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維權律師余文生案二審判決,維持原判,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余文生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余文生妻子對此表示強烈抗議和堅決不服,並相信丈夫無罪,不管再難都要為夫維權。

許豔:這是不公平、不公正、不正義的結果

據余文生妻子許豔介紹,12月26日,余文生的辯護律師接到了江蘇省高級法院的關於余文生案的二審判決書,維持原判——「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許豔認為,江蘇高院並沒有讓律師複製完余文生案的全部卷宗,也沒有辯護律師的辯護詞下,江蘇省高院就強硬的作出二審判決,這是違反法律程序的。

她進一步表示,「同時余文生的辯護律師認為余文生案符合公開開庭的法律要求,也提出了公開開庭的申請,但江蘇高院並沒有給辯護律師的書面答覆,在沒有辯護律師辯護詞的情況下,直接強硬判決這是剝奪了辯護人和當事人余文生律師的很多法律權利,和獲得辯護的法律權利。」

她強調,「作為余文生律師的妻子,對江蘇高院這樣違反人權、不人道的做法,我表示強烈抗議和堅決不服。這是不公平、不公正、不正義的結果。」

她還認為,江蘇省高院也沒有做到法律救濟的這麼一個職責。她說:「我將對江蘇省高院及辦案的兩名法官金勁松法官、陳勁草法官進行投訴和控告。我也會為對余文生案不服進行申訴。」

余文生案的辯護律師發聲明

辯護律師藺其磊、盧思位認為,江蘇省高院在未完成二審法定程序的情況下,悍然下達二審裁定,程序嚴重違法,承辦人員陳勁草涉嫌枉法裁判,必將被終身追責。針對江蘇高院在二審裁定書中提及辯護人未提交辯護詞一事,辯護人特做如下聲明:

一、江蘇高院至今沒有向辯護人書面通知合議庭組成人員,至今沒有書面提供該院審委會成員名單,已經嚴重違法。

二、辯護人多次要求複製光盤,江蘇高院先是以藺其磊的律師證未年檢為由不同意複製,導致時間拖延,盧思位律師前往複製時,本已經預留三天時間進行複製,但江蘇高院又多方設限,造成未能一次性複製完成。盧思位律師於2020年12月初要求繼續複製,但江蘇高院不再同意複製,故江蘇高院在未保障辯護人閱卷權的情況下逕自下達二審裁定已經違法。

三、辯護人就二審程序問題多次向江蘇高院提出書面申請,但承辦人僅指使書記員予以電話回覆,辯護人要求其出具書面決定,但江蘇高院拒絕出具。有鑒於此,辯護人電話回覆承辦人待江蘇高院出具書面決定後,辯護人方可提交辯護詞。

四、江蘇高院審理余文生案的二審程序嚴重違法,將構成實質性重審理由,我們將幫助家屬和余文生本人繼續維護其合法權利,直到他獲得自由。

轉監獄至北京 方便家屬探望

另一方面,二審判決後,余文生律師很快將被轉監獄的問題,許豔女士認為「余文生是北京人,我們家也住在北京,根據法律規定,依據當事人戶口所在地和有利於家屬探視的法律原則,我要求中國司法能否依法和人道將余文生分到北京的監獄,不要違反人道,將其分到幾千里之外的徐州,這樣實際上給這個家庭不論是經濟方面還是精神方面,製造更多的傷害。」

同時她也表明堅持維權的決心說:「不管什麼情況,處境多麼艱難,我會繼續為余文生維權,我不服這個判決,我相信余文生律師是無罪的。我要求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律師。再難我都要為余文生案去努力。」

今年的8月14日,律師會見余文生,得知他的手顫抖的很嚴重已經無法寫字了,余文生的上訴狀都是他左手寫出來的。

隨後余文生的妻子和律師一直呼籲中共當局釋放余文生回家進行治療。因他的右手已經喪失部分功能,不能握筆寫字,屬於殘疾性質。從法律角度也已經符合了取保候審或者保外就醫的條件,但官方一直裝聾作啞,不予理睬。

聖誕節之際六國人權官員會見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女士和藝術家追魂的妻子。(許豔女士推特)
聖誕節之際六國人權官員會見余文生律師妻子許豔女士和藝術家追魂的妻子。(許豔女士推特)
 

余文生案一直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就在聖誕節前夕的12月22日,許豔和宋莊藝術家追魂其妻子立姣一起,獲得歐盟、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瑞典的6個國家的人權官員的會見。

許豔還向他們介紹了余文生律師案最新進展,余文生案二審被延期,世界人權日許豔還被保安堵在家裡不讓出門。

許豔呼籲他們幫助,要求中共政府同意余文生出來治療牙齒和右手、並立即釋放余文生律師。

余文生案簡介

維權律師余文生,因為為多位709案律師的辯護和代理,寫了修改憲法及推行政治體制改革建議,還代理法輪功等信仰類案,以及代理其他人權案,於2018年1月2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4日被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1月27日他被以這兩項罪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同年4月19日他被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逮捕,羈押於徐州市看守所至今。

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祕密一審判決,刑期4年,隨後余文生及其妻子提出上訴。2020年12月13日二審維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