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中共一直在積極滲透美國各級政府和民間機構,特朗普政府對中共威脅已經有很深刻了解,並採取了相應的反制。聯邦政府也在提醒州和地方政府,需防範和應對中共滲透。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不久前表示,「情報界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中國(中共)是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問題。而我們不能說的還有很多。」

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今年早些時候敦促各州州長和地區官員,在與中共打交道時要保持「謹慎的心態」,稱北京正在利用美國的開放性,企圖滲透和破壞美國。

近日,《聯邦黨人》(Federalist)發表了資深撰稿人本·溫加滕(Ben Weingarten)的一篇文章「州長們為反共做了甚麼?答案令人擔憂」。溫加滕是倫敦政策研究中心(London 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高級研究員,和克萊爾蒙特研究所(Claremont Institute)的研究員,他對全美各州就抵制中共的滲透破壞所採取行動進行了問卷調查,但令他失望的是,他只得到了三個州的回覆。

鑑於中共對美國的挑戰無所不在,他呼籲:「只有所有的美國領導人都起來幫助捍衛國家才合乎邏輯。」

中共滲透美國 「搞定」議員、媒體、華爾街

隨著美國大選舞弊的調查,越來越多的真相在被揭露。溫加滕在文章中指出,現在美國人清楚地看到了中共滲透之危害,美國人現在知道了,中共特工不僅與前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有聯繫,而且與現任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委員埃里克·斯沃韋爾(Eric Swalwell)發展了關係,對於後者,中共從他在做市議員的政治崛起初期就開始了戰略性接觸。

12月初,在線媒體Axios報道,一名中共女間諜瞄準了全美多位政客,包括斯沃韋爾、中西部市長等,迅速打入敏感的美國政治界。

美國人現在也知道,在2020年總統大選前夕,公司媒體和社交媒體竭盡全力封殺的故事並非是俄羅斯的情報行動,而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正在接受聯邦刑事調查的事實。據報道,部份調查涉及他涉嫌與中共有聯繫的個人和實體進行的交易,並牽扯到「大人物」,即他的父親祖·拜登。

溫加滕指出,這些故事讓霍士新聞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傳播到網上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的影片變得更加真實。

他寫道,根據翻譯,在2020年11月一次專家研討會中,翟聲稱中共在華爾街的「朋友們」自1970年代以來就因向中國開放美國銀行業務而影響了美國的政策。翟還表示,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華爾街的影響力,乃至中共的影響力已經大大減弱,拜登擔任總統可能會讓中共對美國政策的影響力再度恢復。

面對中共黑手 已有州政府正在行動

面對中共的歷史和現實敲響的警鐘,作為一名研究人員,溫加滕對全美所有50個州的州長辦公室進行了問卷調查,該問卷的目的是想了解,民選州長們是否在面對中共滲透和干擾時竭盡所能捍衛美國的價值與利益。但令溫加滕失望的是,調查得出的最佳結論是:不確定。

溫加滕解釋,國家安全事務通常由聯邦政府負責,但中共利用了斯沃韋爾、亨特·拜登和華爾街金融家等,很明顯,中共政權的惡意努力遠遠超出了華盛頓特區,與許多州長可以影響改變的領域直接相交,因此反擊中共要從各州做起。

溫加滕就中共滲透的具體方式向每位州長詢問是否採取了應對措施,其中包括:中共利用美國的自由;中共利用與中共政府有聯繫的個人、企業實體和組織進行破壞;中共利用滲透各州具有戰略意義的公共和私人機構;將公共資金提供給與中共關聯的公司。最後他還問到:「如果您的辦公室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阻止中共為影響我們的人民,滲透我們的機構以及利用我們的商業和金融往來所做的大量努力,為甚麼?」

溫加滕的調查問卷在截止到他撰寫文章時獲得了來自三個州辦公室代表的回覆:內布拉斯加州、密西西比州和阿肯色州。

其中,內布拉斯加州州長皮特·里基茨(Pete Ricketts)辦公室的發言人作出了全面回應,該州在應對中共滲透方面做了各種努力,其中包括:將貿易辦事處從中國遷至德國;組織了對越南和日本的訪問;接待了包括台灣在內的代表團;禁止在州有設備上使用TikTok;成功敦促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大學關閉其孔子學院;並指示該州行政服務部既不「從與中共有聯繫的公司獲得服務,也不支持對中共所屬公司的投資」,還審查了有關為某些州政府職位僱用外國人的政策。

密西西比州州長共和黨人塔特·里夫斯(Tate Reeves)的辦公室發言人回應表示,該州向州政府內的高級工作人員進行了簡報,並接受了中共正在進行的影響力運動以及如何避免陷入此類活動的培訓。他們認識到,面對那些反對美國的外國行為者的破壞活動,聯邦、州和地方領導人保持警惕是至關重要的。

阿肯色州州長阿薩·哈欽森(Asa Hutchinson)辦公室的發言人則表示即將作出回應,但截至發稿時尚未提供給溫加滕。

蓬佩奧:州長鬚採取行動 對中強硬

抵擋中共的超限戰,僅依靠美國的聯邦政府是不夠的。溫加滕引用了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2月致美國全國州長協會的講話,蓬佩奧警告說:「中共政府已經……評估了我們的脆弱性,並決定利用我們的自由在聯邦、州和地方各級奪取我們的優勢。」

蓬佩奧還指出,中共已經滲透了具有戰略意義的機構,包括利用公立大學為其軍民融合人才招聘計劃提供服務,並通過中共的孔子學院在這些公立大學中進行宣傳。中共政府還利用其在敏感領域的商業和投資機會來獲取優勢。

蓬佩奧在9月份向威斯康辛州議會發表的講話中重申了這些觀點,並指出,中共領導人「認為地方領導人很可能是薄弱的一環」。他詳細介紹了中共的努力,包括促使各州立法者通過中共政府撰寫的支持中共政府的決議;威脅各州提出支持法輪功的法案;並將目標瞄準了從紐約警察局到當地家長教師協會等機構。

12月3日,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在《華爾街日報》社論中明確指出:「北京打算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主宰美國和整個地球。」

幾周前,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重要官員,國家安全副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表示:「沒有哪個政權比中共更能發揮影響它國人民的觀念、政策和優先事項的野心。」

溫加滕認為,這些聲明是特朗普政府為喚醒美國人看清中共威脅並加以應對而做出的重大努力一部份。這屆政府已通過提供一系列這樣的演講,並執行多項關聯政策以構成一個全面響應的政策來猛攻中共發動的對我們的攻擊。

他表示,鑑於中共對美國的挑戰無所不在,只有所有美國領導人都起來幫助捍衛國家才合乎邏輯。他引用蓬佩奧的話說:「保護美國利益需要警覺,警覺始於……所有州議員」,並必要地繼續延伸到每個州的州長。每位州長都應在應對這場威脅的成就和政策方面做好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