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2010年在中大完成社工的碩士學位,並獲得註冊社工的資格。不知不覺間,原來自己已經做了10年社工。關於能力的一件事,只要堅持做一件事情10年,就能夠成為專業。因此,我也能夠稱呼自己為一名專業社工了。東哥服務露宿者好像已經接近30年,他則是一位專家。

跟著師父工作,心裡的壓力其實都相當大。當年跟著東哥做實習社工的時候,相比其他實習同學來說,我的社會經驗相對較多,故比較清楚及會主動爭取自己想學習的東西。但始終缺乏做社工的經驗,許多工作都不懂得處理,講真,做社工不是單靠吹水就能夠成功處理個案的。所以,大多數情況我都要跟著東哥,才夠膽及有能力去處理個案工作。

學師的最大困難是,很想儘快能夠獨當一面去執行相關工作,但又會害怕做錯,和肯定會做錯,當然,也會害怕被師父責備。東哥是一位沒有架子的社工,也是一位十分謙卑的基督徒。印象中,他只責備過我一次,但我記得那次被責備的時候,我狠狠地反駁他。然而,他沒有和我吵下去,輕描淡寫地讓我這位年少起成的徒弟贏下一場口舌之爭。接著,他用心地寫了一封很長的電郵給我,給了我一些非常重要的提醒。

東哥的說話一直都在褒獎我,很認真地認同我的能力和工作,雖然許多時候,我會覺得那只是客套說話。在我的心裡,我一直覺得自己未能夠獲得他的認可。

直到那一天,當我面對著一個露宿長者的個案時。我向總監通報自己將會延遲收工時間,親自帶那位長者到東哥那裡一刻,總監先道出一句:「你的體力能支撐嗎?」然後立即再說一句:「你都習慣了,我就不擔心你!」我自己終於發現,在投入工作方面,我已經追近了東哥的速度了。然後,當我和東哥一起坐在面談室面對著案主的時候,我從東哥的口中聽見了他稱呼我為「張社工」的時候,我終於確定自己已經「學滿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