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村說聲「這邊請」,率先走上大廳右邊的樓梯,藤丸慌忙跟上。樓梯是木板做的,木製扶手勾勒出徐緩的曲線。或許因為很多人摸過,邊角變得圓潤光滑,散發佛像的溫潤光澤。

樓梯轉角處的平台,放著高及天花板的玻璃展示櫃,裏面陳列神秘物體。看起來像是巨大的椰子葉,卻是漆黑的。藤丸走過時納悶地暗忖「這是甚麼玩意」,抵達三樓時才想到:「搞不好是鯨魚的鬍鬚。」

三樓走廊也鋪著木板,粉刷灰泥塗料的天花板有拱型大樑支撐。走廊兩側櫛比鱗次地放滿事務櫃及看似實驗器具的金屬箱子。其間有一些木製房門,門把同樣是黃銅打造。似乎是通往研究室和實驗室的門,有的門上掛著顯示是否有人在內的軟木板,有的貼著「入內請換鞋」的告示。也有的門上貼著水母的海報,以及或許是熱帶鳥類的鮮豔照片。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一切都很稀奇,藤丸瞪著大眼東張西望地經過走廊,視線驀然掃到走在前頭的本村腳跟。和藤丸的腳跟相比,嬌小得幾乎無法相信是同樣的部位,光溜溜的隱約帶點粉嫩的紅——嗯,真是漂亮的腳跟。藤丸幾乎忘我地凝視,為了轉移注意力連忙開口。

「門廳那扇門是有保全裝置嗎?」

「沒有。」本村頭也不回地回答:「不過,要說是某種防盜裝置或許也可以。」

本村在三樓的邊間前駐足。

「你看,這裏也是。」

她說著握住門把。門上貼著「松田研究室」的門牌。

「訣竅就在於要把整扇門先稍微向上抬。因為房子老舊,整體有點變形了。」

藤丸被第一次露出微笑的本村吸引住了,這時門開了。他看著室內,不禁驚呼一聲。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室內充滿綠色植物。地上到處放滿盆栽,生氣蓬勃地枝葉繁茂。沒有任何植物是藤丸見過的。有的巨大如地瓜葉,有的好似蘭花,也有的樸素如野菊。各種盆栽都有,但沒有一種叫得出名字。藤丸暗忖,沒看到竹子,這表示應該不是研究貓熊。

正後方有窗子,窗邊同樣擺滿小型盆栽。不過,前面放了屏風,因此窗戶左半邊都被擋住了。屏風後面堆滿書本期刊,甚至已滑落到地板上。

室內整體看來雜亂無章,卻充滿陽光與綠意,氣氛溫馨。

從門口看去的右手牆邊,有個小流理台和二張桌子。左手牆邊有三張桌子。桌上都放著電腦,三名年輕人正在操作。桌子上方的壁面,訂做了書架直到天花板,架上塞滿包括外文書的各式書籍。

室內中央有張大桌子。本村指著大桌子請藤丸把飯菜放到那裏,然後揚聲對室內喊道:

「圓服亭的餐點送來囉。」

電腦前的年輕人紛紛起身離席,從藤丸手裏接過料理與餐具,幫忙放到大桌子上。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是川井,不到三十的女人叫岩間,看似與本村年紀相仿的男人自稱姓加藤。

介紹之下川井是助教,岩間是博士後研究員,加藤是研究生,但藤丸還是搞不清楚。他只能回禮說「我是圓服亭的藤丸」。說到搞不清楚,送外賣時該服務到甚麼程度他也同樣不清楚,因此只好先拿帶來的杯子替大家裝湯。

料理和餐具都擺好了。

「對了,要給錢。」

松田研究室的四名年輕人開始各自掏錢包。助教川井伸手到包包裏找皮夾的同時喊了一聲松田老師。

他朝屏風喊道:「該吃午餐了,松田老師。」

屏風後面窸窸窣窣傳來動靜,研究室主人松田賢三郎撥開倒下的書籍現身了。松田一如既往的酷,對藤丸說聲「啊,謝謝」,然後制止年輕人,自己付了全部餐點的錢。藤丸從小布袋取出零錢找給他,松田把零錢隨手塞進長褲口袋在位子坐下。後腦杓的頭髮翹得亂七八糟。

「老師,你剛才在睡覺吧。」岩間冷靜地揭穿。

「我沒睡。我在思考。」

「幹嘛扯那種一眼就會穿幫的謊話?」

「都怪這房間窗邊的陽光太好了。」

岩本與本村說著都笑了。藤丸拎著空蕩蕩的銀箱子,「請問~~」他忍不住問出老早就很好奇的問題。

「各位是在研究甚麼?」

室內眾人正準備要大塊朵頤蛋包飯與拿坡里意大利麵一番,當下面面相覷。最後,全體視線落在松田身上,松田只好代表回答:

「植物學。」◇(節錄完)

——節錄自《沒有愛的世界》/  新經典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