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一個與我們每個中國人都有關的重要消息。今年9月17日,一位華裔美國公民的父親到美國去探親,在洛杉磯機場被拒絕入境、取消簽證,並被遣返回大陸,就因為他是中共黨員。」幾乎每天,澳洲墨爾本退黨義工李凡都會坐在電腦桌前,向中國大陸民眾打電話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2020年10月2日,美國移民局公佈《移民政策手冊》最新通知,「美國停止共產黨或其它極權政黨的下屬或隸屬組織成員的移民身份調整。」

12月3日,美國國務院宣佈,限制中國共產黨員及其直系親屬赴美國旅行,並將中共黨員及其家屬旅行簽證的有效期,從十年多次往返縮減到一個月及單次,立即生效。

美國連續頒佈的新政在華人社會產生了巨大反響,李凡說,很多大陸體制內的人、年輕人在明白真相後都做了三退。

「我給大陸同胞打電話時,除了上面的例子,還會告訴他們,前幾年有個叫林祿的人,在入籍美國的時候隱瞞了共產黨員的身份。後來被查出來了,取消了美國公民的身份,面臨最高五年徒刑、罰款25萬元的懲罰。」

很多人聽到這裏,都感到很驚訝,希望李凡繼續說下去,「現在許多高官都在真名做三退,因為他們的錢都轉移到海外了,妻子兒女也都在海外,好多都是裸官,他們都在給自己留後路呢。全球都在拋棄共產黨,希望咱們好人啊,也不要給中共揹黑鍋、給他們當替罪羊了。」

聽到這裏,很多民眾就會選擇做三退,李凡會幫助他們起一個化名或者直接用真名,在大紀元網站辦理免費三退手續。

居委會人員明真相 三退保平安

李凡說:「一次我打通了一個居委會工作人員的電話,聽聲音是一位50歲左右的女士。因為街道嘛,她們也挺敏感的。我和她說:『你在社區這個崗位上也很辛苦,為咱老百姓做了很多事。但是舉報法輪功學員這件事情,可千萬別做。咱們心中要有一桿秤,善惡一定要分清。迫害好人的政策絕不要去執行,因為善待好人才能一生平安。』」

「她一直在靜靜地聽,我說:『現在聰明人都在給自己留後路,已經有三億六千萬中國人都聲明退出了黨、團、隊,抹去為它獻身的誓言保命保平安了。所以這位大姐,咱善良人也別落下了。為了你將來的平安,咱們一定得把那個不吉利的誓言廢除掉,把生命留給自己。我就是希望你好、希望你平安。』

「當時她猶豫了,我就跟她講,這個退黨很簡單,不花一分錢,化名或真名退都可以。」

李凡說,這位女士一直聽也不掛機,但也沒表示要退,可能就是有心結,「我就給她舉了一些例子,告訴她誓言的重要性:比如雍正年間,有個讀書人叫顧鎬,文章寫得非常好,就是考不中秀才。他就發了一個毒誓,說他願意用陽壽去換秀才,哪怕是讓他馬上死掉也無遺憾。當年科考他就考中了秀才,但是他發的毒誓也應驗了,當時他就沒命了。」

李凡在電話中對這位女士說:「當時我們入中共的黨、團、隊的時候,我們也發了毒誓要把生命獻給黨,這一旦應驗多可怕啊。我今天就想把這個福分送給您,我是真心希望您好啊。」

解釋了誓言的重要性,「後來我再給她講共產黨的邪惡後,她就聽明白了,因為她在居委會,肯定是了解一些真相的。我又給她簡單講了一下法輪大法洪傳的美好,講到這時,我又問了一遍,她一下就同意退了。」李凡說。

四川小夥子電話中喊:法輪大法好!

2020年源自中國、席捲全世界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由於中共對疫情的隱瞞,導致許多人家破人亡。這場瘟疫也讓國人認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許多人都相繼退出了中共的相關組織。

「我今天給一位四川民眾打電話,最後他在電話裏喊:『法輪大法好!』

「他是一位年輕男士,聽聲音應該是三、四十歲。我給他舉了幾個例子,比如,武漢有個人感染了中共病毒,覺得自己沒救了。住在北美的外甥給他打電話,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他就康復了。

「還有一個例子,住在美國紐約長島的一位猶太籍珠寶商蓋德(Osnot Gad),她也是確診了中共病毒。醫生讓她在家隔離,後來情況越來越糟,逐漸變得呼吸困難,她感到了死亡的恐懼。蓋德有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最後她的中共肺炎症狀都消失了,而且其它的病也都好了。最後這位女珠寶商決定煉法輪功了。

「我給他講完了這兩個例子,他就開始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說,這位先生,你真是一位有福氣的人!就是這麼念。你一定要誠心敬念,可以幫你逢凶化吉、遇難成祥。

「這位先生特別善良,後來我就跟他講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他很乾脆地做了三退。」

真誠互動解心結 女士三退後繼續聽真相

李凡說:「有一次打電話過程中碰到一位女士,比較有自己的思想,跟我互動了大約15分鐘。她先答應了三退,退得挺乾脆。三退後,她就問了我很多問題。」

「她問,法輪功這麼神,現在瘟疫這麼嚴重,就把這個病毒滅了唄?」

「我說,現在這個瘟疫,就是淘汰壞人來的。法輪功學員就是在救人。我現在跟你講三退,就是救人。你看共產黨這麼邪惡,做了這麼多壞事,天要滅它,瘟疫是長眼睛的,他就針對追隨中共的人。你在宣誓加入中共的時候,你已經被授了印記了,就是鐮刀斧頭。所以法輪功學員現在就是在救人,讓你三退保平安。」

「她又說,你說共產黨不好,我老百姓有吃有喝的,那我也不關心誰執政。」

「我說,我們不是打倒誰,也不是讓你信仰法輪功,就是告訴你這個真相,來明辨是非,給自己一個好的未來。那我問你,你覺得你幸福嗎?」

她說:「我挺幸福的。」

李凡問:「那你能跟我說說你的幸福嗎?」

她答:「我能吃飽飯、有衣穿,就覺得挺幸福的了。」

李凡說:「你覺得你幸福,那只是個人感覺。在大陸,你能買得起車嗎?買得起房嗎?如果你生病了住醫院,你能看得起病嗎?」

李凡接著說:「中國的那些貪官,把錢都貪污了,都轉移到了海外。有人算過一筆帳,他們貪污的錢,分到我們老百姓身上,每個人都能得到15萬人民幣。你想想,如果他們把這個錢歸還給我們,我們是不是生活得更幸福?你看我們的水,80%以上都是污染的;還有那些毒奶粉、毒疫苗、毒醬油,連大米都不安全。」

面對這些擺在眼前的事實,對方不吱聲了,她又問:「法輪功有甚麼好啊?」

李凡就跟她講:「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是信仰『真、善、忍』,這是普世價值。比如說,如果小商販是信仰『真、善、忍』的,他就不會賣給你有毒食品,更不會偷斤少兩;如果法官是學『真、善、忍』的,他就不會吃了原告吃被告;如果學校老師是信仰『真、善、忍』的,他就會好好教導孩子,不會收紅包,更不會有禽獸教師。」

然後李凡給她舉了很多例子,告訴她法輪功學員是怎麼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最後,她很認同我講的,還很感謝我告訴她這些。」

從謾罵到傾聽 大陸男士最終三退

李凡提到,「有一位五六十歲的男士,我和他打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電話,最後他做了三退,是我給他打第三遍的時候他退的。」

「我電話打過去時,他可能知道是法輪功學員打的,我甚麼都還沒說呢,他就開始罵,罵得挺難聽的,不停地罵、罵、罵。

「我等他罵完了,就說:『這位先生,你罵完了吧?我給你打這個電話,完全是善意的,完全就是希望您平安、希望你幸福。』

「他聽我說了這番話,就不吱聲了,然後就掛機了。因為我說話時他沒罵,所以我覺得這位先生還是挺好的,就又給他打過去了。我說:『我給您打電話,其實就是希望您平安。我佔用您一點時間,可以嗎?我知道您挺忙的,我給您講一個熱門話題,三退保平安的事情。』他就聽,聽完就掛機了。

「我第二次打給他的時候,他也在聽,並沒有掛機。有的人你再給他打電話,他就不接了。但是這位男士還接,我就沒放棄。

「後來我再給他打,我就和他說,您別掛機,這通電話您是免費接聽的,是我花錢、花時間跟您講真相。我不是吃飽了閒著沒事給您打電話,我是三退義工,我真心希望您能平安,在大劫難當中您能安全脫險。」

接著,李凡就給他講為甚麼三退能保平安,不退出會有甚麼後果。雖然對方不回答,但她並沒有放棄,「有人騙你吃、騙你喝,哪有人騙你保命的?而且這個電話還是我花錢。您是不是也感覺到了,我完全是出於善意,我不是騙子,我是真心為您好的。」

「您想想,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幾個人為了您的平安幸福,能苦口婆心這樣講?除了法輪功學員,您不可能找不到別人了吧?」

李凡接著跟他講共產黨的邪惡,「共產黨自建政以來,三反、五反、肅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殺學生、迫害法輪功學員,而且在法輪功學員還活著的時候摘取他們的器官……」

李凡說:「當我跟他講完共產黨的邪惡後,他就明白了,他說,共產黨是幹了這麼多壞事。」

她繼續善意勸說這位男士:「如果您不退出來,您真的就要給他揹黑鍋了。那可是生命啊!生命啊,太可貴了,就這樣失去了不划算。現在中立是不可能了,要麼您就是給它陪葬去,要麼您就退出來,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就這樣和對方聊了半個小時,最後這位先生爽快地做了三退。

回憶這通電話,李凡說:「當時他剛接電話就開始罵的時候,我一點都沒生氣,也沒動心。我感覺自己的聲音是比較善的。慈悲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

「還有一次打電話,這位男士應該也是在五六十歲之間,來自安徽。我講了12分鐘以後,他也沒說話,始終在聽。

「我說,您可能不方便說話,或者是不是聽不清啊?那我就掛了,掛了我再打給您好吧?

「我再給他打的時候,他又聽了15分鐘。我問他,您能聽到我講話嗎?

「他馬上開口說話了:『我在聽,你講吧,你快講吧。』

「我問他是黨員還是團員,他說:『我不是黨員也不是團員,我是少先隊員。』

「我說:『您是少先隊員,也是宣過誓了,要把命獻給中共,也不行。您要退出來。』

「我就給他取了一個化名,我說:『我先幫您退出來,先把這個毒誓抹了,咱先把平安和命保了。我再接著給您講。』

「他就答應得特別乾脆,我就給他退了少先隊。我接著又給他講了15分鐘的真相。這個電話我印象特別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