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佛家上乘性命雙修功法。自1992年5月13日由吉林長春首次傳出後,以其提升道德、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迅速傳遍神州大地,並洪傳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身心受益。

中共打壓迫害法輪功之前,1998年,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先後組織北京、武漢、大連及廣東省的醫學專家對近3.5萬名法輪功學員做了五次醫學調查。調查顯示,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達98%。這些人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健康、道德昇華,而且為單位節約大量醫藥費,每年總計約兩千多萬元。

法輪大法被人們譽為利國利民的高德大法,他造福於無量眾生,福益於國家社會,惠及全球,帶給人幸福、希望和光明,譜寫了無數感人的故事。

接上文:法輪功創造的醫學奇蹟(9)

10. 在法輪大法的奇蹟感召下

法輪功(法輪大法)因功效卓著,人傳人、心傳心,修煉人數如滾雪球般,迅速達到上億人,中國大陸隨處可見法輪功的煉功場面。正是法輪大法奇蹟的感召,法輪大法傳向世界、傳遍全球;正是法輪大法奇蹟的感召,即使中共瘋狂打壓、殘酷迫害、竭盡一切邪惡的手段,人們依然堅信法輪大法,人們依然源源不斷地走進法輪功修煉。這就是正法的力量。因為「真、善、忍」植根於人類心底最古老而美好的嚮往,因為宇宙大法萬古難遇。

10.1 耄耋老母煉功一周起死回生

1997年,北京朝陽區龐有(龐友)的母親患白血病,住院化療,白血球達十多萬,肚子特別大,渾身沒有一點血色。幾大醫院救治無效,勸她回家。無奈家人開始準備後事。回家後,老人甚麼都吃不了,需要吸氧,日夜無法離人,幾個兒女輪流值班。

1998年,親友勸龐母煉法輪功,給她放了煉功音樂。龐母很久以來第一次不用輸液,不用吸氧,踏踏實實睡了一宿覺。

她開始學煉功動作,並聽大法師父講法。之後,連續睡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家人擔心,隔幾小時撥拉一下,她只是抬手擺擺,說句「我沒事」。三天後,她起來了,說:「我沒事了!我已經是正常人了!」年近八十、等死的老母,剛剛煉功一周,就這樣奇蹟般康復,可以給家人做飯、做家務,走三里、五里地傳播法輪功,都覺得很輕鬆。

她絕處逢生,神話般的奇蹟震驚了親朋好友和周圍的人,不少人因此相信法輪大法,並走入大法修煉。龐有也從此踏上了法輪大法的修煉之路。

龐有是朝陽區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經理,是鄉親和業界朋友讚歎的好人,卻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屢遭中共殘酷迫害,陷冤獄近十三年。因修煉法輪功而起死回生的老母親,延壽九年,眼看兒女們屢遭冤獄,身心飽經摧殘後含冤離世。

10.2 醫學難症像皮腿 煉法輪功不治自癒

黑龍江哈爾濱動力區軸承廠退休工人武麗君,六十多歲,曾因難產患醫學難症像皮腿,腿粗腫,不停向外滲水,身上忽冷忽熱,痛苦得難以形容。中西醫、偏方都束手無策,甚至無奈地勸她考慮截肢。

1997年,同事修煉法輪功的奇蹟,啟發她也開始修煉法輪功,腫脹的大腿慢慢消腫,不再滲水,走路比原來方便。她堅持學法(讀法輪功著作)煉功,不但氣色和精神變好,像皮腿也不治自癒。

通過學法,她明白了「真、善、忍」真理,並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單位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包括武麗君,都兢兢業業工作,不計較個人得失,把以前拿回家的東西送回廠,還給單位節省了一大筆醫藥費。整個廠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廠領導很高興。哈爾濱還有家工廠,領導在全廠大會上號召大家煉法輪功。

然而,這樣的好人卻慘遭中共迫害。武麗君因堅持修煉法輪功,竟身陷囹圄近十五年。

10.3 法輪功救了她苦難的一家

黑龍江大慶退休優秀教師牟永霞曾患血液病和重度肌無力,一年多不能走路,後又患腎炎、心臟病、胃潰瘍、極度神經衰弱。她高齡生下兄弟雙胞胎後,身體更糟,經常昏迷,幾度生命垂危。因精神恍惚墜樓癱瘓,經鑑定為二級殘疾(有殘疾證)。

她大兒子腦外癱,肌肉萎縮成殘疾,智力低下,並患病毒性心肌炎;二兒子尿崩,被丈夫打得驚厥高熱、眼底出血、斜視;照看孩子的老母親被天然氣爆炸燒傷、接回老家;她帶著兩個5歲雙胞胎與丈夫協議離婚,在死亡線上掙扎。

1998年10月7日,她得到寶書《轉法輪》並開始閱讀。沒想到一個月後,竟能生活自理,全身疑難雜症消失,身體健康。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患腦外癱的大兒子病也好了,腿不瘸了,學習成績出人意料地一躍而上,考上了本科,有了稱心的工作。

她又回吉林老家,把88歲的癱瘓母親接來一起學法煉功,母親很快就能下地了,滿面紅光。親友、鄰居、同事無不驚讚,互相傳說:法輪功太神奇了!太好了!救了這苦難的一家。知道的親友、鄰居好些都來找她學煉法輪功。

10.4 患世界罕見絕症 遇法輪大法獲新生

吉林市董淑蘭,71歲,曾患肺結核、膿胸(做大手術摘除左側五根肋骨)、膽結石、腎結石、頸椎、游離腎等及世界罕見絕症「惡網」:骨髓裏的網狀細胞惡化,比惡性腫瘤、白血病還嚴重,住遍各大醫院,看專家教授,欠下很多債,都無法醫治。吉林市附屬醫院將她介紹給天津血液研究所,拿她做病例研究。她做好了裝老衣服,在絕望中等死。

1996年初春4月,春暖花開、大地復甦,萬物生機勃勃,就在這時經人介紹,她喜得法輪大法,看了《轉法輪》,明白了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重要,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

通過學法煉功,她心裏一天比一天亮堂,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一個月,久治不癒的十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她丈夫非常高興,見誰都說法輪功好!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不抽煙不喝酒了;三個女兒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全家一起學法煉功,按「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向善做好人,家庭幸福溫馨祥和。鄰居、親友看到她的變化,都說法輪功真神奇,十多人因此走進大法修煉。

中共迫害下,董淑蘭多次遭騷擾、非法拘留、關洗腦班、三次非法勞教、酷刑折磨,多年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身心受到極大摧殘。2011年4月底,三個女兒、兩個女婿、兒子、兒媳共7人同時遭綁架、野蠻毆打、抄家。三個女兒和小女婿被冤判入獄,家被洗劫一空。

10.5 看到激動人心的奇蹟 醫生要跟她學法輪功

上海七寶中學姚菊英老師,1949年生。因自身免疫功能異化產生抗體,導致紅白細胞從小便中排走,小便呈醬油色。她躺在床上連身都翻不動、病入膏肓。血壓降到零,昏迷、大小便失禁,經醫院全力輸血,搶救兩周,總算保住了命。醫生坦言此病不可能治癒。1994年,她又得了新病:更年期綜合症,月經滴漏兩周,這對嚴重貧血之人來說,更是雪上加霜。婦科主任告訴她,此病無藥可治。

鄰居送她一本《法輪功》,姚菊英邊看邊眼淚鼻涕流個不停。當晚夢見自己的病全好了。第二天,她就開始學煉法輪功。一個月後,月經滴漏好了,三天乾淨,完全正常。

再次令她欣喜若狂的是:化驗發現小便裏不見一個白細胞,完全正常,原有的慢性尿路感染也從此斷根。更讓她激動得想哭的是:白細胞從1,200上升到3,600,血色素從3.5克上升到10克,血小板從5萬上升到10萬,其它指標也全部上升。連接診的醫生都激動得不得了,連連問用了甚麼藥會使血像在一個多月內全面上升,一邊自言自語地說:「我們可沒那本事呀!」當姚菊英告訴她是煉了法輪功時,醫生一把抓住姚菊英的手,要跟她學法輪功。

10.6 參加10天學習班 丟掉幾十年藥罐子

四川成都中醫副主任醫師陳國蓉,78歲,1957年患肝炎、壞死性黃膽、早期肝硬化發展到肝腹水,下過三次病危,心跳每分鐘停跳49次。1994年,華西醫大叫她去住院,她知道這次去醫院就是等死。

就在她要去醫院的當晚,單位人事處長剛參加成都辦的法輪功學習班回來,到她家向她介紹法輪功,還給了她兩張鄭州學習班的票。強烈的求生願望促使她和兒子一起去鄭州。參加了10天學習班後,她身體發生巨大變化,腹水排光,精神面貌煥然一新,能吃能睡,丟掉了幾十年的藥罐子,無病一身輕。

10天後,她回到單位,引起很大轟動。一個快病死的人,短短10天,不打針不吃藥,就聽課、煉功,病就神奇般消失了,很多人看到她的變化,紛紛走入法輪功修煉。

10.7 修煉法輪功身心巨變 全家受益

甘肅蘭州鐵路局蘭西機務段助理統計師牛萬江曾患嚴重風濕性心臟病,心律高達120~130,上樓喘不上氣,臉色蒼白、心慌氣短,嚴重時只能臥床休息。四處求醫問藥甚至練遍各種氣功均不見效。導致他脾氣暴躁、矛盾重重,親友無助,未來無望,逼得他走到黃河邊,差點就此了卻殘生。

1996年2月,他參加在黃河劇院舉辦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心靈受到極大的震撼,從內心深處呼喚:這就是我生命的歸宿。他義無反顧走上了返本歸真的大法修煉之路,每天看《轉法輪》,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更好的人。不知不覺,折磨他十幾年的心臟病不翼而飛。

他不但身體被淨化,思想境界也不斷昇華。領導豎著大拇指稱讚他:「重活帶頭幹,苦活、髒活搶著幹,法輪功真神啊!」他不爭名不爭利,一位中層領導說:「人家煉法輪功的就是不一樣,我們車間也有煉的。如果我們單位有一半煉法輪功,都不用我們中層領導了。」單位從上到下看到他身心的巨變,先後有近兩百人走進大法修煉。

10.8 修煉大法半個月康復出院

河北邯鄲原鐵路石家莊車輛段職工秦建學,54歲,1997年初劇烈頭疼、噁心,不能上班,經多家醫院會診確診為腦積水、腦萎縮、蛇帶瘡、癲癇、類風濕,他在痛苦中掙扎。同年七月初,早晨看到有人在博物館廣場煉法輪功,就跟著比劃,全身舒服,輔導員遞給他一本法輪功書籍。他天天到那裏煉功,沒想到身體恢復很快,各種病不翼而飛,半個月後康復出院。

法輪功要求煉功人做好人、幹好本職工作。出院後,他一天沒休息,當天下午就去上班,得到同事和領導的表揚和鼓勵。隨著學法煉功,他心性不斷提高,處處為別人著想,班組長看到他的變化很感動,讓他給班組每個同事買一本大法書,讓大夥都煉法輪功,當時有人稱他們這個班組為「法輪班組」。

更多事例:

◎ 遼寧錦州王玉賢,1957年8月生,1992年8月,經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鑑定,確診患何傑金氏淋巴瘤中晚期。1993年9月,在北京二炮禮堂有幸參加了法輪功師父的講法教功班,瘤體奇蹟般消失。親友、老家鄉鎮的人都知道是法輪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相繼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道路。2006年4月6日,王玉賢在中共迫害下含冤去世,年僅50歲。

◎ 北京密雲縣河南寨鎮台上村辛會明,1997年底被確診為全國第二例肺動脈栓塞特殊病例,靠打針輸液維持生命。次年1月修煉法輪功,病症漸消,生活自理,一年後徹底痊癒。當地三十多人看到她病癒的奇蹟後,主動得法修煉。她多次到各級政府部門以自身事實講真相,為大法鳴冤,因此遭綁架、非法關押及高壓電刑等殘害,2000年含冤離世,終年53歲。

◎ 河北秦皇島武興菲和父親修煉法輪功,縣委書記親自到家找她父親談話:「您帶那些老幹部們煉法輪功吧,我們查您2年沒有報銷醫藥費了,而那些老幹部們報銷的醫藥費的數目驚人,把老幹部活動中心讓給你們煉法輪功吧!風天雨天你們都不用擔心了。」從此,老幹部們就在那裏學法煉功,每星期開一次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中共迫害下,武興菲被誣判10年,父親也於2005年被迫害含冤離世。

◎ 湖北咸寧劉明宏,六十多歲,曾患骨質增生和風濕性坐骨神經痛,長期腰痛,右腳萎縮,難以行走,夜不能眠,四處求醫問藥,練過不少氣功,都不見好轉,幾乎喪失勞動能力。1996年,法輪大法傳到他們村,他經親戚介紹去學,隨著修煉,喝了十幾年的酒戒了,身體好了很多,可以掙錢養家,家中經濟狀況好轉。他的親身經歷讓周圍的人驚訝不已,村中很多人受他影響都開始學法輪功。

◎ 江西南昌吳春玲曾病魔纏身,四處求醫無效,1996年有幸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幾個月後,身體發生了神奇的變化,病一掃而光。親朋好友看到了,都講這法輪功太好了。因此,她媽媽、舅舅、舅媽、鄰居,不少人走入修煉中。全家人衷心感謝法輪功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 河北蔚縣肖永華之母不到40歲患嚴重糖尿病,渾身無力腿軟,臉黑得嚇人,脾氣暴躁。父親也體弱。兄妹三人被迫輟學打工,掙的錢連母親的藥費也不夠。父親修煉法輪功後,戒了煙酒,身體壯實;母親也修煉,不久渾身有力腿不軟,所有病症消失,臉色白裏透紅有光澤,脾氣好了,孩子們感受到了家的溫暖。看到她母親的變化,村裏許多人走進大法修煉,都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中共迫害下,她家五人多次遭綁架、關押、敲詐勒索,父母相繼含冤離世。

◎ 甘肅蘭州阿干鎮煤礦醫院放射科技師羅永德曾患胃潰瘍、脫髮等頑疾,多方求治無效。1996年2月,在黃河劇院參加了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從此喜得大法,身體淨化,道德昇華,明白了做人的目的,下決心要以法輪功「真、善、忍」為標準,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煉功三個月,脫髮頑症奇蹟般好了,全部長出了新髮。當時引起很大震動,好多人都來學煉法輪功。

◎ 山東德州李俊蘭,57歲,曾百病纏身,特別是心肌梗死令她生不如死,精神即將崩潰。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一個月,她這個活死人脫胎換骨、起死回生,是法輪功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鼓起了她生活的勇氣。從此家中有了笑聲。目睹她神奇的變化,許多有緣人因此到煉功點晨煉,有的還正式走入修煉。

◎ 湖南郴州吳健明,1959年生,出生時全身皮膚粗糙如魚鱗,從小尋醫問藥,中西醫看遍都束手無策,他還一直患胃病並導致胃出血,住院治療無果。1996年5月,經人介紹,開始閱讀《轉法輪》,覺得非常好。煉功三天,身體非常舒服,胃病症狀消失,個把月後全身皮膚細膩。朋友和同事非常驚奇,問他怎麼好的,他欣喜地說是煉法輪功好的。很多朋友和同事也因此開始學煉法輪功。

吳健明(明慧網)
吳健明(明慧網)

◎ 重慶市曾憲會患嚴重風濕關節炎等,手腳麻木,指關節變形,面黃肌瘦,長期服中西藥無效,形同廢人。修煉法輪功10天拋棄了藥罐子,走路一身輕,為國家節約很多醫藥費。做生意,賣油絕不摻假,壓搾油的加工費比別家少。親友街坊看見她一家修煉法輪功的變化,都積極來學。然而,中共迫害下,曾憲會多次被打毒針,最後被打在尾椎骨處,爛了很大一個洞,人骨瘦如柴,不久含冤離世。

◎ 河北邢台巨鹿縣王虎寨鄉尋虎村吳省江,六十多歲,1998年1月經縣醫院檢查為心臟病、淋巴結核、乙肝肝腹水晚期,斷言只能活3個月,讓回家料理後事。家人悲痛欲絕。次年3月,她修煉法輪功很快康復,所有病不翼而飛。她起死回生的消息像炸了鍋一樣傳遍各鄉村,不少人因此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 山東淄博濟南機務段火車司機黃福堂,1952年生。上班時被火車頭撞傷,屬十級工傷。單位出錢醫治,山南海北的醫院都去了,仍性命難保。1997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傷痛奇蹟般痊癒!全家人因此都得法修煉,親戚等十幾人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中共21年迫害中,黃福堂屢陷中共冤獄,受盡毒打、虐待,家庭經濟損失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