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即將步入尾聲,在這不平凡的一年中,美中兩個大國間的博弈也更加激烈,尤其在經濟層面,特朗普政府明確認爲中共是在盤剝美國,並爲此祭出了一連串的反擊動作,比如在簽署了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後,緊跟着,又針對中共軍方背景的中國公司發佈了多項政策等。

其實,早在20年前,還是在美國國會剛通過了允許中國加入WTO的提案時,特朗普就已經預見到了中共是美國最大的長期威脅。曾有經濟學者一針見血的點出中共背後的算盤,一方面,中共是想依靠美國的經濟、技術實力擴張;而另一方面,中共卻想讓美國默默承受被盤剝、被掏空,直至被壓趴下的結局。而這20年來,中共的行為也確實是在印證着這一點。

我們就對這20年來中共侵蝕美國的「經濟手段」進行梳理,看看中共是通過哪些不易察覺的方式來盤剝美國的。

2001年,對中國的經濟發展來說,是極爲重要的一年,因爲這一年的12月,中國正式成為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成員。此後的中國,憑藉着廉價的勞動力、低廉的環境成本等因素,逐步成為了「世界工廠」,現在的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並且僅次於美國,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

中共加入世貿,不但改寫了中共的經濟發展史,而且成功爲中共續命。而在這個過程中,克林頓政府和小布什政府起到了極爲關鍵的作用。

克林頓助力中共加入WTO

1999年11月,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政府代表來到了北京,然後在11月15日,美中雙方簽署了一份關於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雙邊協議。2000年的春天,美國國會就是否批准中國加入WTO的提案進行了歷史性的表決,時任總統克林頓竭盡全力推動了這一提案的通過。

2000年3月,克林頓在演講中說,「支持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不僅僅有利於美國經濟,更是對我們國家有利。這是自1970年代尼克松總統首次訪華以來,以及卡特總統實現中美關係正常化以來,我們必須在中國創造積極變革的最重要機會。」

克林頓還樂觀地表示,中國進入世貿組織,不僅是同意擴大對美國商品的進口,更是同意進口民主社會最珍視的價值觀之一——經濟自由,並特別提到,互聯網的發展尤其會破壞中共政府的控制,使中國更像美國。正是這一套理想主義說辭,說服了當時華盛頓的大部份精英們。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在白宮舉行了隆重的《2000年美中關係法》法案簽署儀式。這個法案規定,一旦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美國將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也就是永久最惠國待遇。當時克林頓說:「你們將記住這一天,並且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自豪。」

20年後的今天,當年參與的那些美國人回過頭來再看,不知道更多的是自豪呢還是後悔呢?

《2000年美中關係法》的簽署有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的大背景,1999年7月,中共開始持續發了狂地迫害法輪功,那時候中國的人權狀況正是極度惡化之時,而且2000年距離中共的「八九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也就剛過去了大概十年的時間。給予這樣一個踐踏人權的國家「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意味著是將貿易和人權脫鉤。當時的人權組織也對此批評說,「貿易」和「人權」的「脫鈎」讓美國失去了向中共施壓以改善中國人權的利器。

著名的中國異議人士魏京生後來也透露,對於是否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當時美國國會經歷了一場近代以來最嚴厲的爭論。他說,一開始,反對的票數多過同意的,但是後來白宮直接一個個施壓,所以一些議員們雖然明白,但從利益上考慮也不得不投票表示同意。

魏京生還對媒體講述過一個故事,他說自己曾被一位議員,帶到了美中關係委員會主席的家裏,他在那兒見到了二三十位美國大企業的高管,在飯後喝咖啡的時候,其中一位說,「魏先生你能不能跟我們合作,你要是跟我們合作,錢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可以用億來計算⋯⋯」,魏京生說:「跟你們合作做什麼?」那人說,「就是不要影響我們擴大跟中國的貿易關係⋯⋯」,魏京生說,「這個可能我做不到。」這句話一出來,這些美企高管們就開始跟魏京生吵起來了,說「你看做生意對中國有好處,對老百姓也會怎麼樣⋯⋯」,魏京生說「你說錯了,那是對中共有好處,老百姓可能會得到一點點實惠,但共產黨經濟實力變強了以後,不但不會民主,還會繼續壓迫老百姓。」

這些美企高管們或許是看中了中國廉價的勞動力、低廉的環境成本等因素,這些人和中國做貿易,是有助於降低企業生產成本,獲得更高利潤,但是,之後的20年裏,美國民眾卻為此付出了更高的代價。

就在該法案通過的同一年,一位名叫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izer)的貿易律師發出警告說,如果中國獲准加入WTO,重商主義的中共將成為國際貿易的主導者,「美國的製造業崗位幾乎都會受到威脅。」萊特希澤的話和上述二三十個大企業高管的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很明顯,萊特希澤是以美國民眾為出發點,而不是以企業利潤為出發點來看待這個問題。

2000年,特朗普玩票性質地參與了總統競選,寫了一本名為《美國,值得我們擁有》(The America We Deserve)的書,書中說北京是美國「最大的長期挑戰」。在16年後,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成功,這個萊特希澤被特朗普任命為貿易代表。特朗普政府開始對中美的不公正貿易「撥亂反正」。特朗普政府認為,允許中國在2001年加入WTO是一個歷史性錯誤,美國為之付出的代價是數百萬個工作崗位和累計數萬億美元的貿易逆差。

小布什911後改變對華態度 中共趁機擴張

2001年1月,小布什總統宣誓就職。這一年,美國紐約遭受了史無前例的911恐怖襲擊事件,死亡人數3,000多人,而紐約市在911事件後1個月的經濟損失高達1,050億美元,而就是這個911事件,還在美國改變對華態度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很多學者認為,911給人類帶來的災難遠遠超過它的直接傷害,它間接滋養了中共,給全世界埋下了巨大危機。

911發生的同一年,中共不僅申辦2008年奧運會獲得成功,而且被美國授予「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正式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

小布什早在競選總統時,就批評克林頓政府對中共的政策過於軟弱。就職後,布什對中共態度極為淡漠,摒棄了克林頓把中共視為「戰略夥伴」(strategic partner)的觀點,而視中共為「戰略競爭者」。

「戰略競爭者」只是一個委婉的說法。當年五角大樓流出的一份研究報告透露,在7個美國必須予以先發制人的國家中,除俄國之外,中國也在其中。這也是為什麼布什上台一開始就竭力推動導彈防禦系統,而且退出了《反導條約》。

2001年4月1日南海發生軍機擦撞事件。4月24日,布什在上任百日時,明確表態如果台灣遭到攻擊,美國將「盡其所能協防台灣」。之後又批准出售台灣驅逐艦、愛國者飛彈及柴電動力潛艇等先進武器,並給予李登輝赴美簽證,同意陳水扁過境紐約及休士頓,會見達賴,在人權會議上提出反共提案等等。剛上任的布什全方位地向中共施壓,中美兩國的關係陷入1989年以來的最低谷,比中共駐南斯拉夫聯盟使館被炸時還要嚴重。

但是,911慘劇卻改變了布什的對華政策。在911發生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數小時內致電布什表示問候,承諾將積極支持美國打擊國際恐怖主義活動,並主動關閉了和阿富汗以及長期盟友巴基斯坦的邊境。此舉立刻改變了布什總統的態度,911後僅1個月,小布什就和江澤民首次會晤,兩個月後美國宣佈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為日後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並成為美國國債第一號債主打開了大門。

中共的高層作秀成功騙過了布什政府,其實在中共的仇美宣傳下,當時中國的很多普通民衆,對911事件,是一片叫好之聲,一些人表現的完全漠視生命,想的都是,太好了,美帝國主義挨炸啦。

2002年2月,布什訪華並在清華大學發表演講說: 「中國正在興起,而美國歡迎一個強大、和平與繁榮的中國出現。」8個月後,江澤民訪美,短短一年的時間,布江三次會面,布什還曾在自己的私人農場裏招待過江某。

911後的9年,是中共以反恐名義伺機擴張的9年。中共通過表示支持美國反恐,不僅換取了美國將疆獨組織列入恐怖主義組織名單,更重要的是讓美國得出了「中美之間有重大戰略共同利益」的看法。在消除來自華盛頓的壓力後,中共不僅擺脫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槍殺學生後陷入的孤立被動的外交困境,之後更以朝鮮問題為突破口,在國際政治上逐步走出「韜光養晦」的格局,開始主動插手國際事務。

無疑,911在帶給美國人民深重傷害的同時,最大的惡果其實是轉移了美國在人權事務上的關注重點。就在911事件之前,美國已經把戰略資源調到了亞洲和太平洋地區,但是就是因為發生了911事件,這個進程被停止了。

美國引狼入室  製造業受重創

中共加入世貿後,自由的貿易和經濟的發展並沒有像克林頓預想的那樣讓中國走向民主,相反,經濟實力強大後的中共,對內,更加變本加厲迫害人權以鞏固它的極權統治,對外,引狼入室的美國也開始感受到威脅。    

美國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的專家發佈報告,從2001年中國入世,到2008年,也就是小布什政府執政期間,中美貿易逆差給美國製造業帶來了巨大衝擊,美國損失了200萬個工作崗位。在奧巴馬執政期間,這個數字繼續擴大到了2016年底的近300萬,其中將近3/4的崗位流失是在美國製造業。

研究所的專家表示,美國已經失去了曾經在工廠工作的整整一代的熟練工人。「這對美國主流社會和全美各地的社區來說都是具有毀滅性的。」

這份報告還指出,中共通過貿易扭曲手段、匯率操縱、匯率偏差以及對中國大陸工人工資和勞工權利的壓榨,使大量的廉價中國產品充斥美國市場,從而讓美國製造業的就業機會受到嚴重打擊。

萊特希澤曾表示,在美中貿易中,中共用非市場的貿易扭曲手段對美國的工人和經濟造成侵蝕,這種貿易扭曲手段除了政府補貼等,還包括不對等的關稅壁壘。

2018年,中國平均稅率大約是美國3倍以上,根據世貿的數據,美國的平均關稅大約是3.7%,而中國則大約是10%。

在不公平貿易下,中共在進入世貿9年後,在2010年超越美國成為了全球製造業第一大國,此後已連續10年穩居世界第一。但是,這個第一,卻是以犧牲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利益為基礎的。

2019年9月,華爾街黑石集團CEO、億萬富翁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在媒體採訪時表示,在過去40年,中國的增長速度超過任何國家,雖然創造了令人驚訝的奇蹟,但中共是躲在關稅壁壘背後完成的,它們無法按照市場規則做到這一點。人們都知道工廠和工作都去了中國,鴉片類藥物芬太尼則從中國進來美國。

「公司的利潤」在吞噬經濟

當然也有人說,美國從中國可以進口很多廉價的商品,美國的企業利潤高了,美國人也會為便宜的物品而省錢了。

不過,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曾一針見血地指出,為這些失業的民眾提供的救濟、補貼等福利,其實遠遠超過從中國買廉價產品省下來的錢。對美國來說,這是損失!

美國媒體曾對美國1972到2011年的公司利潤、GDP和收入進行了統計分析。結果顯示,如果以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的時間為節點來看,在2001年之前,企業利潤、GDP以及工人收入基本上是同步增長。但是在2001年之後,企業利潤的增長步伐遠遠高於GDP和工人收入,而其中,全球化降低了跨國公司的勞動力成本是主要原因之一。

這也就能看出來了,當年的美企高管們力推美國政府和中共做生意,到底是爲了中飽私囊,還是爲美國人的利益着想了。

特朗普:推動美中貿易走回公平軌道

我們接下來,就要說到特朗普了,早在1980年代時,特朗普就開始倡導實施關稅,以減少美國貿易逆差以及促進國內的製造業。特朗普一直在說,美國被貿易夥伴「剝削」。

將美國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特朗普,在就任總統的第三天,就將美國從「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中撤出,認為此協議破壞了美國的經濟。

2017年8月,美國貿易代表署正式對中國啟動301調查,以確定中國在技術轉移、知識產權等領域的政策和做法是否不合理,以及對美國商業造成的影響。

2018年3月,特朗普簽署總統備忘錄,中共盜竊美國的知識產權和商業秘密,要求對從進口中國的商品徵收關稅。2018年4月,美國政府發佈了對進口中國1,333項大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的關稅。

爲了讓美中貿易回到正常和公正的軌道上,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和中共開啟了貿易談判,18個月後,簽署了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初步協議總計包括購買美國產品、關稅減免、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等七大項目。美國財政部長姆欽表示,第一階段協議是一個巨大的成功。

這個美中貿易協議,大大增加美國製造業的信心,也增加了美國經濟增長的動力,再加上特朗普的減稅政策,讓美國的製造業大舉回流,就業機會顯著增加,在2020年2月份時,美國失業率下降到3.5%,創造了半個世紀以來最低的失業率,在疫情爆發前,美國3年新增職位640萬個;而根據褔布斯(Forbes)發佈的文章,特朗普製造的工廠就業數量比奧巴馬時期高出1.7倍。

特朗普總統在推動美中貿易回到公平的軌道上,踐行着他承諾的「以美國民眾利益為先」的諾言。@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大中
監製:Ingrid
粵語配音:A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