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12月21日,美國商務部官網上公佈了首份軍工終端用戶清單,其中包括58家中國公司和45家俄羅斯公司。目前,美國政府已經確定,這些實體在中國、俄羅斯或委內瑞拉將受管制產品用於或轉用為「軍事終端使用」或轉移給「軍事終端用戶」,這一風險是不可接受的,因此,「打擊中國(中共)和俄羅斯將美國技術轉用於他們旨在破壞穩定的軍事項目的行為」在美國看來是必要的。這也意味著,上了清單的這103家中俄企業將被限制購買範圍廣泛的美國商品和技術。

對於美方新的制裁清單,中共外交部一如既往地口頭硬氣,稱「堅決反對」,「敦促美方停止錯誤做法」,「中方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云云。其實,中共心知肚明的是,中共再怎麼反對,特朗普政府已發佈的制裁都不會改變,而且更多的制裁會不期而至。至於中共所謂的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也不會是色厲內荏,糊弄糊弄國內被矇騙的老百姓而已,中共除了使用一些下三濫、見不得光的手段,哪有甚麼實力去反擊美國。

事實上,這份最新制裁清單對中共的打擊著實不小,因為絕大部份上榜中國公司涉及的是航天領域,與航天研發、製造、材料、發動機等密切相關。

比如航空航天固體推進技術學院(AASPT);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公司下屬的八個機構:航空科學技術有限公司、航空動力有限公司、北京航空學院、中國燃氣輪機事業部、中航商用飛機發動機有限公司、哈爾濱東安發動機有限公司、瀋陽陽黎明航空發動機有限公司和南方工業有限公司;安徽英流航源電力;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下屬七個機構:中航工業成都飛機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中航工業飛行自動控制研究所、中航通用飛機華南實業有限公司、中航工業浙江通用飛機研究所有限公司、中航國際控股有限公司和中航雷華電子技術研究院;北京航空槓桿精密有限公司、中國科協西安航天發動機廠、拜姆特克材料有限公司,以及上海航天裝備有限公司、上海飛機設計研究院、西安飛機工業有限公司、西安廈飛航空製造技術有限公司,等等。

如此廣泛的有特定目標的制裁,意味著所有上了名單的這些中國企業,都將無法從美國購買包括與航空航天相關的產品、技術和服務,無論是用於軍事還是民用,意味著中共利用美國的產品和技術這個快速通道,發展航天航空技術,都遭遇重大挫折。

以被習近平視為2016年國家年度成就並倍加關注的中國號稱的「自主」生產的首架民用飛機C919來說,2017年首度試飛後,中共央視在報道中承認,C919的機頭、機身、機尾、機翼等外面的「殼子」來自中國的成飛、洪都、沈飛、西飛等企業,而動力、航電、飛控等其他關鍵部份都來自外國企業,尤其是美國企業。在美國最新制裁清單發佈後,來自美國企業對中共商飛集團的支持恐怕就要中止了,中共所渴望的自主生產大飛機的美好願望也要灰飛煙滅了。

更為重要的是,在美國提升太空軍地位,發展太空力量之際,制裁名單的出爐也是旨在遏制中共在太空力量的發展。早在2007年3月,美國哈得遜學院研究學者瑪麗‧費茲潔拉(Mary C. Fitz-Gerald)就在中美經濟安全檢討委員會發表的專題報告中指出,中共在過去十多年的軍事現代化過程中,已秘密建構控制太空的藍圖,企圖在21世紀掌握支配全球太空戰的優勢,中共儼然已成為全球太空戰的最大威脅者。

費茲潔拉認為,中共在發展其軍事太空戰能力及技術的目的至少有二:

(1)發展推進力強大的運載火箭,以攜帶數位化偵察衛星,進行全天候太空圖像偵察;

(2)發展新世代固體燃料火箭以攜帶微衛星,建置具備精確定位、通訊及電磁干擾與偵察功能的太空網絡。

中共在太空中、太空資訊戰、太空電子戰、反衛星戰、反導彈戰、整合性防天防空作戰等方面都投入了大量資金進行發展,而其所需要的技術和產品很多都是通過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企業或一些參加軍民融合項目的企業,從美國企業獲得或竊取的。因此,遏制中共軍力的發展,包括在太空力量的發展,都是特朗普政府必然選項。

其實,在特朗普看清中共的邪惡面目後,在清醒的意識到中共對美國的危害和威脅後,其就毫不手軟的祭出了一個又一個重磅舉措,尤其是一個多月來有針對性的制裁,更是讓中共當局無法招架。

除了最新的制裁,其它制裁還包括:

一、針對有中共軍方背景且在美國融資的企業,阻止中共獲取來自美國的資金。11月12日,白宮官網發佈了特朗普總統的一則聲明,聲明的核心是特朗普將根據憲法,將12938號行政命令修訂後宣佈的國家緊急狀態持續一年,而該行政令的全稱是「關於應對中共軍工企業融資的證券投資威脅的行政命令」,其目的是從明年1月初開始,禁止任何美國人與任何中共軍事企業的公開交易證券、或任何衍生證券、或旨在提供投資風險的證券進行任何交易,以此應對中共「對美國資本發展日益增長的威脅」。

截至目前,美國國防部已指定中共國防部支持的31家中國公司,包括中國電信、中國移動、華為、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鐵道建築集團、中國船舶重工集團、熊貓電子集團和海康威視等20家中國頂尖企業,為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上述企業正被世界資本市場拋棄,而這意味著一直與華爾街和美國大公司勾兌、在美國圈錢的中共失血,進一步失去推動經濟發展和軍事發展的資金。

二、將晶片製造龍頭企業中芯國際、中國海洋石油、中國建設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中國國際工程諮詢公司等列入黑名單,這一方面使得中芯國際未來將與早已被制裁的華為、中興一樣,進入衰退期,中共難以獲得高端晶片。另一方面中共在石油、建築市場也遭到打擊。

三、有針對性的制裁中共高官、人權侵犯者和限制中共黨員簽證,以期從內部瓦解中共。這包括:制裁中共人大全部14名副委員長和其家人,制裁中共三合會「14K」有組織犯罪集團領導人、中共人民政協委員尹國駒,制裁迫害中國法輪功學員的廈門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所長黃元雄等。限制中國黨員及其直系親屬赴美國簽證,限制脅迫和霸凌反對北京(中共)政策的人士的中共統戰人員簽證,限制壓制宗教和信仰者、少數民族成員、持不同政見者、人權捍衛者、記者、勞工組織者、民間社會組織者及和平示威者的政策或行動方面被認為負有責任或參與共謀的中共官員和其家庭成員簽證。

特朗普一系列毫無手軟的制裁擊中了中共的要害,讓中共很痛。幾日前在中共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在談及「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和「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兩大重點任務時,都提到了「卡脖子」一詞,會議要求「儘快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

然而,美國在晶片、航空航天業等方面的卡脖子,對中共在經濟、軍事、資金等方面的遏制,中共有辦法自己解決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而不久後當美國更多的制裁祭出,比如對中共各大銀行的制裁,更多企業被列入制裁名單,中共只能是痛上加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