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三十多年的霓虹燈師傅胡智楷(楷哥),至今仍孜孜不倦地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做著老本行。雖然霓虹燈牌滿街的年代一去不復返,楷哥仍相信霓虹燈的光芒並不會消失,他堅定地說:「只要有人喜歡,霓虹燈就有生存價值!」

胡智楷是霓虹燈裝嵌師傅的第二代,十七歲那年,父親邀請他到自己工作的光管公司打暑期工,原本只是抱著賺零用錢的心態,沒想到在未來的日子裏,將自己的青春年華投入其中,見證著霓虹行業的變遷。如今的他不吝擔當導師的角色,願將這一工藝傳承給真心學師者,並在霓虹的設計上不斷創新,和年青人合作,為霓虹賦予新的生命。

霓虹全盛時期湧現「山寨廠」

八十年代從暑期工做起,楷哥的手藝得到霓虹光管公司老闆的青睞,希望招納他做全職員工。對讀書興趣不大的他,認為學會一門手藝,提早步入社會也不錯,於是跟著老師傅學習霓虹燈製作的每一個步驟,做得最多的便是扭曲光管(「屈管」)。

楷哥回憶:「入行的時候做霓虹光管師傅,接單都很多,沒怎麼停手,很多新的招牌做,比如餐廳、酒樓、銀行、士多、雜貨舖等,街外的招牌最多了,那時候香港有三十到四十間霓虹光管公司。」

在霓虹招牌製作興盛的年代,香港不只有大大小小的霓虹公司,還衍生出一系列「山寨廠」。說是「山寨」,並非做仿製貨品,而是沒有公司名稱的霓虹燈代工廠。楷哥描述,有時候公司接到大的訂單,會將工作外判出去,請幾間「山寨廠」分開製作不同的部份,再集中一班師傅組裝。


楷哥參與製作的傳統霓虹燈招牌。(受訪者提供)
楷哥參與製作的傳統霓虹燈招牌。(受訪者提供)

專注做屈管師傅

霓虹招牌的製作分為不同的步驟,楷哥的父親引領兒子入行時,因擔心他的安全,不允許他做戶外的工作,楷哥也願意專注做加熱屈曲製作霓虹光管的部份,無論是圖案還是書法字,在他的巧手下都能一一呈現:「我們會根據一比一的圖紙屈管,做出霓虹燈造型,不會偏差太遠。」


吹氣是製作霓虹燈招牌的重要一環。(陳仲明/大紀元)
吹氣是製作霓虹燈招牌的重要一環。(陳仲明/大紀元)

在屈管的技巧方面,他最強調的便是雙手要學會控制玻璃的穩定性,在高溫下玻璃融化後,師傅就要把握時間將玻璃管製作成客人想要的形態,此時就是考屈管師傅實力最關鍵的時機,吹氣、屈管、成型,將招牌中的每一個部件從圖紙變成實物。


屈管時雙手要學會控制玻璃的穩定性。(陳仲明/大紀元)
屈管時雙手要學會控制玻璃的穩定性。(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介紹,霓虹光管的組裝如同「拼圖」,每一件霓虹光管約二米長,屈管師傅按照圖紙做出不同的部件後,再由安裝師傅堆砌成完整的形態,堆砌好用電線連接的燈頭,再通電完成產品。霓虹燈的好處在於每一個部件均可以拆卸、更換,維修起來相對容易,不需要整個大的霓虹燈更換。

霓虹燈製作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霓虹燈製作過程。(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說:「有些霓虹燈招牌十多二十年了都可以很耐用,比如說壞電線就更換電線。壞了火牛就更換火牛,壞光管就更換光管,只要能匹配到同樣顏色的光管,維修不在話下。」


霓虹燈製作工具。(陳仲明/大紀元)
霓虹燈製作工具。(陳仲明/大紀元)

創意霓虹燈

在楷哥二十多歲的時候,曾經代表公司的技術人員到台灣分廠做開荒牛,在台工作了兩年左右。雖然在台灣的生意沒有預期理想,但對楷哥而言,也是一個難能可貴的工作體驗。也是在那時候,他埋下了製作創意燈飾的種子。楷哥指著工作室內一個立體人像造型的霓虹燈,面上還戴著霓虹燈眼鏡,原來這是他在台灣時設計的作品。

楷哥說:「在台灣工作比較輕鬆,那時候也喜歡玩一些新奇的東西,比如這副眼鏡。」眼鏡帶回港後,楷哥為了讓眼鏡有依託之所,再製作了一個人像造型,按照自己頭型的尺寸設計而成。


楷哥製作的霓虹燈造型。(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製作的霓虹燈造型。(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製作的霓虹眼鏡。(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製作的霓虹眼鏡。(陳仲明/大紀元)

在楷哥眼中,霓虹燈的造型不僅僅只有平面:「除了一般人認識的平面造型外,我覺得可以加插一些立體的元素。霓虹燈是一支硬的光管,可以獨立支撐自己,360度看到光源,這個是比較特別的。」


今年聖誕前夕,楷哥獲邀製作一棵立體霓虹燈聖誕樹。(街招提供)
今年聖誕前夕,楷哥獲邀製作一棵立體霓虹燈聖誕樹。(街招提供)

今年聖誕前夕,楷哥獲邀製作一棵立體霓虹燈聖誕樹,這是為一間商業機構的聖誕慈善活動而設計的,聖誕樹將被拍賣,所得善款將捐贈予無家者。過去的霓虹招牌以平面為主,加上一些立體的轉角位,師傅可以依照對等比例圖紙設計,如今這款造型全立體,沒有一比一的圖紙可以對照,全憑一個立體打印的模型參照。願意接受新事物的楷哥接了單,對他而言也是一個新的挑戰:「一般平面的字,我不會說難不難,只不過是花時間,但這棵聖誕樹我怕自己做出來達不到客人想要的效果。」


完成後的立體霓虹聖誕樹。(陳仲明/大紀元)
完成後的立體霓虹聖誕樹。(陳仲明/大紀元)

憑著自己多年的經驗和不斷地嘗試,立體聖誕樹終於誕生,為創意霓虹燈增添光彩的一筆。霓虹燈保育團隊「街招」有幸參與此次慈善設計,見證今次的霓虹聖誕樹的誕生。「街招」創辦人馮達煒(Ken)及麥憬淮(Kevin)讚嘆:「師傅製作得十分用心,效果非常好!」

讓外國人驚嘆的霓虹工藝

多年來從事霓虹保育工作的陳倩雯(Cardin),了解到楷哥資深的背景,便主動聯絡他,希望進一步了解霓虹燈製作工藝。一來二往,她跟楷哥漸漸熟絡起來,也希望將這一逐漸式微的工藝介紹給更多人認識。曾在外國居住的她擅長跟外國人溝通,於是跟楷哥提議舉辦一個外國人參與的霓虹工作坊,向他們演示屈管技術。楷哥一口答應,用心籌備了一次工作坊。沒想到一出宣傳,工作坊迅速爆滿,好評連連。楷哥也很驚喜原來那麼多外國人對這一工藝感興趣,希望未來有機會繼續舉辦類似的工作坊。


楷哥(左)是從事霓虹保育工作的陳倩雯(右)的恩師。(陳仲明/大紀元)
楷哥(左)是從事霓虹保育工作的陳倩雯(右)的恩師。(陳仲明/大紀元)

Cardin說:「希望可以多些人接觸到師傅,認識真霓虹的工藝價值。我們這些非牟利機構,給機會給師傅,給大家接觸到他們,大家知道原來這個行業背後的師傅,有名有姓,有血有淚,付出很多。」

近日Cardin還介紹峰景餐廳集團創辦人Graeme J Reading給楷哥認識,源於Graeme有意修復原山頂餐廳的招牌,並製作一個新的招牌留念。Graeme認為霓虹燈是一個時代的象徵,十分懷念當年滿街都是霓虹燈牌的時光,非常珍惜過去留下的霓虹招牌。

*********

當霓虹招牌因各種原因消逝時,楷哥仍樂觀地相信霓虹燈本身可以透過其它不同的方式展現在眾人面前,近年他獲邀於各類文化、藝術團體,將霓虹燈變幻成各類不同的造型,出現在展覽、舞台上,給人耳目一新之感。

談到傳承,楷哥收徒弟重在態度:「當然有人學,很多人想學呢!我會看他是否是三分鐘熱度,我看一個人是用長遠的眼光看的,觀察一段時間,真心學的我才有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