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美國的政治,讓人眼花繚亂。總統大選的爭議仍然在持續當中;法院接二連三地否決了各地有關選舉舞弊的訴訟;而總統宣佈將「針對嚴重侵犯人權和腐敗,繼續國家緊急狀態」延續一年,是否預示著未來短期內還會有巨大的事件出現?特朗普有這個決心採取特別行動嗎?隨後的局勢會如何演變?美國會出現戒嚴嗎?內戰會爆發嗎?這一切,都是未知之數。

 

所有的行動 都是未知數

我們知道的是最高法院的官司還在進行,最少有七個州出現了兩個選舉人團,哪個選舉人團最終能夠代表該州投票,視乎最高法院的最終判決。

——我們還知道,明年1月,眾議院和參議院會確認選舉人的投票,基本上鐵定會有人提出異議,很可能要進入一個投票的程序。

——我們還知道,新一屆眾議院的議長將在下個月3日產生,現在民主黨的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是否能連任眾議院議長,正在變得越來越不確定,越來越模糊。

——我們還知道,越來越多的有關特朗普總統可能宣佈特別行動的消息正在流傳,即他會動用武裝力量,在五個主要搖擺州扣押選舉資料,包括選票和投票機器,然後重新點票。

這只是在美國國內的情況,還有國際局勢,近期也出現了一些令人關注的事件,主要是中共軍方動作頻頻,不但侵入台灣領空,也在釣魚島進入領海。這些事件會引發更大的國際性的全面衝突嗎?

所有這些,都是未知數。

沿正常程序解決問題 似乎看不到希望

就眼下而言,大家最關注的當然是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沿正常程序,突破選舉舞弊造成的巨大問題,似乎變得越來越困難了。

現在有七個州有兩組選舉人,州長認定的和州議會認定的。

據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資料,當收到兩組選舉人票時,國會議員們必須在聯席會議上審議並進行投票。接受任何一份名單,都需要參眾兩院同時同意。

兩院必須同時同意接受其中一組的選票,或者決定不接受任何一組。如果兩院沒有達成共識,則以州長認證的選舉人為計票對象。

也就是說,只要眾議院堅持,最後一定會以民主黨州州長確認的選舉人團為準。除非最高法院做出相關判決。現在看來,最高法院做出有利於特朗普的判決,幾乎是不太可能發生的事情。律師鮑威爾表示,最高法院也已經駁回了她針對威斯康辛州和亞利桑那州有關選舉舞弊的案件。

所有的這一切,和我們以前曾經分析過的,美國政治今年徹底打破了以前所謂的兩黨政治,正重新排序列、重新站隊,有很大關係。

今年美國大選,實際上是美國人對於自己未來的選擇。圖為11月7日,一些民眾站在路邊,表示慶祝拜登所謂當選。(Getty Images)
今年美國大選,實際上是美國人對於自己未來的選擇。圖為11月7日,一些民眾站在路邊,表示慶祝拜登所謂當選。(Getty Images)

首席大法官 恐早已「混入」沼澤

最高法院拒絕接受德州訴訟,駁回一系列特朗普團隊的訴訟,起決定作用的是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他是共和黨提名的大法官;喬治亞州長和州務卿,是共和黨人,參議員羅姆尼,拒絕參加舞弊聽證,他也是共和黨人。這些共和黨人都不喜歡特朗普。按照林伍德律師揭露的,羅伯茨大法官今年8月在電話中說的,他們同樣的,要想盡辦法不讓這個「混帳傢伙」連任總統。

特朗普公開宣佈要抽乾華盛頓的沼澤。沼澤被抽乾,裏面的烏龜王八和大鱷,都會露出水面。這些烏龜王八,不僅僅是民主黨的人。

比如羅伯茨大法官。維基解密的文件就揭露他曾經乘搭愛潑斯坦的私人飛機,去狂歡島狂歡作樂。而愛潑斯坦本人,因為各種性醜聞和罪行,被判入獄並離奇「自縊」身亡。

特朗普要赦免維基解密的阿桑奇,可能也是抽乾華盛頓沼澤的一部份,所以這裏面涉及的,不僅僅是政治見解,不僅僅是個人喜好,還有巨大的黑幕和背後巨大的各種利益。沼澤中的這些生物,當然會要用盡吃奶的力量把特朗普拉下馬。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已經變成了你死我活的一場鬥爭了。

因此,美國這一次總統大選,已經不是大選是否舞弊的問題,已經不是法律問題,而是一場關於死活的政治鬥爭。按照中國圍棋的語言,特朗普是否會下出那招勝負手,極為關鍵。對於他個人來說,即使他現在認輸,對方恐怕也會窮追到底,挖出各種名目的罪行,勢必要把他批倒批臭,永世不能翻身。否則特朗普,或者特朗普主義,以後可能隨時翻身。這不是聳人聽聞,而是民主黨和背後勢力已經開始的動作。所以特朗普拚個魚死網破的可能性非常大。

在美國民主黨方面,因為覺得已經勝券在握,內部的爭權奪利已經開始了。圖為11月7日拜登及民主黨人在集會慶祝獲取大選的所謂勝利。(Getty Images)
在美國民主黨方面,因為覺得已經勝券在握,內部的爭權奪利已經開始了。圖為11月7日拜登及民主黨人在集會慶祝獲取大選的所謂勝利。(Getty Images)

民主黨內部 開始爭權奪利

在美國民主黨方面,因為覺得已經勝券在握,內部的爭權奪利已經開始了。

極左排的代表紐約聯邦眾議員AOC,已經公開要求參眾兩院的民主黨領袖「退位讓賢」,對拜登的不滿也越來越大。AOC表示,拜登的團隊都是那些前奧巴馬總統時期的官員,加上高盛、大科技企業的人。她認為,正是這些人,和民主黨參眾兩院中的領袖,造成了美國過去十多年的不公平和不平等,所以現在必須要改朝換代,讓新人主宰美國這個國家。她說的新人,當然是民主黨中的極左派,要實行社會主義的極左派。

美國人真切感受到香港人的「痛」

但另一方面,也就是美國保守派方面,則因為這次的大選舞弊和一系列事件,變得更加團結了。我說的不是共和黨,而是包括大部份共和黨人士在內的保守派。就我在前不久在DC的抗議現場和一些人談話的印象,他們真的感覺到「痛」了。

因為以前反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對大部份美國人來說只是概念上的、理論上的,那些事情距離很遙遠。但這一次的選舉,各種舞弊,各種壟斷和操縱,確確實實,真真切切地「打」在他們身上,這種痛是真實的。所以有人對我說,以前我們支持香港只是意識形態的支持,但這次我們感受的,和香港人一樣,就是自由和權利被活生生剝奪了。

那種痛是痛徹心扉的,美國居然會走到這一步。所以他們認為,應該行動起來,在每一個社區,每一個小鎮,每一個城市,每一個州去進行徹底動員,目的是守護美國的生活方式,守護美國的自由體制。

從這方面看,這次的事件,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美國到底是紙老虎還是睡老虎,未來兩年,美國人會給世界一個真實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