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周三(12月23日)晚上8時,橫河老師將現場直播。

焦點話題:就在美國開始分發和接種疫苗的時候,英國出現的新病毒株已經在部份人群中蔓延,導致各國對英國封鎖。疫苗對新毒株有防疫作用嗎?美國人對疫苗態度如何?官員應該先打還是後打?

這期講一個本來應該是很熱門但顯然被大選議題沖淡了的話題,就是疫情和疫苗。美國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開始分發和接種,彭斯副總統23日帶頭接種,以鼓勵美國人民。對是否接種,我沒有觀點,而且認為每個人自己應該有選擇權。

就在美國開始分發疫苗的時候,英國傳來了不好的消息,發現這一波疫情主要是一種病毒的變種,傳染性比現有病毒高70%,而60%新患者檢測出是這種病毒,英國一採取最嚴格的封城措施,而歐洲已經封鎖了和英國的交通。另一個變異病毒出現地是南美,而且和英國的不同。

對於是否接種疫苗,媒體顯然有雙重標準,一方面,似乎在鼓勵大家接種,前幾天最火爆的一個錄像,一個剛打了疫苗的護士在鏡頭前告訴大家她感覺好極了,然後就倒下了。 很多人看了影片後紛紛表示,自己是不會去打這種疫苗的。

另一方面,有人卻對彭斯副總統帶頭接種很不滿意,好像他搶了別人的疫苗。人家是示範,鼓勵有懷疑的民眾。美國民眾對疫苗信任度本來就不高,率先打疫苗並不被認為是搶好處。

這正好證明了同樣的媒體在今年2月底是錯的,那時候任命彭斯副總統擔任抗疫總指揮,媒體攻擊彭斯在印第安納州當州長時有拒絕科學的歷史。那是怎麼回事?州醫療部門為了降低吸毒人群的愛滋病傳播,提出了交換針頭計劃,彭斯由於價值觀不同,推遲了幾個月實行,導致一個縣的愛滋病爆發,200人感染。我想不出這和彭斯有甚麼關係。

交換針頭計劃也不是科學,是政治。這很符合社會主義摧毀美國的計劃,鼓勵吸毒、盜竊等行為,再用納稅人的錢去幫助這些人,消減警察經費去救助這些人,形成越來越多人口對毒品和政府的依賴,就像最近通過的大麻合法化,達到控制整個社會的目的。

據衛生部長說,超過80%美國人接受這種疫苗。

另一個至少讓香港網絡沸騰的消息是,李偲嫣,香港撐警的主力,未經證實的消息說她是在接種了中國大陸生產的疫苗後幾天後突然死亡,死後檢測病毒陽性。

這兩個不是一回事,那個美國護士在休息一會兒後好轉,現在沒事了。一般接種疫苗後需要休息10分鐘觀察,怕出現急性反應,有的屬於過敏反應,這一例應該不是。

一、值得討論的是李偲嫣

如果她真的是接種疫苗後死亡,而且是幾天後,那就不是急性反應,包括過敏反應,而是另一種可能性。

這裏說一下她的症狀,她說是以為感冒,而中共病毒感染症狀和感冒本來就很類似,那就可能是直接感染了中共病毒。類似的是中國外派勞工集體感染是那種情況,烏干達、安哥拉、塞爾維亞都出現數十上百人感染情況,而他們在派出前是接種過中國產的疫苗的。

兩個可能性:1)疫苗沒有預防作用;2)接種的疫苗就是感染源。這裏牽涉到中國產疫苗的質量和設計問題。

查了一下,中國製造的疫苗,最廣泛宣傳和試用的是滅活的病毒做疫苗的。本來滅活病毒是沒有危險的,至少沒有感染的危險,但事情發生在中國就很難說了。畢竟每個環節都可能有豆腐渣的。

以前Polio病毒疫苗有兩種,一種是沙克的滅活病毒,一種是沙賓的減毒活疫苗,減毒活疫苗在接種給免疫機制缺陷者後會出現毒性恢復,不僅致病,還會造成局部小範圍爆發。

中國現在大規模出口疫苗,同時大量進口美國疫苗。出口疫苗還是類似於口罩和檢測試劑輸出,因為世界上研製和生產出冠狀病毒疫苗的國家很少,中共一是早,二是量大,有控制別的國家的作用,但質量不能保證。

二、美國疫苗

美國的疫苗這兩家是同一類型的,輝瑞和Moderna都是RNA疫苗,這種是全新概念的疫苗,是把編碼刺突蛋白的mRNA用某種方式注入人體內,在人體內組裝稱刺突蛋白,引發免疫反應,因為不是完整病毒,只是刺突蛋白一部份,理論上要安全得多。

輝瑞的90%有效率算法是,跟蹤了170個病例,其中162例發生在安慰劑組,8例發生在疫苗組,在10例嚴重病例中,有9例出現在安慰劑組,只有一例出現在疫苗組。

而Moderna則是在志願者中觀測到95例有症狀的COVID,只有5例發生在疫苗組。應該說還是比較鼓舞人心的。不過目前只有減輕症狀的報告,並沒有是否能預防感染的數據。也不知道保護作用能持續多久。已經有臨床資料顯示曾經被感染的人抗體水平在半年內就下降到很難測出的水平。

從製造過程來看,美國疫苗肯定是安全的,如果有副作用和其它問題,是疫苗本身而不是製造過程。

下一個問題是美國疫苗對英國病毒有沒有效

美國疫苗兩家公司的都是刺突蛋白的,如果英國病毒刺突蛋白有顯著突變就有可能影響疫苗的作用。今天看到一個材料,說是英國病毒20201201的刺突蛋白有1,273個胺基酸,有8個發生了突變。

CDC發佈的是N501Y。如果不明顯改變結構和電荷,可能影響不大,但其實是不樂觀的,如果繼續發生突變,那就像流感那樣了。

對於特朗普政府在研製疫苗中發揮的作用,現在應該爭議不大,我認為,這和最終疫苗的效果關係不大,如果效果不好,或對變異株效果不好,那說明我們現在科學還是有侷限性的。傳染病傳染方式對人類還是很令人迷惑的:1918年大流感的海軍罪犯實驗,在交通不發達的時代,疾病傳播的速度超快。

疫苗是人類和疾病鬥爭的重大成就之一,另一個可能就是抗生素了。不過,疫苗不是萬能的。

天花是最成功的例子,而HIV是最失敗的例子。這兩個例子說明,謀事在人成事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