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把政治見解擱置一邊來討論一下最近一次選舉嗎?這無關乎誰贏得總統職位,而關乎選舉過程本身。那是一個錯綜複雜的爛攤子。

首先,我們不要簡單地相信2020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那是負責選舉安全的政府和行業官員的結論。你期望他們說,他們未能把工作做好嗎?這實在令人非常懷疑。他們華而不實的聲明是在選舉日後第九天(11月 12日)所做的。從那時起,許多可疑信息漸漸浮出水面。

公民個人逞交了數百份宣誓書,指控在幾個州對欺詐性點票、回填選票日期、運輸選票,以及投票機的違規行為有各種懷疑。這些供述是公民根據「作偽證甘願受罰,如果撒謊會被判入獄」的條例宣誓提供的。

說這些投訴來自共和黨的支持者,就很容易消除所有這些投訴,但這也太簡單了。這也讓我們得出一個結論:從選舉觀察員到郵政工作人員的每一個人都在為一個共同的陰謀而撒謊。複雜陰謀的問題在於它們最終會因為有人站出來說實話而崩潰瓦解。

在我們聽到了有關2020年大選的所有投訴之後,難道你們不想知道事實真相嗎?公民聲稱我們最神聖的民主制度中存在舞弊行為,難道不應該對此認真對待並進行充份調查嗎?如果發現選舉存在欺詐,則可以起訴撒謊者,有關選舉的真相將會被記錄在案。

與所有這些對不法行為的指控一樣令人不安的是,主流媒體對可能發生選民欺詐的看法不假思索地表現出一種輕蔑態度。他們還不如在頭條新聞上說:「閉嘴。走開。這場選舉是完美的。」早在1960年甘迺迪與尼克遜的對決中,我們就知道可以通過欺詐手段操縱選舉結果。

為甚麼大媒體熱衷於各種政治八卦和指控,而唯獨不感冒這件事呢?當我們最重要的公民義務的結果受到質疑時,許多媒體都滿足於採取最懶惰的方式並宣稱:「這裏沒有甚麼可看的。回到你們的家中。」

難道我們不應該關注某些州可能以防疫為幌子,非法更改了郵寄選票和缺席選票的規則嗎?批評者強烈地認為,其中一些變更導致了欺詐並違反了州憲法。

向選民登記冊上的所有人發出大量選票的九個州不應該重新考慮該程序嗎?根本沒有考慮那些選民是否已經死亡、搬遷或被定罪導致他們已經沒有投票權。所有那些無人認領的選票都漂浮在空中,很容易成為那些不擇手段一心想推翻大選結果的人們的獵物。

引用這些種種指控,已經提起了一系列的州和聯邦訴訟。在我撰寫本文時,有些案件正在等待美國最高法院的審理。許多訴訟已經被駁回,但這並不意味著其餘的訴訟都沒有價值。在所有糾紛通過法律體系解決之前,都應引起重視。

如果認為違反了某個州的憲法或美國憲法,對此發起挑戰是不是合乎邏輯呢?如果不是現在,那麼我們究竟何時才開始質疑現狀並調查我們的投票系統是否真正安全?各州甚麼時候才開始認真剔除過時的選民名冊,以確保不會有選民以非居民或死者的名義投票?

許多人會對此嗤之以鼻,說沒有那麼多非法投票,而且肯定不足以改變選舉結果。即使在2020年大選中這有可能是真的,但這並不是重點。

我們的選舉程序應該無可非議。任何超過1.6億參與者的選舉系統都將存在安全問題。我們需要承認這一點。每個希望擁有自由、公正選舉的公民都應該對我們當前程序的混亂狀態感到震驚。每個人都應該希望在下一次選舉之前來改善它。#

原文No 2020 Voter Fraud—Are We Sure?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她的最新著作是《跳出犯罪和正義的框框思考》(Thinking Outside the Crime and Justice Box)。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