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第四次在推特上轉推了一個名為《竊取美國的陰謀》的紀錄片,推薦大家「必須要看」。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著名律師鮑威爾發佈了一份長達270頁的重磅報告,揭露中共是竊選的主要黑手。日前,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表示,美國現在已經內憂外患,受到共產主義的內外夾擊。

美國資深參議員克魯茲近日轉推了一篇報告,曝光美國科技巨頭如何以社交媒體平台為武器,以影響美國大選。「在大選前,推特和面書特朗普審查了65次,但對祖拜登是0次。」

特朗普推薦紀錄片《竊取美國的陰謀》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在推特上轉推了一個名為《竊取美國的陰謀》的紀錄片,並推薦大家「必須要看」。在這段18分鐘的影片中詳細揭示了美國左派政客、媒體和科技巨頭控制輿論和思想,聯手竊取了2020美國總統大選,並直指這一切背後的黑手就是中共(CCP)。

特朗普對該紀錄片已經轉推四次,分別是12月20日轉推兩次,平安夜12月24日和12月27日各一次。

該片是美媒《美國的人》(Man In America)在12月7日發佈的。其創作者霍爾豪斯(Seth Holehouse)在片中說,這次美國大選幕後所發生的一切與人們當前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入侵我們身體的無形敵人(中共病毒),而是正在入侵美國和人們思想的敵人。

在影片中講述主流媒體及大科技公司在社會上的輿論導向及言論審查,使美國的言論自由正在被限制和操控。霍爾豪斯說:「我們的開國元勳非常了解,一旦我們不再擁有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來監督政府時,我們的民主將不復存在。」

片中提到,是誰擁有大部份的荷里活,包括AMC影院和傳奇電影製片廠?是中共。是誰把百萬美元投向「主流媒體」,包括《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來刊登中共的宣傳?是誰給了拜登家族巨額財產?對了,還是中共,「威脅我們自由的共產主義企圖」。

該紀錄片對總統特朗普直面中共的勇氣和行為表示欽佩。「相反,是誰成了中共的最大的眼中釘?是誰抗爭不公的貿易規則,並給(中共)施加數百億的關稅?是誰把製造業的工作重新帶回美國?是誰制止(中共)盜竊美國知識產權?是誰嚴厲懲罰了(中共)侵犯宗教自由的行為?是誰有勇氣以牙還牙,理直氣壯地指責中共隱瞞了這個讓全世界癱瘓的病毒?——是特朗普總統!」

影片中明確點明, 「我們國家所面對的真實情況,就是面對自美國獨立戰爭以來最大的威脅」,「而現在我們正在為我們的共和國而戰,因『敵人已經在城門之內』」,「美國是全世界最後一座自由堡壘,我們是中共病毒的唯一威脅,如果我們倒下,世界將會倒下,但是我們不會倒下」。

鮑威爾重磅報告 揭中共竊選黑手

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美國前聯邦檢察官、著名律師悉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發佈了一份長達270頁的報告,詳細介紹了2020年美國大選中涉及的大規模選舉舞弊,以及外國政府干預大選的證據。摘要文件中寫到,從已知的證據和調查結果顯示,干預美國大選的外國勢力來自伊朗和中國。

新唐人電視台12月28日報道,美國保守派媒體「Zenger News」全文刊登了鮑威爾律師的這份報告。報告中包含了大量證詞、消息來源、眾多證人和其它證據,包括軍方的證詞,詳細說明了關於外國勢力干涉總統大選、Dominion投票機參與舞弊的起源、以及網絡黑客入侵美國選舉系統等等。

報告指,Dominion投票系統存在本質上的缺陷,這是故意且有目的地設計的,以製造系統性的選舉舞弊和影響選舉結果。該投票機中使用的組件有20%「來自中國(中共)公司」。佐治亞州的選舉更有證據,證明來自中共的勢力直接操控。

另外,目前總部在英國,香港的滙豐銀行(HSBC)也被指從Dominion投票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s)公司獲得知識產權包括軟、硬體的專利和商標。鮑威爾律師曾表示,「這些專利都涉及通過選票、系統和機器,獲得與美國大選過程的直接接口。」

報告中還披露,Dominion和Smartmatic一直對外宣稱,兩公司沒有合作關係,但他們在島國巴巴多斯(Barbados)共享同一個營業地址。且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的一份檔案顯示,中國深圳一家雲端計算實驗室,會獲得關於選票機如何在美國大選運行的訊息。

弗林將軍:共產主義正在對美國內外夾擊

日前,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 )將軍,在接受英文大紀元獨家專訪時表示,美國現在已經內憂外患,受到共產主義的內外夾擊。他說,在美國國內,共產主義國家的意識形態已經滲透到美國的教科書,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美國人;而在美國之外,中共則一直是美國的競爭對手和敵人。

他談論了社會主義及共產主義是如何滲透美國。他認為,受共產主義的影響,「腐敗文化」已深入美國各級政府官僚機構,官員們忘記了甚麼是為國家效力,對選民負責。這個「腐敗文化」是不負責任的文化,他認為,是過去十年,甚至更長時間而逐漸演變過來的,而且「是有人引領和授權的」,「對我們(美國)的共和立憲制度很危險」。

弗林將軍表示,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進步主義、自由主義這些真實存在的理念和意識形態,正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美國的學校傳播著,影響著美國的下一代。他說,「如果我們的教育不再向下一代傳授美國的偉大,那麼,美國的年輕人就會完全接受反美的內容而更加仇視他們的國家了。」

弗林將軍表示,美國有兩大支柱,一個是絕對尊重法治的共和制的政治體制,一個是保障美國持續繁榮的經濟體系。而美國的外部敵人,包括中共、俄羅斯和伊朗長期以來都試圖在這兩個領域佔據主導。

在談到美國未來的出路時,弗林將軍表示,關鍵是讓更多的美國人清醒並尋求真相。他強調說,最重要的還是對神的信仰,因為「(信仰)在我們基因中流淌」,所以美國所做的一切都是以神為基礎的,憲法的根本就是《聖經》。

美參議員克魯茲推薦:《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竊取2020年大選》

美國資深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近日轉推了一篇報告,曝光美國科技巨頭如何以社交媒體平台為武器,以影響美國大選。「在大選前,推特和面書特朗普審查了65次,但對拜登是0次。」

據法廣(rfi)12月28日報道,克魯茲推薦的特別報告題為:《大科技公司武器化平台竊取2020年大選》(SPECIAL REPORT: Big Tech Stole 2020 Election by Weaponizing Platforms),作者名為科琳‧韋弗(Corinne Weaver),是美國媒體研究中心的助理編輯,其作品曾在霍士新聞、《衛報》、《生命新聞》和《聯邦主義者》上發表。

韋弗的報告說,「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委託民意調查公司(The Polling Company)對2020年美國大選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在七個主要搖擺州中,有七分之一(14%)的拜登選民表示,他們的信息來源主要依靠如面書或推特等網站所發佈的選舉新聞。該調查涉及了七個搖擺州的1,750名拜登支持者。

韋弗認為,競選的信息只有在被民眾接收到時才有價值。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大科技公司的審查制度混戰中遭受的損失最大。在推特和面書上,保守派、特朗普支持者,以及對拜登競選不利的消息經常被壓制,尤其是在2020年大選前的幾個月。「選舉前,推特和面書對他們進行了65次審查,但對前副總統、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祖拜登則是零審查」。所有審查案例中有98%是推特的審查。

在報告中提及,「美國多家大媒體拒絕報道事實真相使選民陷入黑暗之中。許多拜登選民並不知道大型科技公司用了廣泛的審查,來禁止保守派和特朗普支持者發聲」。從民意測驗顯示:34%的拜登選民不知道特朗普曾受到推特和面書的審查,而拜登則根本沒有受到審查;52%的拜登選民不知道面書允許使用安提法(Antifa)的頁面,而許多保守派的頁面被刪除;60%的拜登選民不知道面書和推特阻止用戶諷刺拜登及其競選團隊或張貼他們的諷刺漫畫。

作者韋弗表示,「大科技公司對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的獲勝感到不滿,因此他們竭盡所能以阻止他在2020年勝出。因此像面書、谷歌和推特這樣的公司在2020年大選之前選擇站在拜登一方,並盡其所能來推動其勝利。」

韋弗分析,「大型科技公司在告知和影響用戶方面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他們知道這一點,並濫用了這種權力來幫助竊取總統選舉。他們的目的是要影響選舉,即使在選舉後,他們繼續通過審查制度打擊特朗普。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在推特上被至少審查486次,其中超過400次發生在11月3日之後。」

韋弗最後指,如果大科技公司擁有如此大的權力和影響力來操縱選舉,那麼對於任何選舉來說,將不再有真正的公平。這是美國政黨、國會和聯邦政府都必須在下一次選舉之前解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