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政府和美國情報體系(IC)前官員對《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表示,目前在評估外國政府對美國大選的干預情況,以及評估選舉欺詐指控方面,存在情報「政治化」問題,這正在損害美國的民主,並將造成長期負面影響。

情報「政治化」正在損害美國的民主

巴特‧馬可斯(Bart Marcois)曾任職於布殊政府,時任主管政策和國際事務的能源副助理部長。他對《大紀元時報》表示,「我認為(情報官員找理由稱無法在12月18日前提交報告)是在說謊,是情報體系內部的官僚所為。」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12月16日收到「職業情報官員」的通知說,情報體系(IC)無法在總統行政令的截止日期(12月18日)報告外國政府對美國大選的干預情況。這些官員的解釋是,IC自大選以來持續獲得新情報,很多機構尚未完成協調工作。

「我從不知道IC會說『我們沒有足夠信息,不能回答你的問題』,他們可以說『我們沒有足夠信息,但這份報告是基於我們現有的信息』,」馬可斯說,唯一的結論就是——IC因政治原因,有意阻礙針對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大選的評估報告。

他說:「他們故意放慢速度,有意推延,目的就是阻止(特朗普團隊)以這份報告為依據向最高法院上訴,或向州議會和國會提出廢除選舉人團投票結果。」

「最主要的問題是,那些長期在政府擔任職務的官僚們,在過去4年間漠視特朗普總統的權力,而拜登卻對中國共產黨有求必應,這太諷刺了。」馬可斯說。

特朗普總統2018年簽署的行政令顯示,有關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大選的情報,不必一定由國家情報總監提交官方報告,各情報機構主管和任何適當的官員均可以在任何時間直接向總統提交相關情報。美國政府將根據這些情報對相關的外國政府、個人或實體進行制裁。

前CIA官員:外國干預美國大選是國家的恥辱

另據前中情局(CIA)官員加里‧伯恩森(Gary Berntsen)向《大紀元時報》透露,2016年就有很多專家提出警告,美國大選有外國干預,還有其它選舉欺詐行為。

伯恩森說:「這是國家的恥辱,非常非常不幸的事情。美國發生這樣的事,令人倍感傷心,我們正面臨嚴重的內部分歧。」

伯恩森表示,現在特朗普團隊只有15~20天的時間揭露選舉欺詐真相,而過去的15~20天時間,國安部門根本沒有調查。

伯恩森曾獲得卓越情報工作勳章(Distinguished Intelligence Medal)和情報工作星章(Intelligence Star)。他以優秀的反恐表現著稱,曾帶領CIA官員在阿富汗佔領首都喀布爾(Kabul),並參與托拉波拉戰役(Battle of Tora Bora)。

伯恩森對《大紀元時報》說:「2020年大選仍有很多爭議,法律訴訟尚未解決。(特朗普團隊)有證人、有消息來源,現在我們看到了第一份(有關投票機)技術層面的報告。只有愚蠢的人才會否認這些指控。」

他表示,美國大選被一些外國政府干預,包括委內瑞拉、古巴、中國(中共)、俄羅斯和伊朗。

外國政府干預美大選 中共是最大威脅

CBS新聞網資深記者凱瑟琳‧赫里奇(Catherine Herridge)12月3日表示,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預計將在明年1月份發佈報告,報告中將提及中國(中共)、伊朗和俄羅斯干預了2020年美國大選。

前代理國家情報總監理查德‧格瑞內爾(Richard Grenell)12月20日對霍士新聞表示,美國和國際社會都尚未認識到,中共是目前非常明確的一個危機。

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也於12月初在《華爾街日報》撰文表示,中國共產黨是目前美國的最大威脅,也是二戰以來對全世界自由民主的最大威脅。

他在文章中說:「情報部門很清楚:北京當局企圖在經濟、軍事和科技方面統治美國甚至全世界,中國很多公共部門和知名公司實際上都是在執行中共的命令。」

國家反情報與安全中心主任威廉‧伊凡尼納(William Evanina)在今年8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當發現美國大選有外國政府干預的時候,首先質疑的就應該是中國(中共)、伊朗和俄羅斯。

伊凡尼納表示,美國11月大選之前,中共一直「擴大其影響力」,企圖「在美國形成一種政治環境,打壓那些中共認為不符合其利益的政治人物,扭轉和駁斥對中共的批評聲音。」

前聯邦檢察官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近日接受《大紀元時報》「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專訪時表示,「只要我們能說明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程度,只要我們有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證據,就可以啟動2018年總統行政令——總統就可以行使權力進行制裁,包括沒收和凍結資產、扣押投票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