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被開除教職後,一直遭到當局的嚴密監視。許章潤朋友指,中共當局在許的住所安裝了至少9個錄像頭,與他來往的人也遭到中共當局威脅與刁難。

許章潤教授近日撰文《我家門前探頭多》指,他北京居住的小區新裝了幾十個探頭,他的住所50米半徑內更是新裝了9個探頭。

他形容探頭「參差錯落,指東打西,齊齊聚焦門口,密密圍攏寒舍。其中兩個,鏡頭下方自置光源,每到傍晚便華燈初上,一夜通明,直射來者去客。」

他接著批評監視中國百姓的「平安工程」有巨大的利益勾結。用的是納稅人的血汗,但涉及其中的公司及個人「都賺得盆滿缽滿」,包括設計探頭的科技公司,生產設備的上下游廠家,安裝系統的包工頭,一條龍,食物鏈。

許章潤說,神州大地,遍佈城鄉,有數以億計的探頭,是一筆大買賣。據說政府採購,工程分片發包,包而復包,層層疊疊,姐夫郎舅,油水也挺大,不知真假。

許章潤的好友、中國民運人士季風近期前去探視他,並證實了許的說法。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季風的說法指,過往許章潤住家附近有人站崗監視,但是最近已經換成了監視攝影機,鏡頭不但可以隨著人的移動而轉動,而且不只錄影還能監聽。

季風指,他能看到的監視器就有9台,如果許章潤有甚麼動作,相關單位的人馬上就能趕到。

季風表示,中共當局不但不讓許章潤出國,而且連北京都不允許他出。他認為,中共當局還想切斷一切與許章潤來往的親朋好友。

季風說:「他有一個朋友,首師大(首都師範大學)的一個教授,因為我帶他見了許章潤,然後回到學校,學校的領導就找他談話。基於壓力他清華大學以前的同事,現在都不願意或者害怕跟他見面。過去跟他關係比較近的人,現在都害怕或者不願意被威脅,不敢跟他來往,他跟某些人打過電話約見面,但是對方害怕。不久前宋莊藝術家艾鬆跟他吃過飯,現在就被從宋莊驅趕出來,不讓他住宋莊了。」

中共當局還企圖切斷一切想幫助許章潤教授的途徑。

季風表示,人民大學的一名教授給了許章潤一萬元(人民幣)錢也被退回去,該教授還被領導主動找談話,「說為甚麼給許章潤錢。他們募捐了十萬零八百塊錢,就是清華大學的一幫人吧,當局都不讓給。」

會面後,季風12月14日還在自己的推特上留下合照並寫下:「昨晚與章潤(許)兄再一次難得的見面,上次聚會是在他出監一周後,耿瀟男也在場,而今物是人非,很有幾分悲愴。」

許章潤教授因為長期批評中共的不法行徑以及習近平本人,所以遭到中共當局的連番打壓。

今年7月6日,許章潤教授被當局以「嫖娼」名義抓捕,7月12日被獲釋回家,7月15日被清華大學開除。

8月13日,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向許章潤發出聘書,邀請他從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間擔任該中心的研究學者。信中還說,如果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問題,耽誤了辦理手續,許教授的聘期可以延期,即可以從2021年7月1日開始任職。

但許章潤的朋友魯難對美國之音表示,許章潤本人清楚,他無法前往哈佛大學,他目前的人身安全尚有保障,但是可以100%地斷定,他是被邊控的。

8月19日,許教授已給哈佛大學回信,表示自己收到聘書衷心歡喜,讚揚費正清中心是世界漢學中心,自己「與有榮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