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英國的羅冠聰在冬至日(21 日)於 Facebook 發文表示,決定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同時也希望能夠在倫敦敲響警鐘,提醒人們中共對民主構成的危害。他強調無論身在何方,「永遠都不會放棄香港人的身份」,不會放棄與強權做鬥爭。

香港已被暴政籠罩 也無法重回家鄉

羅冠聰在帖文中表示,冬至是一家人喜慶地聚會的日子,準備迎接寒流到來。但是2020年的香港,對很多人而言,能夠與家人團聚已是奢侈:無論是在香港被當局囚禁的、還是流浪在異國他鄉的,無不惦念著過往團聚的時光,以及在「正常」日子的點滴。

羅冠聰說,他被中共和港府列為「港版國安法」下的通緝犯,印證了香港已經被暴政籠罩,他也無法重回家鄉。考慮到日後如果要續領香港特區護照,便必須進入中共大使館辦理手續,與「自動送中」無異,或會立刻被中共「法辦」。「假若我再不行動,我就只能成為一個沒有護照、身份的人」。

他表示,經歷一連串思想掙扎後,決定在英國申請政治庇護,成為流散在全球各地的其中一位香港人。雖然他是一個擁有媒體資源的流亡者,但會與其他申請者一樣走相同的申請程序,以便了解申請過程的繁複以及找出可以改善空間,這樣他可以向英國政府提出建議,方便其他香港手足,同時也希望透過自己的個案來引起英國政界對香港流亡者的關注。他說「目前在我的倡議工作中,如何能令在英國的手足—香港人得到更適切的援助,佔據了很重要的部份」。

他聲明,「無論身在何方,我永遠都不會放棄香港人的身份,也會為這個代表著意志、勇敢、追求自由的身份而自豪」;他更強調香港人面對強權的戰鬥並不會因為被迫離開家鄉而停止,即使身處海外,唯一能回報香港的只有永無休止地向強權纏鬥,「縱使天空依然黑暗,我們仍不能熄滅內心的火光」。

促看清中共對民主的危害

另外,羅冠聰也在英國《衛報》撰文解釋自己選擇前往倫敦,而非美國的原因。他說,2018 年美中展開貿易戰後,美國已經明確表示將中共視為威脅,因此中共的注意力迅速轉移到歐盟。中共與歐盟建交過程中,給自己披上擁護「和平製造者(peacemaker)」的外衣,企圖成為「美國單邊主義」的替代品。

羅冠聰認為,中共其實一直透過經濟勒索、財政獎勵和花言巧語維持虛假的良好形象,但英國和一些歐洲國家不但對此認識不清,還一直以來幻想著中共能變成西方甚至民主世界的戰略夥伴。

他表示,要把這些國家從幻想中喚醒需要時間。美國已經果斷的把中共定位為最大的敵人之一,這已成為兩黨共識,但在英國和歐盟仍需建立共識,故他選擇前往倫敦,敲響警鐘,提醒人們看清中共對民主價值構成的巨大威脅。(I hope that my presence can sound an alarm to remind people just how much of a danger the CCP poses to our shared democratic valu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