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KT McFarland)擔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有意重新加入伊朗核協議,這將導致伊朗繼續支持恐怖主義活動。

麥克法蘭周日(12月27日)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歷史將記載特朗普總統在外交政策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促成簽署對中東和平有歷史性突破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

「這是一個重大成就,我們真的甚至不知道這究竟有多好,因為還會有更多的國家加入。這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人之間的第一個和平協議,不僅僅是這十年、二十年(以來),好像是一兩千年以來。」她說強調。

「當大家都在關注其它事情的時候,他(特朗普)能夠擬定一個協議,讓阿拉伯人相信他們唯一的繁榮平台、唯一能夠走向和平與繁榮的方式,就是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

12月10日,摩洛哥也加入阿拉伯聯合酋長國(阿聯酋)、巴林和蘇丹的行列,成為今年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的第四個阿拉伯國家。

麥克法蘭說,這些歷史性的協議清楚地表明,「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真正地團結起來了,反對他們所看到的可能性,即一個拜登政府去支持伊朗。」

2018年,特朗普將美國從奧巴馬簽訂的伊朗核協議也就是《聯合全面行動計劃》中撤出,表示這一協議「核心存在缺陷」,不但不能遏止伊朗發展核武器,還為其提供資金支持敘利亞和也門等地的暴力事件。

而拜登則稱,如果伊朗重新嚴格遵守該協議,他的政府計劃重新加入。

「他的計劃將使伊朗擁有核武器,使伊朗能夠支持恐怖主義運動。」麥克法蘭說。

但她補充說,特朗普斡旋的《亞伯拉罕協議》已經證明對中東地區非常有效,「我認為即使是拜登政府也不能毀了它(協議)。」

以色列前駐聯合國大使丹尼‧達農(Danny Danon)也在周日向霍士新聞表示,特朗普總統給該地區帶來的和平不僅對以色列或現代阿拉伯國家有好處,對美國也有好處。

達農稱讚說,特朗普將美國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讓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並促成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國家簽訂歷史性協議。

「幾年前我飛往杜拜,那是一次非常敏感的訪問。但今天,每周有14個航班從(以色列)特拉維夫飛往(阿聯酋)杜拜,所以我們已經看到了和平的成果」,他說,「我們對此感到興奮。」

達農希望拜登政府不要重新加入伊朗核協議。他說,「首先,我們必須看清事實,事實就是這個協議是一個糟糕的協議⋯⋯伊朗人不遵守它,我們看到了他們在過去五年裏的所作所為。」

他建議拜登外交政策團隊「不要聽信伊朗人,要實施更多的制裁,不要試圖姑息他們」。

「當你試圖安撫他們時,他們就會利用這個機會。」他說,「我認為玩這個遊戲對美國會很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