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的老師歐陽修(一零零七~一零七二年)所寫的「白髮─喪女師」,非常悽慘。歐陽修接連喪失三個女兒。第三個女兒,名字叫「師」,於歐陽修左遷滁州(安徽省)時過世。

吾年未四十,三斷哭子腸。

一割痛莫忍,屢痛誰能當?

我的年紀還沒有到四十,已經三次為女兒的過世而哭斷了腸。一次失子,已經痛苦得難以隱忍,屢次痛失子女,又有誰能受得了呢? 

割腸痛連心,心碎骨已傷。

出我心骨血,灑為清淚行。

割腸之痛,痛連心,心靈的破碎,使得身子骨也受了損傷。我那心骨之血,不由得化成了滴滴清淚。

淚多血已竭,毛膚冷無光。

自然髮與鬚,未老先蒼蒼。

淚水溢流不盡,而心血卻已乾涸枯竭;毛髮、皮膚也失去了色澤、彈性,看上去,冰冷無光。我這把年紀,尚不能算老,但受此打擊,自然地,頭髮與鬍鬚,卻先一步開始轉蒼變白了。

這首詩,以形體上所受的苦楚,來描寫心靈的悲痛:腸→心→骨→血→淚→毛、膚→髮、鬚。
此詩,打破了唐詩的傳統,為宋詩開創了一個新的領域,從消極的摸索,進入了積極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