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稱P2P清零,但8,000億待收債務成謎。從北京到海南,全國各地都有出借受害人維權高喊「還錢」。中共從專項整頓P2P到徹底清零,被指再次施行了「一刀切」的粗暴模式。

中共銀保監會聲稱,至今年11月中旬,大陸的互聯金融平台P2P已經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清零。但P2P平台依然有8,000億元壞帳未能「清零」。(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銀保監會聲稱,至今年11月中旬,大陸的互聯金融平台P2P已經從高峰時期的5,000家清零。但P2P平台依然有8,000億元壞帳未能「清零」。(大紀元資料室)

12月7日,美股上市公司玖富數科宣佈旗下網貸平台玖富普惠退出P2P業務平台。平台停擺,出借人血本無歸。

同一天,約4,000名玖富普惠平台受害人到北京玖富數科集團總部維權,高喊「玖富還錢」、「國家欺騙,玖富詐騙」,一度跪地請求立案。警察毆打維權民眾,噴辣椒水,把維權民眾拉上大巴,不知關押到何處。 

鳳凰金融亦被曝逾期數月,出借人四處維權。公開資料顯示,鳳凰金融目前有七萬多名出借人,涉及資金約100億元;其中,鳳儲計劃大概有80億待收,鳳盈大概有20億待收。

鳳凰智信否認「爆雷」、「詐騙」。12月14日全國各地出借人600餘名,到海南省信訪局上訪,遭大批警察鎮壓,有訪民被強行抓走。(影片截圖)
鳳凰智信否認「爆雷」、「詐騙」。12月14日全國各地出借人600餘名,到海南省信訪局上訪,遭大批警察鎮壓,有訪民被強行抓走。(影片截圖)

12月14日,600餘名全國各地出借人到海南省信訪局上訪,要求省政府作主、立案徹查,但無人出面受理。

中午時分,大批警察突然衝進人群,強行抓扣了6名上訪人員。直到下午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才與出借人代表見面。12月18日,部份出借人到北京鳳凰衛視中心門外維權吶喊,遭到保安驅趕。

鳳凰智信對外公告正常營運,日前鳳凰金融的客服也向記者確認,鳳凰智信是在正常營運的,不存在「爆雷」、「詐騙」。但客服以記者沒有登錄為由,表示無法查詢回款情況。有出借人向記者反映,「平台不回款了,和所有P2P一樣半死不活,出借人只好去找鳳凰衛視,因為是衛視把大家忽悠進去的。」

此前,鳳凰金融宣傳是鳳凰衛視集團成員,是「鳳凰衛視集團旗下投資理財平台」。記者就維權事件致信鳳凰網,截至發稿沒有收到置評。

有網友表示,「P2P歸零的背後是三億多人(金融難民)的慘劇,不是一個簡單的歸零就可以結束的。」對於官方宣稱P2P歸零,受害人質問,「為甚麼隻字不提8,000億資金流向?」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教授謝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做這種事情非常粗暴,完全沒有正常國家對受害人的保護,或者對責任人的追訴,完全是一種官官相護和官商勾結、犧牲老百姓的做法。

謝田認為,首先平台本來就是地方政府搭建起來的。由於地方政府不允許發行債券,就搞起了所謂融資平台,實際上是一種債券。發行之後用來籌集資金,用於建設、投資政府的項目,刺激當地經濟,政績工程也做好了。招標融資的時候,從政府到媒體也跟著宣傳。

他說,但是政府又不願意負責任。「我覺得中共做法 ,實際上就是它在需要追求GDP增長的時候呢,它就對這種借貸睜一眼閉一眼、不管不問,把融資平台搞成社會融資。他們的欺騙性在於這個是政府允許的、背書的,但又不是政府的債務責任,不是政府債券。等投資破產錢收不回來時,政府撇清了,『不是我借的錢』。」

「爆雷了以後,很多人的錢被套進去、血本無歸的時候,人們的憤怒在增加的時候,中共又來一套流氓的做法,一刀切直接把它清零。他們只要把這個損失慘重的所謂鬧事的打幾個、抓幾個,就把老百姓給壓下去了。老百姓就又被割了一通韭菜。」

謝田指出,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中共受益,地方政府受益,老百姓被欺騙。等到他現在破產了、在清零的時候,中共還是受益,等於抹去了這個包袱,把這個事情擺平了,消失無形之中了。

謝田認為,中國的P2P一開始就帶有欺騙性色彩。他舉例說,P2P在美國正常情況不太多見,在正常國家,銀行業非常發達,一個有信用的人很容易得到貸款,各種各樣的貸款都能得到。

「人與人之間(peer to peer)根本就不了解貸款的人,在網上從來沒見過面,馬上就匯一筆錢,你怎麼知道這人可靠不可靠,我的錢用來幹嘛了?投資失敗了怎麼辦?你用甚麼作為擔保?這個人信用如何你甚麼都不知道。」他說。

他認為,P2P發展跟中國網上交易有關,就像民間融資一樣,你做大了中共就想收回來。一開始被地方政府利用刺激它的經濟,可以允許做,但有一點問題那就是一刀切,讓老百姓血本無歸。

「不滿的人多了,開始大規模抗議了,影響政權了,就開始野蠻地鎮壓。地方政府可能跟那個黑社會的人勾結起來在鎮壓,說解散就解散,很粗暴,那就沒有了。」

謝田說,「中國老百姓信息不通。中共把錢給控制了,把警察控制了,又把媒體控制了。老百姓也是很可憐,他實在是沒甚麼其它地方去投資,來回找這些地方。如果經濟還好,假如經濟還在上漲,問題也不大,一旦經濟下滑的話,也會影響自營的小業主、小企業家這些借款人的還款能力。」

另據媒體報道,很多受害人發現,借款標的被全部打散。比如借10,000塊錢給平台,有人借一分錢或借幾塊錢,分24個月還,被指明顯就是假標。

新華網2018年8月《那些出問題的P2P平台究竟踩了甚麼雷?》一文也承認,P2P存在「自融、假標、關聯擔保、活期、資金池等不合規行為」。

2017年,中共一行三會(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外匯局)就聯合發佈指導意見,提出要打破剛性兌付,即出現兌付困難時,金融機構不得以任何形式墊資兌付。

謝田此前也曾表示,中共剛性兌付的騙局,造成上千萬的金融難民。「用所謂打破剛性兌付的政策迫使平台有擔保,來給人們一種虛假的安全、穩定的印象,讓人不去擠兌,不去兌付,就是騙局誰都不戳破,繼續維持下去。」

他指出,老百姓一次次被騙,一次次上當,就是中共通過控制的媒體做這些虛假宣傳。媒體、政府與不法商人一起上。

謝田認為,中國的P2P弄了一個不三不四的東西,弄了半天最後沒人承擔責任。如果真正承擔擔保責任的話,他實際上就起了銀行的作用,在發放貸款。

「像銀行又不是銀行,影子銀行就在這裏。不是銀行,不需要受銀行的監管,但做的又是銀行的業務,風險又不會小,爆雷是肯定的,早晚的問題。」他說。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