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很多中國公司不受監管地在美國上市,華爾街不但不阻止,還為其游說。華裔金融專家指出:無論華爾街怎樣屈服於中共,他們永遠得不到他們想要的市場准入。

聽新聞:

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是美國華裔企業家、作家、演講家和特許金融分析師(CFA)。近日,《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發表了羅利的文章《華爾街喜愛中共數十億美元的謊言》。她在文章中指出,華爾街的公司對中國公司不遵守規矩視而不見,並願意充當中共政府的說客,損害美國和全球投資者的利益。

她表示,中共永遠不會給華爾街想要的,有朝一日華爾街會後悔莫及。

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稱中國在美上市公司的欺詐行為是「中國(中共)騙局」。金里奇表示,中國造假公司不是一個小數目。他說,他的朋友美國知名做空人物大衛德(Dan David)冒著進監獄的風險調查中國公司,結果發現他調查的第一批公司——30個全部是騙子;這些公司的行政總裁只是將所有投資資金握在手裏,維持騙局,直到騙不下去;由於這些騙子處在中國,它們盜竊美國公民的錢財也不會有後果。

12月1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外國公司問責法》(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按照該法,連續三年未受美國監管機構檢查的中國公司的股票將被禁止交易。眾議院12月初一致通過這項立法,5月,該立法已在美國參議院的兩黨支持下獲得批准。

羅利認為,中國公司多年來一直享有進入美國資本市場的開放通道,並從國際和美國投資者那裏籌集了數以億計的美元。目前,有超過250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總市值超過兩萬億美元。來自全球投資者的資金讓這些公司的市場份額得以擴張,也打造了許多中國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

然而,這些中國公司在美國上市並不遵守美國的相關法律。羅利指出,根據美國《證券法》,美國所有上市公司的審計員所做的工作必須受到美國監管機構的監督和例行檢查,例如安全與交易委員會和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然而,中共以涉及國家安全為理由,阻止了美國監管機構檢查中國公司的財務記錄和審計報告。

羅利寫道:「這是對投資者保護的嚴重侵犯。」                                                                                                                                                            

眾所周知,中國公司的財務報表常有弄虛作假的成份。《華爾街日報》 有報道指出,僅在2018年,美國審計師就拒絕認可中國公司編寫的219份年度報告。羅利認為,這意味著這些審計師要麼發現這些報告存在嚴重問題,要麼對這些中國公司的生存前景表示擔憂。

羅利表示,一些中國本土發展的會計師事務所與中國企業客戶一樣不可靠。這些公司沒有幫助企業充當好看門人,對客戶編造的財務報表問題視而不見。例如,在2019年,一家中國監管機構發現一家名叫GP的中國會計公司沒有在審計報告中披露,其公司的一個客戶虛增了40億美元的現金持有量。

羅利指出,不幸的是,當一件壞事在中國發生時,它很少留在中國。在華爾街的幫助下,一些有問題,甚至是欺詐性的中國會計公司已來到了美國的股票市場。根據華爾街的樂觀預測,這些公司將是國際投資者接下來購買股票的最佳選擇。

疫情下真相敗露 兩中國公司爆會計醜聞

但一場源自中國武漢的大瘟疫暴露了中共出售給國際投資者數以億計美元的謊言。4月份,兩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發生重大會計醜聞,其中之一的是中國的連鎖企業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

羅利表示,華爾街的三家公司: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2019年通過承銷瑞幸的首次公開招股而賺了數百萬美元。瑞幸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的首次公開招股為這家剛成立一年的公司提供了巨大的信譽,並使其得以從投資者那裏籌集6.45億美元,這是因為,瑞幸承諾將很快超越星巴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咖啡連鎖店。2020年初,瑞幸的市值為50億美元,股價為51美元。

然而,在中國因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而封鎖了兩個月之後,瑞幸的運氣消耗殆盡。4月2日,該公司承認其營運總監和數名員工捏造了約22億元(合約3.1億美元)的銷售額,也就是說,瑞幸2019年度財務報表銷售額的75%是假的。

當天,瑞幸的股價暴跌80%以上,市值縮水超過20億美元。但羅利指出,當納斯達克最終將瑞幸摘牌時,包括許多美國人在內的成千上萬的投資者已經遭受了重大損失。

同月,另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中國最大的教育提供商之一「好未來教育集團」透露 ,有員工通過「偽造合同和其它文件」誇大了公司的銷售額。好未來的股價在一天之內下跌了23%,使該公司的估值減少了18億美元。

羅利評論道:「如果華爾街公司在承銷這些公司的公開發行股票之前進行了盡職調查,如果中共政府從一開始就允許美國監管機構審查其賬簿,那麼這兩家公司可能永遠無法在任何美國交易所上市,國際投資者就會因此受到保護。」

華爾街未來會後悔莫及

羅利同時認為,雖然美國眾議院最近通過了新的立法,但是華爾街並不滿意,因為這可能意味著華爾街將無法繼續獲得中國公司利潤豐厚的承銷交易。更重要的是,北京可能會採取報復行動,斷絕華爾街的美夢:進入中國金融市場。

不過羅利指出:「北京自1990年代以來承諾向外國金融公司開放中國的金融部門,但從未實現。」相反,正如《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的,中共確保其所控制的中國金融機構「從商業和投資銀行業務到私募股權和資產管理,完全控制金融領域的各個部門。」

儘管如此,華爾街依然期盼進入中國,因此極力討好中共。羅利認為,華爾街的公司不僅經常代表中共政府游說美國政府,而且熱切支持中共政府有爭議的政策,以取悅北京。對於華爾街來說,只要能賺錢,如果世界由一個專制政權統治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但是,羅利說:「他們應該關心,因為最終,他們自己的未來將受到威脅。」

羅利指出,螞蟻金服在香港和上海兩地400億美元上市一事受阻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螞蟻金服是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的分支機構。螞蟻金服上市暫停讓包括摩根大通和花旗銀行在內的投資銀行眼看到手的4億美元的承銷收入泡湯了,而且許多通過銀行借貸或將畢生積蓄投資於螞蟻金服首次公開發行的成千上萬的小投資者不但沒得到新股升值的好處,反而虧了一點財務費用。

羅利認為,從本質上講,中共利用這一禁令發出警告:它絕不允許任何國內外的私人公司支配中國的一個部門,特別是金融部門。無論華爾街的公司如何屈服於中共,他們都永遠不會獲得他們想要的那種市場准入。

她寫道:「有朝一日,他們(華爾街的公司)可能會被他們如此狂熱和愚蠢地使其富裕起來的威權政權所碾碎。」

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 美政府開始限制美資投資中企

中共於2013年與美國奧巴馬政府簽署一項備忘錄,豁免中國公司向美國提交審計。這讓中企可以堂而皇之地鑽美國監管的空子。

根據美國國會諮詢機構中美經濟暨安全檢討委員會(USCC)的數據,截至2019年2月25日,共有156家中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交易,價值1.2萬億美元。

美國總統特朗普總統11月12日已簽署一項行政令,從明年1月11日起禁止美國投資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公司;並限定在明年11月11日之前撤回相關投資。

截至當前,富時羅素、明晟、納斯達克等指數均將相關中企下架。

威斯康辛州共和黨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在11月20日提出了一項新的立法,旨在禁止任何美國人對在美國商務部(Commerce Department)公佈的「面臨美國限制的企業實體名單」(Entity List of firms facing U.S. restrictions)上所列出的中國企業和個人進行投資。

新的法案——《美國金融市場誠信和安全法》將進一步禁止所有在實體名單上的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上市,以及接受來自美國的投資。該法案還將限制美國的聯邦資金、美國保險公司和退休基金對這些中國公司進行投資。

霍士知名主播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在12月7日晚的節目中,以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的爆料為例,解釋了整個上世紀90年代和2000年代,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的精英影響美國政策。

翟東升在演講中罕有地提到,中共過去幾十年之所以能搞定美國,就是因為中共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也就是華爾街有中共的「老朋友」,為它們說話。但這一切隨著特朗普的上台戛然而止,因為華爾街搞不定特朗普。#