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饒河縣859農場訪民楊浩,因當地的一項維穩政策受到警察構陷「敲詐勒索罪」遭判刑9個月,她要求政府依國家賠償法所規定的標準對她所受到的傷害,以及維權期間所產生的誤工費進行賠償。

黑龍江饒河縣859農場政府為控制當地訪民進京上訪,制定了一個(2011)3號檔,由859農場派出所每一個警察承包穩控一個訪民,楊浩也受到穩控。

被構陷入罪 進京申訴再遭拘留

楊浩於2017年出獄後,一直在為這個冤案申訴。她說,「上個月我到公安部反映這個事件,公安部窗口警察看我了的材料後說,我給你轉下去,給地方公安機關辦理。」

因為她的案件被公安部轉下來了,12月10日楊浩去天津看病,住在一個朋友家,第二天,她當地的警察和859農場黨支部書記共5個人,直接到她朋友家裏把她帶走。「當時說回去給你解決問題,以後就不要再上訪了,就把我拽上車後就把我手機搶了,也沒有辦法把消息發出來。」楊浩說。

楊浩被帶回859農場派出所後被拘留10天。12月22日,出來後又被關進859農場的潤達寓館,隔壁房住著三個859農場水產公司的職工,負責看管她。楊浩至今未獲自由。

建三江859農場訪民楊浩因進京上訪被拘留後再被軟禁。(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建三江859農場訪民楊浩因進京上訪被拘留後再被軟禁。(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制訂(2011)3號文件打擊報復上訪人

楊浩向大紀元記者介紹,「(2011)3號檔是859農場政府於2011年制訂的,是專門規定了打擊報復上訪人的一些手段,把我們每個進京上訪的人承包分別給一個警察,主要就是限制人身自由,不讓進京上訪。一到北京上訪就抓回來拘留,我是其中一個。此檔違背憲法,侵犯了信訪人的合法權益。」

楊浩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當地政府包保給警察段祥偉,雙方還簽訂了包保責任狀。要求按(2011)3號檔的規定穩控楊浩,不讓她進京反映訴求。

她說,「因我堅持捍衛憲法賦予我的合法權益,不配合段祥偉的穩控挾持,堅持去北京反映訴求,讓段祥偉感到無法完成所簽下的包保責任,害怕受到處分失去工作。於是在2016年違法做出一個刑事案件,讓我入獄。」

859農場政府於2011年制訂的(2011)3號文件。(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859農場政府於2011年制訂的(2011)3號文件。(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進京舉報被非法拘留 再遭構罪

丈夫范守山與生意合夥人經濟發生糾紛,2003年楊浩因為不服法院判決上訪,被多次拘留、軟禁。

2016年,當地公安局對楊浩拘留兩次,她為此而去公安部反映問題,回來後被地方領導找去談話,說她在拘留期間有病了,給她6,000元,要她寫下息訴罷訪同意書。

楊浩說,「當時警察給我6,000塊錢,他恐嚇我說,如果我不答應,我女兒就有危險,當時我非常害怕就接受了6,000塊錢,然後寫下對兩次拘留息訴罷訪。不到三個月我就被抓了,說我敲詐勒索警察。」

「在這個刑事訴訟當中,辦案警察做的筆錄,建三江檢察院做的核實筆錄全是假的。我曾提出要求,調取公安局執法記錄儀所記錄的談話內容來證明我是無罪。到開庭時,證據沒有調取,也沒有給不調取證據的理由和原因的書面告知。」她說。

庭審時,859農場公安分局局長和信訪局的主任做偽證,說她敲詐公安局6,000元。但證人沒有出庭,庭審時她提出證人不出庭質證,證據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但是法庭還是以偽證定案。

信訪辦多次做偽證

楊浩上訪17年,經歷了5次居留1次判刑,多次被綁架、限制人身自由。

她說:「在我被5次拘留和一次判刑中,每次都是農場信訪辦出人做偽證。我去國家信訪局信訪的事項是農場做出(2011)3號文件對上訪人打擊報復,對我造成傷害,這跟涉法涉訴沒關係。而農場信訪辦主任卻說:『國家信訪局已經告知了,不受理涉法涉訴事項,你卻還要去國家信訪局上訪。』」

「國家信訪局轉辦的我的信訪材料就在農場信訪辦,也就是說在他們知道我的信訪事項的情況下做出的偽證。」楊浩表示。

記者多次致電黑龍江省859農場信訪辦主任姜厚國,但是電話語音提示都是在通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