巴巴最近成為中共整肅民營企業的最新受害者。從11月初馬雲被約談時表示螞蟻平台國家需要隨時可以拿走,到聖誕夜被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宣佈對阿里巴巴「涉嫌壟斷」立案調查,終於還是沒能逃過去這一劫。

我不去分析他的言行得罪了誰,或他是那個派系如今是否不得寵,也不去分析阿里巴巴在起家和發展過程中是否有違法行為,或稱中國民企的原罪。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為甚麼這麼個龐大的企業說收拾就收拾了。

我一直堅持一個觀點,中共在對待私有制的問題上,從來沒有改變過,確實有一段時間比較寬鬆,甚至可以說幾十年寬鬆,但那個寬鬆是中共賜予的,不是任何人爭取來的,高興時賜予,不高興了就收回,很正常。這20年我一直堅持中共隨時可以再來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

過去幾十年的私營經濟發展,並不是建立在政權的性質上,甚至都不在假憲法或法律的保障之下,而完全是在相當低的政策調整層面上,而政策是最不穩定最不可靠的。

講到打土豪分田地,我為甚麼從來不相信中共關於保障私有財產的說法?很簡單,中共從來沒有否定過土改和三大改造。中共在文革後曾經有一段時間把文革中的所謂冤假錯案部份平反,順便把文革前錯誤也檢討了一番,比如對反右,雖然沒有徹底否定,至少承認了擴大化,但對土改中殺害的幾百萬地主從來沒有個說法。

對中共,不需要研究甚麼理論,很簡單的邏輯就是,如果承認私有財產,就應該把土改時沒收的土地還給地主,至少按照當時的地價加上70年的土地增值給予經濟補償,再加上國家道歉和補償。

薄熙來在重慶打黑,就是現代打土豪的開始,當然有他個人因素,太子黨,紅色基因,急於重返權力中心而首開地方性政治運動的先河,進一步看,則是中共改革失敗開始露出跡象的時候試圖挽救中共的最早嘗試,改革無路可走,撞牆後只能向左或向右,從他家庭和個人經歷,向左轉是必然的;但再深入探討,則是為甚麼能做到?是因為中共的理論基礎、思想體系、黨管司法、宣傳、一直到整個官僚系統,都是和他相匹配的,沒有一項是阻止他的。

他的失敗並不是和中共對立,而是他以諸侯壓中央,導火線王立軍是個偶然因素,當然也是他自己作惡多端的報應,或者神要利用他來整肅江周派系。

所以當習近平的反腐告一段落,經濟政策開始成型的時候,我就認為他實行的是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政策是一樣的,只不過換個人實施罷了。也就是說,在大的理論思想體系下,出個和馬列原教旨一致的領導人是個大概率事件。

福奇說故意慢慢移動龍門柱

美國傳染病學專家福奇說他是故意慢慢移動龍門柱的,先說感染或疫苗接種率60%~70%可以達到群體免疫,一個月前又說70%~75%,上周接受採訪則增加到75%~80%或85%,他還說過真實範圍應該在70%~90%,但他不會說90%。說是民眾終於準備好接受他的真實想法了。 也就是說,福奇以前的說法是給美國民眾一些空洞的希望,因為60%群體免疫總比90%容易達到。

我不知道福奇在這個問題上是想幫助特朗普總統還是給他添麻煩。因為如果給過多的虛假希望而實現不了,民眾也許會遷怒於總統而影響選情。不過這似乎說不過去,因為即使按照福奇的說法,沒有人知道哪一種說法會導致甚麼結果,他的理由是,新的科學證據和他的直覺。

我以前曾經做過節目,談到這次疫情的未知數太多,很多措施今天看是錯的,將來回頭看可能是對的,而有些措施今天看是對的,將來回頭看可能是錯的。

比如1月份疫情剛爆發時特朗普總統下令停止中國航班就被攻擊為錯誤,但現在看很可能延緩了美國疫情爆發,而採取的另一些措施,如整個國家封閉,包括現在的英國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了中共武漢封城的影響,是否真有作用還是個問題。如果封城沒有實際作用或作用很小,而封城導致的中小企業,尤其是服務業大批倒閉,整個經濟下滑,可能完全是得不償失,這是用幾千塊錢的紓困資金補償不了的。

和疫情有關的來自中國的消息,公民記者張展在上海被判刑4年,罪名中包括接受RFA和《大紀元時報》的採訪。我想說明兩個問題,一個是家人絕對不要相信警察的話,信了警察而不曝光沒有任何好處。

另一個就是這個判決正好向全世界證明了中共從一開始就隱瞞疫情,至今還是隱瞞,所謂世衛組織明年一月的調查就是走馬觀花,替中共貼金,而且很可能現在判張展就是為了警告其他人不要試圖向世衛組織調查團反映真實情況。這件事倒是被西方主流媒體廣泛報道了。

這幾天看到一個推文,說2008年福奇發表過一篇文章,他和其他作者研究了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死者留下的組織切片和一些臨床記錄,發現絕大多數死者同時有流感病毒和細菌性肺炎。這也符合1957年和1968年流感大流行的情況。

那個推文提示說,細菌性肺炎的原因之一是戴口罩。福奇的文章沒有這麼說。我想可能是長期戴口罩導致細菌在口罩內生長,被病毒感染的容易被雙重感染吧,現在用一次性口罩可能沒有這個問題。這裏想說明的是,我們認為有效的並不一定真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