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證監會日前召開專題會議,為助擴大內需,要求加強資本市場投資端建設,促進居民儲蓄向投資轉化。那麼,證監會為何要促進居民儲蓄轉向投資?

大陸媒體12月23日報道,就2021年資本市場的工作運作,中共證監會22日召開會議,要求著力加強資本市場投資端建設,增強財富管理功能,促進居民儲蓄向投資轉化,大力發展權益類公募基金,助力擴大內需。

中共官媒《證券日報》隨後刊發評論稱,居民儲蓄將是支撐資本市場最重要力量之一,要把這頭「大象」放進雪櫃只需三步:首先,資本市場應該對儲蓄資金「曉之以理」;其次,資本市場要對儲蓄「動之以情」;第三,資本市場要對儲蓄「誘之以利」。

據中共央行公開資料,截止今年上半年,中國居民儲蓄存款總量約為90.47萬億元。

原大陸投行經理鄭義對《大紀元》表示,其實現在居民手上已經沒甚麼儲蓄,全是抵押貸款,「從螞蟻金服和東京白條就能看出來,老百姓已經透支了。而現在所謂的居民儲蓄,是普通老百姓手頭上僅有的應急資金。對於統治者,絕不允許藏富於民,老百姓有錢了,不利於政權的鞏固,適當的貧窮有助於壓迫,因此他們的策略一向是溫水煮青蛙,一步一步來。」

鄭義說,中共原本是「一行三會(一行是人民銀行,三會是證監會、銀監會和保監會)」分業監管金融,現在變成了證監會和銀保監會兩個會,分管兩個完全不同的市場,而證監會是一個管直融,包括股票、證券、基金的職能部門,它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活躍市場。

現在為甚麼提出這個政策?

鄭義說,「一是,證監會管不了老百姓的錢,它只能忽悠老百姓去投(資),把錢進入證監會體系中玩,但20多年來,股市中的老百姓一直被割韭菜,再忽悠老百姓炒股忽悠不了了,現在老百姓不炒股了,基金買的人也少了,所以呼籲大家怎麼去理財,投公募基金或者眾籌之類的,使整個資本市場活躍起來。說白了,就是同一撥韭菜,銀監會可以割一遍,證監會也可以再割一遍。」

另外,證監會包括發改委它想掙錢、想在「一行三會」中立足,就得有自己的業務,就得想辦法製造一些話題,「銀監會主席和證監會主席這兩個工作崗位是相互競爭關係,都有指標考核,如果證監會主席做股市沒得做了、投資客源越來越少,不停的出現負面影響,他就做不下去了,他就會去想辦法,靠散戶不斷的補充。」

對於高利下老百姓是否還會去投資,鄭義表示,現在老百姓思想發生了轉變,「尤其疫情過後,大家對錢有了新的認識,短期內韭菜們會相對冷靜。但等好了傷疤忘了疼以後,還會去投機,畢竟在中國老老實實賺不到錢,解決不了家庭需求。」

「其實說白了,壓根就沒有一個行業能替代房地產和金融來讓大家『賺錢』,而且政策又不利於創業,所以逼得老百姓價值觀肯定扭曲。」鄭義說。

老百姓投資沒有保障 到處是割韭菜的陷阱

美國華盛頓特區「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中國沒有一個好的投資環境,權貴壟斷所有市場,老百姓的錢只有三個去處,或者把錢留在銀行儲蓄,或者把錢投在股市上,或者投在樓市上。

對於投資樓市,李恆青說,老百姓買房不能保值,「第一,現在要徵收房地產稅,第二,即使是房地產稅不收,過幾十年土地使用權到期了還要再買一次。前段時間,溫州不少投資房地產的人,那個產權25年到期後,被要求拿現在市價1/3的錢再從新買一遍。」

李恆青表示,如果老百姓把錢存在銀行儲蓄也沒有保障,現在的銀行根本就是入不敷出,投資都是虧損,多數銀行已經資不抵債,「前一段時間出現了大量的銀行擠兌,像招商銀行、錦州銀行這些銀行都是大銀行國有銀行工商行、建行出面救市,把他們託管,但後來太多了弄不了了,上個月已經宣佈,允許招商銀行破產。」

「雖然現在有一個儲蓄保險,就是萬一在銀行存錢如到期銀行不能支付,由銀行投保的保險公司賠付,居民個人存款最高也只能獲得限額50萬元賠付,剩下的按照銀行破產法,能拿回多少拿回多少。現在這些有大量存款的人已經著急了。」

李恆青說,而對於中共,它本來就是一分錢都不想賠付,它早就在想把居民的儲蓄存款用去投資,把風險轉嫁給老百姓,「儲蓄去做投資,說經濟也好了,大家都好了,這是一個雙贏,甚至是多贏的局面,但公司倒閉和銀行倒閉不是一個概念,公司倒閉叫投資失敗,這是你個人的問題,願賭服輸,跟政府沒有關係。所以,現在就弄出這個儲蓄向投資轉化的招數。」

李恆青說,目前中國老百姓居民存款有九十多萬億,而中國的股市就30萬億,居民儲蓄是股市市值的三倍。「如果居民把這些儲蓄都拿出來投資到股市上,那現在股市至少可以增長三倍。現在上證指數3100到3500,那要三倍就上一萬點了。」

但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為甚麼?

「因為中國的股市不是一個公開透明的股市,而資本市場一個最重要的基礎就是要公開透明,包括它的財務、它的會計制度要清楚,財務數據要真實地反映經營情況和市場情況,但中國根本做不到,政府都鼓勵做假帳,因為不這麼做它的經濟沒辦法繁榮。」

另外,中國的股市根本就不是資本市場,它是一個割韭菜的實驗廠,散戶的錢進去以後被那些權貴收割,李恆青說,「如果缺乏真實透明的管理體系,缺少明確的合法的守法的會計制度和實踐,股市純粹就是一場『賭博』,但這種賭博實際上有大量的人出老千,而出老千的人是那些知道內部信息的共產黨的權貴,所以,普通老百姓進去就是被割韭菜的命。」

李恆青也表示,經過這麼多茬割韭菜,現在韭菜也都明白了,不像過去那麼傻輕易讓你割,「現在讓他們把錢拿出來弄到股市上去做投資是天方夜譚,他們不會相信政府,知道這個政府是一個騙人的政府,他知道你要忽悠他,他是傻一點、資源少一點,但他不信你、不跟你走了。」

「不過,他們還是擺脫不了被宰割的命運。」李恆青說,所以,「要想不被宰割只有改變現在的政治制度,這才是唯一的渠道,才能根本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